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銀行、威權國家與人權

廖化

《先驅》第46期,199711

五名反世銀的示威者受到警方粗暴對待及拘控,這是毫不奇怪的。之所以如此,並不僅是因為警方要保護要人。一個世銀,一個威權國家的警察,二者實在是相輔相承的。讀讀世銀有關東亞奇跡的報告就知道,他們何等推崇南韓、台灣、新加坡等國的威權國家,認為其所以有經濟奇跡,是因為具有「強大的行政能力,以及與利益尤關者,例如私人企業保持制度化的聯繫」等等。世銀強調這樣才是有效率的國家。我們當然知道,這裡所謂有效率是什麼意思。南韓執政黨在去年十二月,故意選擇在早上六時,用了七分鐘時間通過反勞工權利的法例,不可謂不夠效率了。特區政府一天就把幾條勞工法例取消也不可謂不夠效率了。警察把五名示威者拘捕起訴,更加是效率奇高。

大家都知道,新加坡叫做「萬罰國」;台灣從前叫做「有民主沒有自由」的地方,香港則叫做「有自由沒有民主」的地方,南韓嘛,是金權政治出了名的。這些國家或地區的政府通通都是反人民反工人的。然而,世銀所偏愛的正是這樣的壞蛋。

不過,對於所謂東亞經驗,也不能一筆抹殺。過去幾十年,台灣、南韓兩國之所以有高速經濟增長,恰恰不是因為實行了什麼市場化、私有化政策,相反,而是因為政府負擔了相當部份的公營經濟以及種種基本的社會服務。在五十年代的台灣,公營部門佔了一半,近年雖下降,但仍佔到35%。雖然在官僚政權下,公營部門管理不善是普遍問題,但是,公營部門往往提供廉價的交通、能源及通訊服務。台灣打電話之便宜是有名的。

然而,世銀所建議的「有效率國家」,對於公營部門怎麼看呢?是否主張更有效率地經營公營部門呢?不是!恰恰相反,世銀一份報告說:「要增加國家的效率,第一步一定要削減國家經營的範圍」。天,國家越少負起社會責任,它就越有效率!總而言之,就是「卸膊」兩字:公營部門要私有化;各種社會服務要用者自付;要撤消種種保護勞工的法例等等。

一手加強鎮壓機器,一手削減政府所承擔的社會服務━━這個所謂有效率的國家的觀念,今天就成為了包括香港及中國在內的全世界資產階級的共識。這兩方面實際上也是二而一的。沒有前者,就不能有後者,因為後者必然引起群眾抗爭,而這又須要前者鎮壓。

所以,五人被捕這件事並不是孤立的。這只是世界資產階級進一步打擊普羅大眾的其中一個小小戰役而已。

因此,我們不僅要聲援這五位被捕者,更要把聲援工作同徹底反對資產階級的新自由主義政策連繫起來,才有真正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