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自由贸易区下的血汗劳工

丹心 译述

《先驱》第45期,19978

由加拿大、美国以及墨西哥三国的所谓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按照三国政府及工商界的意见,将会大大促进投资及就业。的确,NAFTA刺激了不少美国企业到工资低廉的墨西哥投资,暂时增加了就业的机会。可是,本文告诉你,为了吸引外资,工人,尤其是女工,以致整个墨西哥的自然环境,要作出了何等巨大的代价。以「现代化」为名的所谓的自由贸易区,不过是阶级剥削同性别压迫紧密地结合起来的代名词而已。

墨西哥现有2000多间叫马基拿(maquiladora)的工厂,其中84%集中在北部与美国相邻的边界。自1965年起,这些工厂的生产主要是把从美国入口的半制成品加工生产,然后免税再运回美国出售。这些企业聘用了超过50万工人,其中七成是女性,成为墨西哥赚取硬货币最大的来源,亦是美国企业利润的主要来源之一。这里也是妇女权益受到严重践踏的地区之一。墨西哥、美国以及加拿大政府联同跨国企业考虑投资工厂时,认真研究过聘用什么劳工最好。他们终于认为聘用无工作或工会经验、教育程度低的年轻未婚女性最适合,因为女性顺从性强,细心和有耐性,更会毫不抵抗地接受沉闷的生产在线那种密集、高速及长时间的工作。

墨国政府企图使国民相信,自由而不受限制的外国投资会使墨国变成美加的贸易「伙伴」,但美加之所以选择半殖民地的墨西哥作为「伙伴」,只是因为其工资够低、工作及安全条件够坏,甚至完全缺乏公共服务的投资,这种环境正是超级利润的最佳选择。

女工在这些工厂每日工作12-14小时,这不但违反本国宪法及劳工法例,更违反墨国有份签订的各种国际性保障妇女权益的条约。墨国法例规定怀孕女工不能干危险工作及当夜更,但这些边界企业不断违反上述规例,而墨国官员却坐视不理。有人认为NAFTA的成立只会使违规情况更严重,工人生命安全更没有保障。

一个女工从她到边界工厂求职开始,她的权利便一直受践踏了。绝大部份工厂会要求她先提供一张证明她没有怀孕的医生纸,有不少工厂更要求女工服用口服避孕丸或打避孕针,有些则要求女工每三个月提交一张没有怀孕的证明,以确保她们不会因怀孕而阻碍生产。出卖工人的黄色工会更背着工人与资方签订违反工人利益的条款。例如女工怀孕必须立即通知厂方,但通知厂方后遭解雇,工会却不会为工人出头。这不但违反女工的就业权,更违反女工的生育权。

工人的最低工资是每周45.5美元,如果没有迟到,可领到一些食物券作为勤工奖,但这些食物券只能在指定的店铺购买。所以实质工资非常低。很多女工选择当夜更并不是因为工资比日间多些,只因为日间她们可以照顾孩子。她们常常加班,也并不能获得多些工资,只希望可在星期六、圣诞节等假期休假。在现代化的名义下,工厂设有厂医制度,一旦工人生病便必须看厂医,目的是要省下工人外出看病的时间,使她们留在生产在线的时间更长。

女工在偌大的、像货仓一样的工场内,光线暗淡,还伴着巨大嘈音、热力及快速的生产线。他们不但重复着单调沉闷的动作,更在没有安全设施下处理化学物品,这对女工的健康造成很大伤害。

另外,女工还受到男工、督导员或经理的性骚扰,投诉也不受理。有时女工在半夜三更下班,不但没有厂车接送,更没有任何交通工具,他们唯有走路回家,但街上连街灯也没有,使女工成为强盗、强奸者的猎物。1983年,女工终于在厂内就着一件企图强奸事件发起反性骚扰的斗争,结果促成了当地第一个独立工会。

三重工作天

马基拿的女工不但像全世界其它地区一样,天天都有双重的工作,很多时有三倍的工作等着她,因为她们除了正常上班及照顾家庭以外,更要常常加班加点以求多赚一点钱。所以她们一般每天工作20小时━━通常清晨二时睡觉,早上五、六时便要起床为丈夫预备当天的午餐,稍后便要叫醒子女,替她们梳洗上学,然后是清理家居,洗衣服,为家人煮午餐及购物,最后才上班去。

在墨西哥,无论有没有丈夫,女人都是一家之主。无论她是否在家,也要负责子女的一切。在幼儿中心极短缺的情况下,这群只有十多廿岁的年轻母亲唯有把子女留在家中,乏人照顾,这对正在上班的她们无疑多了几重担忧,从而危害她们的生理及精神健康。

贫民区及有毒废料

女工在充满尘土及破裂的山坡上搭建房屋,并要在这本来不合人居的土地周围种植耐旱植物。这里绝大部份的贫民都没有水电供应,更遑论抽水马桶及去水渠了。这里住的都是从事服务业、制造业或非正式经济部门的人,他们不但要忍受恶劣的居住环境,还要日夕与有毒的废料为伍。有统计指出,马基拿工厂每年有二千万吨有毒废物要弃置。现有一亿吨没有妥善处理,连政府官员也承认有六成这类工厂是违反生态平衡法的。他们特别喜欢违反的一条规例是:把有毒或危险废料运回本土或防止这些废料污染环境,尤其切勿倾倒在小区或贫民区附近,因为那里正是多数边界人口居住的地区。

法庭也曾就此向工厂老板发出逮捕令,可惜污染已对居民及小区造成不可补救的害处了。其中包括畸胎及死亡,整条村要撤离等等。

一间美资工厂弃置了五万吨铅熔渣,损害了该厂工人的健康,并拒绝赔偿,更严重污染了当地的环境。小区须花二千万美元来清理,但到现时为止,这工厂只付出了二百万美元作为赔偿。1993年,加州国会一个生态委员会指出,这次铅污染严重影响当地人的健康,有人更因此而死亡,更多的后遗症就没有人去研究了。

其实,这类意外在马基拿工厂内每月都会发生,许多被刻意隐瞒,没有公布出来,不过有些实在太严重了,掩也掩不住。居民常常因此而要疏散,健康也得不到跟进。有些因意外而得了癌症,政府的健康保险计划却拒绝支付他们的医疗费用。

研究发现,由于工厂违规,导致附近多区的水、空气和土壤受严重污染,使该区的皮肤病、无脑胎儿及畸胎特别多。现在墨国已成为世界生产无脑胎儿最多的国家,一万个就有十八个,研究人员相信实际数字可能更多。

在墨西哥,工作及生活环境不断恶化,使女工及其家人的生命及健康日益受到威胁,而政府却坐视不理。有不少小区组织、妇女人权组织等已要求公开调查有关的工厂、外资老板和墨国的贪官,追究他们的责任。美国的民间组织也开始与墨国的民间团体联合起来,对抗那在「自由贸易」的名义下所进行的残酷的剥削。今天,大敌当前,跨国界的阶级及性别团结显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迫切了。

资料来源:NSR 1994 NO.22. PP.5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