越南工人:虎年之苦

Gerard Greenfield  丁洋 

《先驱》第48期,19984

过去几个月,亚洲很多企业陷于严重的经济危机,而越南亦不例外━━数以千计外资工厂的工人被解雇,受打击最大的,是以台湾及南韩投资为主的成衣及制鞋业工人。在97年最后的两个月,超过四千名工人遭解雇。估计在98年头三个月,五千名工人要被赶回老家。以一家韩资制衣厂Juan Viet Co.为例,97年最后一季有二千名工人遭遣散,未来数星期再会有五百名工人失业。越南政府及工会联合在一月初宣布,解雇浪潮将会扩展至承包或与东、南亚投资者合作的国有企业。

外资企业中仍可保住饭碗的工人,也会减薪及减少年尾花红。年尾花红对工人尤为重要,因为基本工资太低,难有积蓄,他们只有靠这些钱回乡、买手信、还债及庆祝新年。很多年青女工的工资极低,花红是唯一的一笔可寄回家的钱。虽然政府有规定公司每年最少要将盈利的百分之十分给工人作花红,但通常经理、主管及工会干部会得到较大比例的分红,而工人应得的那份却被克扣得七七八八。过去几年,在外资及国有企业中,有数百起罢工,工人抗议分红过少。

请勿低估年尾花红的重要性!邻近越南的泰国,一家工厂(Thai Summit Auto Parts)的三千名工人于121日在曼谷举行示威,并占领了一条高速公路,以抗议削减年尾花红,及新年后开始减薪,示威者被警察及军队袭击,超过二百名示威者被毒打。数以百计工人被逼脱下衣服,双手捆绑,蹲在地上。虽然二千五百名工人已复工,但有58名工人仍被扣留,一百五十人没有返回工厂,主流工会不但没有支持示威工人的要求,却呼吁推行教育运动,让公众了解金融危机及再进行抗议的「危险」!

虽然过去一年越南的生活开支较以往高,但今年在外资及国企的工人,收到的年尾花红均较去年低。有很多东、南亚投资的工厂,今年甚至不发花红。一月中的劳动报指出,很多人既收不到花红,当然也没有能力回乡渡岁━━在工业区及城市,绝大部份工人是来自农村的,不少工人只能留在挤逼的工厂宿舍渡岁,没有钱,吃也只是少得可怜的饭菜。据一个韩资制衣厂的女工说:「我们没有能力回乡渡岁,只有叫在这里工作的兄弟姐妹来我这里团聚。我们九个人,要睡在石屎地上。」另一女工说:「在家乡的妈妈知道我在越南及外资合营的工厂工作,她不明白为甚么我不能回乡。」在农村省份,一些台资及港资工厂在年尾关闭。有些却将迟了发的工资叫作花红!

这些在虎年之始出现的困境,对于越南人民来说,只是困境的开始。东亚的银行及投资公司还未透露撤资的计划,而越南私营及国有企业的债务现在才开始浮现,越南最大的私人集团的东主Tang因贿赂及在去年非法借贷被控,数千名制衣工人的饭碗可能因此不保。为了尽速弥补在投机炒卖的损失,Tang削减工人的工资及加倍工人每更的工作时间。胡志明市其它投机资本由于同受金融危机的打击,也用同样的手法及大量裁员来自保。

在虎年,会有更多向了国营银行非法借钱的私营及国有企业倒闭,这会使那些已私有化及股份化的公司的私人债务转为公共债务。

Tang的那个集团的署理总裁说,保证会发放合理的年尾花红给属下制衣厂的3,800名工人━━但很可能这是最后一次。

虎年除夕(19981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