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输劳问题上的工人阶级立场

黄芳

《先驱》第47期,19981

香港政府的「建造业输入劳工计划」一出台便受到工会的一致谴责。在经济衰退、裁员减薪的阴霾下,特区政府上述的计划,简直就是落井下石,所以理所当然引起工人反感。

表面上,输劳计划规定外劳工资按本地工资的中位数计算,而雇主必须在请不到本地工人的情况下才能输劳,好像多少保障了外劳及本地工人。但是,众所周知,实际上雇主是港工外工,两头通吃。他们千方百计排挤掉本地工人,同时又肆意克扣外劳的法定工资。资本家之所以能够这样,一方面是因为现有的任何监管都以不能干扰资本经营的自由为前提,另一方面是因为外劳不享有本地公民权,成为最受剥削的贱民阶层。所以,这样一种输劳计划,不论对港工还是外劳,都是不利的,理应反对。

不过,劳工团体在提出反建议方面却仍有严重分歧。有人主张一刀切地停止输入一切外劳,而另一些人反对一刀切,认为在某些行业劳动力的确不足,需要外地劳工,例如养猪业、安老院、芽菜豆腐业、渔业等等。

政府的输劳计划只是方便资本家超级剥削,理应反对,殆无疑问。但是能不能真的从根本上反对任何外地人来港工作呢?恐怕不能。否则,他们就要连输入菲佣也反对。持此论者不一定真的这样主张。但是,这是笼统地反对外劳的立场的逻辑结论,不能怪人家上纲上线。总之,这种含糊笼统的立场,本身很容易发展为一种排外主义与沙文主义情绪,而且也正中资本家的奸计,让工人之间互相分化斗争,而忘记了资本家才是元凶所在。要知道,香港现在「搵食艰难」,根本不是因为外劳。「外劳争饭碗」纯粹是假象。关键不在于外劳多了,而是饭碗少了。试问,香港600多万人口,有几个是世代居此的原居民?在大多数港人中,有谁不是内地移民或其子女?过去几十年香港大批接纳内地移居本地的劳动人口,但是失业率一般并不增高。这是因为,那时「饭碗」较多,而原因是各方面的,包括经济较繁荣,制造业在发展等等。到了九十年代,资本主义的衰退日渐严重,而资本家越来越没有兴趣投资实业,只喜欢拚命在楼市炒作,或者搬厂返大陆,才造成饭碗减少。所以,我们应当针对的,不是外劳,而是资本家为一己私利而减少工人「饭碗」;我们争取的,也不是阻止一切外地工人来港工作,而是迫使政府及资本家创造就业机会。

其次,从现实上说,一刀切反对任何外劳来港工作也很难自圆其说。许多行业不缺劳动力却大量输入外劳,虽是事实;但另一方面,也有个别行业缺少劳动力,这大概也是事实。一刀切主义无法解决后一个问题。

另一方面,选择性地输入外劳,也不值得支持。因为问题在于,由谁选择呢?在现实情况下多份还是交由特区政府作决定,而持此论者只满足于作技术性修改而已。但是政府的过去纪录使人们不可对它能有效监管资本家抱有信心。

工人阶级需要另一种立场,而不是上述两种。首先我们应当要求政府兴办公营事业,以及削减工时(工资不减),实行法定每周40小时工作制,以此创造就业机会。

然而,一方面香港需要外地工人(即使只是个别行业),另一方面,输入外劳又容易令两地工人都同受剥削,这个矛盾怎样解开呢?我们主张,根本废除现有的所谓输入外劳制度,而代之以扩大移民配额的方式以满足对不同的技能工人的需要。现在的输劳计划的用心根本是有意制造一个永无公民权利的贱民阶层,用以抑制本地工人的工资增长(所以输劳计划规定外劳工作不得超过六年,防止他们取得居留权)。在比较尊重人权的国家,都不会容许这样公然剥削工人。在美加等国,也是经常以扩大移民来满足对本国劳动力的需求,哪一门人才缺乏便扩大哪种移民配额。为什么香港就不能这样作呢?

这个办法既可满足劳动力短缺的行业的需要,又可以杜绝雇主对外劳的超级剥削及由此连带产生的、对本地工人不利的影响。

最近在一些劳工工作者中间,就外劳问题展开讨论,其中一个问题是应否主张港工外劳同工同酬。赞成者认为,即使外劳的法定工资比许多本地工人都高,但实际上能够拿到的一定比本地工人低很多,所以「同工同酬」的要求仍是适用的。反对者认为,如果实行同工同酬,就一定意味着外劳的法定工资有所降低,而不是提高,而这样是有损外劳利益的━━连法定工资都要再降低些,岂不是变相承认外劳工资的确过高?岂不是使雇主克扣外劳工资的行为多少合理化?岂不进一步压低外劳的、早已不高的市场价值?同时,外劳与港工同工同酬,岂不会更严重威胁本地工人饭碗?

先驱社在1995年的参选政纲里也有提出过同工同酬这一条,所以我们感到更有必要谈谈。争论双方各有一定道理,但是,我们现在应当承认,同工同酬的要求没有很大现实意义。对本地工人来说,虽然外劳的法定工资比许多本地工人都高,但是;本地工人并不强烈感到特别不利。这一方面因为外劳工资预先扣去几百元作培训费,使实际所得减少;另一方面,人人都知道雇主经常克扣外劳工资,法定工资只是一纸空文。退一步说,即使雇主要被迫如数照付,本地工人大概也不会特别反感,因为外劳的其它生活条件都比本地工人差,享有工资中位数实在不算什么特权。

至于外劳,他们实际收入比本地工人低很多,自然不合理,但既然有了法定工资,而法定工资相对又不算低,那只需要求按法定工资付酬就行了,何必要另外主张同工同酬呢?(虽然结果不一定比法定工资低)倒不如直接主张切实保护现有外劳一切合法权益更实际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也应该要求让工会享有法定权利查核雇主一切有关外劳待遇及薪酬的账户。其次,政府要确保一切现有外劳都完全知悉自己有权参加工会,在受克扣工资后也有权向工会及有关方面投诉及要求补偿。总之,我们要消除外劳与港工之间的一切隔膜,反对任何形式的沙文主义,联合外劳与港工,一致向资方及政府争取提高待遇与就业保障。

香港工人阶级一定要认识到,他们近年生活恶化的根本原因,不是多了外劳抢饭碗,而是因为资本主义的特性(超级剥削工人才会赚得暴利;而分化工人,制造一个贱民阶层就是超级剥削的最佳方法之一),更因为大陆所谓「改革开放」,一方面造成本地工业北移,另一方面造成内地大批人民失业,需要离乡别井去找工作,结果就是本地工人搵工困难,同时资本家又乘机输劳以便剥削外劳、压低本地工资。工人阶级的真正对策,不是劳动力市场上的保护主义,而是主张中港两地工人阶级自由来往,团结一致,争取当家作主。而眼下的奋斗目标,至少包括下面几项:

废除输入外劳制度!

反对超级剥削!

确有劳动力不足的行业,可以相应增加有关的移民配额!

保护现有外劳一切合法权益!

港工外工团结一致,争取改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