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自由貿易區下的血汗勞工

丹心 譯述

《先驅》第45期,19978

由加拿大、美國以及墨西哥三國的所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按照三國政府及工商界的意見,將會大大促進投資及就業。的確,NAFTA刺激了不少美國企業到工資低廉的墨西哥投資,暫時增加了就業的機會。可是,本文告訴你,為了吸引外資,工人,尤其是女工,以致整個墨西哥的自然環境,要作出了何等巨大的代價。以「現代化」為名的所謂的自由貿易區,不過是階級剝削同性別壓迫緊密地結合起來的代名詞而已。

墨西哥現有2000多間叫馬基拿(maquiladora)的工廠,其中84%集中在北部與美國相鄰的邊界。自1965年起,這些工廠的生產主要是把從美國入口的半製成品加工生產,然後免稅再運回美國出售。這些企業聘用了超過50萬工人,其中七成是女性,成為墨西哥賺取硬貨幣最大的來源,亦是美國企業利潤的主要來源之一。這裡也是婦女權益受到嚴重踐踏的地區之一。墨西哥、美國以及加拿大政府聯同跨國企業考慮投資工廠時,認真研究過聘用什麼勞工最好。他們終於認為聘用無工作或工會經驗、教育程度低的年輕未婚女性最適合,因為女性順從性強,細心和有耐性,更會毫不抵抗地接受沉悶的生產線上那種密集、高速及長時間的工作。

墨國政府企圖使國民相信,自由而不受限制的外國投資會使墨國變成美加的貿易「伙伴」,但美加之所以選擇半殖民地的墨西哥作為「伙伴」,只是因為其工資夠低、工作及安全條件夠壞,甚至完全缺乏公共服務的投資,這種環境正是超級利潤的最佳選擇。

女工在這些工廠每日工作12-14小時,這不但違反本國憲法及勞工法例,更違反墨國有份簽訂的各種國際性保障婦女權益的條約。墨國法例規定懷孕女工不能幹危險工作及當夜更,但這些邊界企業不斷違反上述規例,而墨國官員卻坐視不理。有人認為NAFTA的成立只會使違規情況更嚴重,工人生命安全更沒有保障。

一個女工從她到邊界工廠求職開始,她的權利便一直受踐踏了。絕大部份工廠會要求她先提供一張證明她沒有懷孕的醫生紙,有不少工廠更要求女工服用口服避孕丸或打避孕針,有些則要求女工每三個月提交一張沒有懷孕的證明,以確保她們不會因懷孕而阻礙生產。出賣工人的黃色工會更背著工人與資方簽訂違反工人利益的條款。例如女工懷孕必須立即通知廠方,但通知廠方後遭解僱,工會卻不會為工人出頭。這不但違反女工的就業權,更違反女工的生育權。

工人的最低工資是每週45.5美元,如果沒有遲到,可領到一些食物券作為勤工獎,但這些食物券只能在指定的店舖購買。所以實質工資非常低。很多女工選擇當夜更並不是因為工資比日間多些,只因為日間她們可以照顧孩子。她們常常加班,也並不能獲得多些工資,只希望可在星期六、聖誕節等假期休假。在現代化的名義下,工廠設有廠醫制度,一旦工人生病便必須看廠醫,目的是要省下工人外出看病的時間,使她們留在生產線上的時間更長。

女工在偌大的、像貨倉一樣的工場內,光線暗淡,還伴著巨大嘈音、熱力及快速的生產線。他們不但重覆著單調沉悶的動作,更在沒有安全設施下處理化學物品,這對女工的健康造成很大傷害。

另外,女工還受到男工、督導員或經理的性騷擾,投訴也不受理。有時女工在半夜三更下班,不但沒有廠車接送,更沒有任何交通工具,他們唯有走路回家,但街上連街燈也沒有,使女工成為強盜、強姦者的獵物。1983年,女工終於在廠內就著一件企圖強姦事件發起反性騷擾的鬥爭,結果促成了當地第一個獨立工會。

三重工作天

馬基拿的女工不但像全世界其他地區一樣,天天都有雙重的工作,很多時有三倍的工作等著她,因為她們除了正常上班及照顧家庭以外,更要常常加班加點以求多賺一點錢。所以她們一般每天工作20小時━━通常清晨二時睡覺,早上五、六時便要起床為丈夫預備當天的午餐,稍後便要叫醒子女,替她們梳洗上學,然後是清理家居,洗衣服,為家人煮午餐及購物,最後才上班去。

在墨西哥,無論有沒有丈夫,女人都是一家之主。無論她是否在家,也要負責子女的一切。在幼兒中心極短缺的情況下,這群只有十多廿歲的年輕母親唯有把子女留在家中,乏人照顧,這對正在上班的她們無疑多了幾重擔憂,從而危害她們的生理及精神健康。

貧民區及有毒廢料

女工在充滿塵土及破裂的山坡上搭建房屋,並要在這本來不合人居的土地周圍種植耐旱植物。這裡絕大部份的貧民都沒有水電供應,更遑論抽水馬桶及去水渠了。這裡住的都是從事服務業、製造業或非正式經濟部門的人,他們不但要忍受惡劣的居住環境,還要日夕與有毒的廢料為伍。有統計指出,馬基拿工廠每年有二千萬噸有毒廢物要棄置。現有一億噸沒有妥善處理,連政府官員也承認有六成這類工廠是違反生態平衡法的。他們特別喜歡違反的一條規例是:把有毒或危險廢料運回本土或防止這些廢料污染環境,尤其切勿傾倒在社區或貧民區附近,因為那裡正是多數邊界人口居住的地區。

法庭也曾就此向工廠老闆發出逮捕令,可惜污染已對居民及社區造成不可補救的害處了。其中包括畸胎及死亡,整條村要撤離等等。

一間美資工廠棄置了五萬噸鉛熔渣,損害了該廠工人的健康,並拒絕賠償,更嚴重污染了當地的環境。社區須花二千萬美元來清理,但到現時為止,這工廠只付出了二百萬美元作為賠償。1993年,加州國會一個生態委員會指出,這次鉛污染嚴重影響當地人的健康,有人更因此而死亡,更多的後遺症就沒有人去研究了。

其實,這類意外在馬基拿工廠內每月都會發生,許多被刻意隱瞞,沒有公佈出來,不過有些實在太嚴重了,掩也掩不住。居民常常因此而要疏散,健康也得不到跟進。有些因意外而得了癌症,政府的健康保險計劃卻拒絕支付他們的醫療費用。

研究發現,由於工廠違規,導致附近多區的水、空氣和土壤受嚴重污染,使該區的皮膚病、無腦胎兒及畸胎特別多。現在墨國已成為世界生產無腦胎兒最多的國家,一萬個就有十八個,研究人員相信實際數字可能更多。

在墨西哥,工作及生活環境不斷惡化,使女工及其家人的生命及健康日益受到威脅,而政府卻坐視不理。有不少社區組織、婦女人權組織等已要求公開調查有關的工廠、外資老闆和墨國的貪官,追究他們的責任。美國的民間組織也開始與墨國的民間團體聯合起來,對抗那在「自由貿易」的名義下所進行的殘酷的剝削。今天,大敵當前,跨國界的階級及性別團結顯得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迫切了。

資料來源:NSR 1994 NO.22. PP.5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