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银建议中国继续两极分化

刘宇凡

《先驱》第46期,199711

世银的《2020年的中国》,表面上关注到中国贫富悬殊、贪污腐败、弱势群体、环境污染、失业等各方面问题。其实这一切不过包装而已。采取世银的建议,只会令中国的上述问题更为严重。因为世银针对上述问题所开出的药方,就是全面市场化与私有化。在这个原则下,世银建议原本应是免费或低价的社会服务,今后都要付费或提高费用:

━━农村水费要提高;

━━取消对医疗价格的管制,使「价格与成本更紧密地挂钩」;

━━养老金要工人参加供款;

━━「对学生收取更高的学费」;

━━征收排污费;

━━让煤价由市场决定;对煤炭、汽油、柴油征税以「保护环境」。由于煤是大陆人民的最主要燃料,征收的煤税很有可能转嫁给人民。

大家知道,过去十八年尽管中国经济高速增长,贫富悬殊也急剧增加,其程度已经比许多发展中国家更严重。人民生活日益困难。在这个情况下还要将许多社会服务或关乎国计民生的产品纳入商业原则之内,要用者自付,结果只会使人民生活百上加斤。

世银表面上对待不同阶级的人一视同仁,然而,请看看它怎样保护女工吧。它反对「强制规定男女同工同酬」,因为这只「会促使雇主不愿雇用妇女」,结果只是「事与愿违」。表面上是为妇女着想,实际上是无条件地迎合资本家的剥削需要。

接着,世银报告承认,妇女因为生育及哺乳;需要有关的福利。可是,雇主难道会欢迎吗?当然不会。世银作出什么建议呢?迫使雇主设立上述福利吗?是,但又不是。它的建议是……挖肉补疮:「允许她们在接受有关福利时,以减少(!)其它福利的形式或以降低工资(!)的方式为这种福利付款。」P.57

世银极力鼓励中国进行私有化,甚至认为要「禁止在竞争性部门建立新的国营企业」。世银承认,这样「可能会引起失业人数的暂时增加」,但「更加自由化的贸易制度给经济带来的长期增长的好处将会远远超过短期的调整费用。」

但是,问题在于:怎样确保国有财产的私有化不致变成官员及商人贪污及化公为私呢?世银所作的建议,不外是加强法治,甚至主张设立香港式的廉政公署。然而,这一切都只是隔靴搔痒。中国之所以没有法治,恰恰因为中国没有民主。政府的统治日益受到世银及IMF的监督,但完全不受人民的监督。可是,世银的报告一个字也没有提到民主。相反,它简直是一往情深地把目下中共政权视作最佳的合作伙伴,对它的专制统治不加丝毫批评。世银这种做法,客观上不仅是继续鼓励和纵容中共的专制统治,而且是鼓励和纵容各级官员在私有化浪潮中贪污舞弊,化公为私。

世银之所以鼓励中国私有化,是基于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往往认为私有企业的效率一定比国有企业的效率高。这并不符合事实。中国以及世界上都有很高效率的国有企业。其次,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所谓的效率,往往只是微观意义上的效率,即个别企业的盈利能力或劳动生产率,而没有计算社会成本、环境成本、人类健康等代价。私营企业如果取得「高效率」,往往是以加重工人劳动强度、污染环境、危害消费者或公共安全等为代价。所以,如果把这一切计算进去,那么,私有企业一定比国有企业更有利于人民的说法就不攻自破。

世银知道私有化将造成几千万工人失业。它以「将来会变好」来安抚人们。可是,这种安抚只是空话。倘若将来诺言不兑现,你们世银会来负起责任么?到时世银会取消中国所负的债务么?还是只会加紧追债?事实上你们过去几十年在第三世界所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成功的少,失败的多。世界平面上的贪富悬殊不是减少了,而是大大增加了。有什么证据证明这种私有化的冒险在中国会有成功的希望?

要知道,中国以千亿计的国有财产,是中国工人,而不是资本家━━在命令经济时代根本就没有资本家━━所创造的。因此,处置这些财产的权力也应归他们所有。现在,世银与中国政府合作推行的私有化,其实就是一种最大规模的抢劫,把属于人民的财产化为官员与资本家的私人财产。对于这种令人发指的剥夺人民财产的行为,我们普罗大众决不答应!

世银又鼓励中国向外资完全开放市场,认为让中国企业同外资自由地竞争,对双方都有莫大的好处,这种观点也是很有问题的。中国国企经营不善,需要改革,这是事实。过去命令经济下,太缺乏竞争,也是事实。可是,从全无竞争走到完全「自由地」同外资竞争,这只是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而已。要知道,中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1994年只有530美元,而美国却是25000美元。中国政府及企业用于科技研究的经费,无论如何是远远比不上人家的。就以菲林(国内称胶卷)为例,中国的乐凯公司的科研资金一年不过300万美元,而美国柯达公司的数字是13亿美元,二者怎能真正公平竞争?这是小孩与恐龙的竞争而已。正因为这个原因,中国许多民族工业近年已逐步被外资排挤而开始衰落,包括啤酒、彩电、医药、自行车、造纸、轮胎、集成电路、个人通讯等。这样一种「开放」,对工农群众来说都是害大于利。

中国需要改革。但需要的不是一种方便官员与资本家发大财,而人民连起码政治自由与就业保障都缺如的改革。中国需要的改革,是一种让劳动人民掌握政治及国民经济的最高管理权的民主改革,一种既不让官僚也不让金钱势力掌控一切的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