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银和国基会的真面目

李鸣

《先驱》第46期,199711

根据新古典主义(又称作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市场是最有效率的资源配置机制,政府应该给予私有产权为基础的市场交换最大程度运作空间,把自身的经济功能减至最低,限于填补市场的一些极个别之不足,如提供公共服务(教育、基础建设等)、保障市场自由运作的法律架构、有效率的公共行政等。不适当的政府参与经济只会带来低效率。应用到落后国家的经济发展问题上,新古典主义认为落后国家的经济发展必须遵从相对优势(COMPARATIVE ADVANTAGE)原则。即是说,若某一个国家的相对优势在于生产咖啡,它便应该集中于发展咖啡生产及出口;随着科技从先进向落后国家扩散,后着便能够在依照相对优势原则下逐步把其事业出口及结构提升。这便是所谓「阶段性相对优势」模式。显而易见,依照这个模式,即使落后国家经济能够提升,它们也不可能打破相对于先进国家的落后地立。

作为一门经济学,新古典主义是对廿世纪科学的一大讽刺。日新月异的数学模式之运用无法掩盖它在其范畴内不能为周期性经济危机、失业、金融危机、债务等等经济现象提供合理解释。任何一门科学面对同类情况都会出现危机,但新古典主义却可以处之泰然,继续固步自封,过去廿年来占有经济学的统治地位。为什么?因为它查实是一门伪科学,一门意识形态,其生命力来源于「自由放任资本」的统治。同理,虽然「阶段性相对优势」模式根本无法解释日本、南韩等国家的经济发展,它却成为当今的正统学说。

八十年代初,凯恩斯主义(资产阶级经济学中对新古典主义的一种调整)没落,新古典学派随着戴卓尔及里根上台抬头。世银/国基会的主导思想也随之向转变到所谓「华盛顿共识」的基础上。「共识」认为:政府的经济角色应限于为私有经济交易提供规章架构;各国应容许货品、服务及资金自由流动。按此「共识」,落后国家接受世银/国基金的结构调整信贷时,必须以削减政府参与政治及经济上向外开放为条件。换句话,要获得世银/国基会贷款,落后国家必须放弃任何扶持民族工业的工业政策(如提供低息贷款、出口补助、进口保护等),严格按照相对优势原则发展经济。世银1987年的《世界交易报告》把「共识」的方针称为「中立贸易体制」(TRADE REGIME NEUTRALITY)。

撇开「中立贸易体制」只会把大部份落后国家维持在相对落后水平这点不谈,如上所述,其理论基础「阶段性相对优势」模式根本就没法解释日本、南韩等国家的经济发展。理由是这些国家的发展并非建基于新古典主义模式之上,而是相反、立足于跟其背道而驰的发展策略,即政府/国家透过工业政策等措施积极参与经济。为什么世银可以对这些发展经验视若无睹,而继续鼓吹其「中立贸易体制」方针?

原来,日本于九十年代初曾对该方针提出过挑战。建基于其骄人经济发展,日本于八十年代间大力扩张其对东亚及东南亚的投资及经济缓助,缓助方针跟世银相反,鼓励受惠国家仿效日本、台湾、南韩模式,让政府承担积极经济功能。日本这样做当然有其特殊目的,企图借此左右受惠国家的经济发展方向,以利日本向外投资的收益。无论如何,接受日本经援的国家既然有了另一个低息贷款来源,便没有需要一定要接受世银贷款的苛刻条件。不用说,世银对日本的做法十分不满。日本不但没有理会,更于1991年要求世银对东亚发展经验进行深入研究,并愿意承担研究费用。研究于1992年年头展开,报告于19939月以《东亚的奇蹪:经济增长与公共政策》为题发展。

作为对日本所作出的一些让步,报告承认「(政府)某些选择性的干预有助于增长」。虽则如此,报告发表后,英国《金融时报》作出评论说:「根据世银的报告,针对个别行业或企业的工业政策在东亚一败涂地,对该地区近数十年来的快速增长毫无帮助」。《金融时报》是否在说谎?原来,报告除了在数处向日本作出如上的让步外,竟然大肆剪裁裁料,无视相反证据,违反事实地一再重申世银「中立贸易体制」的立场。例如,为了证明工业政策无效,报告指东亚地区的相对价格结构比其它发展中地区更为贴近国际价格。但事实是,日本、南韩和台湾的价格比实行强力政府干预的巴西等国更加偏离国际价格。报告怎样得出上述结论呢?很简单,它把日、南、台跟香港、新加坡等混为一谈,取其平均值,偷天换日地混淆视听。又如,虽然日、台经济对外开放程度比巴西、阿根庭等为低,经济增长率却高于后者。可是,报告却强调对外开放程度跟增长速度形成正比,并刻意把开放程度相对低但增长快的中国撇开不谈。报告瞒天过海、扭曲、捏造之处比比皆是,以上仅为一两例证。

为什么一个国际性的权威机关、对落后国家经济操生杀大权的组织会这样做?组织内部又有否任何内在机制确保其报告必定会得出「正确」的结论?

首先,自成立以来,世银总裁一向是美国人。世银的专业职员(绝大部份为经济学家)三分二毕业自美国大学,加上毕业自英国大学的,共占总数80%。这数百名经济专家当中,几乎无一例外都隶属于或亲近芝加哥学派。任何「异见」学者根本就不会受聘;而要晋升的话,思想上正统是先决条件。例如,东亚研究计划的主持人为JOHN PAGE(美国人,美国史丹福大学经济系毕业,业国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研究组共6人,除一人外,全部为毕业于美国的经济学博士;没有一个曾经在亚洲工作或生活过。可见,研究在未开始前,研究人员的学术背景及立场经已预先决定了其结论。而事实上,一般世银研究在未展开前,研究组便事先为自己设立框框,先验地决定了研究要求带出的信息是什么。

世银以上内在机制是为了一个目的而服务:维持「华盛顿共识」。为什么要不惜代价维持这个正统?一个决定性的原因是世银要依赖国际资金市场吸取低息资金用以向落后国家发放信贷。如众周知,拥有这些国际游资的金融资本家是「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的化身。倘使世银偏离上述正统,它在金融资本眼中的权威性便会随时丧失(世银/国基会恒常性地给世界各国的信贷风险评分,为金融资本服务);更为重要的是,它更会丧失其低息资金来源,从而失去其对落后国家的控制权。一句话,世银/国基会的正统不外是金融资本的正统;它们对落后国家的生杀权不外是金融资本的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