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外劳的法例必须确立

丹心

《先驱》第45期,19978

一般人心目中只知道被视为四小龙之一的南韩经济,增长快速,成为亚洲强国之一,却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南韩之所以有今日的经济成就,全靠自韩战之后,统治阶层以复兴国家为名,高度剥削工人的时间与精力的结果。更鲜为人知的是,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工人争取自身权益的决心也与日俱增。好像今年一月中南韩发生了反新劳动法的百万人总罢工,不但震动南韩朝野,还迫使金泳三政权退让,宣布放弃起诉罢工领袖和愿意重新检讨新劳工法。

其实,南韩的工运活跃组织不但不断争取改善本地工人的权益,更争取外劳权益。

最近,南韩的工运活跃份子就是为了争取政府立法保障外劳权益而进行连串抗争。引起人们不满的是当前南韩所实行的一个叫「工业技术见习生计划」(以下简称ITTP)的违反人权的措施。由于计划弊病丛生,最近政府也决定成立一条外劳法,但这决定立即受到主要由中小企业雇主联会(以下简称KFSB)、职业经纪及人力资源机构联合起来的利益集团的强烈反对。这些人正是现有的工业见习生制度的既得利益者。最近,已有五个经济联会(其中包括KFSB、南韩雇主联会等)向政府递交一封正式的抗议信,反对通过建议中的外劳法,并声言准备用各种行动来反对它。

七十八个由市民、学生、宗教、工人等团体为争取结束侵犯外劳人权而组成的南韩外劳联合委员会(以下简称外劳联)一直呼吁政府必须废除现行的ITTP制度,因为过去几年,这个制度已导致下列严重的社会问题:

(一)最近,南韩外劳的人口已接近22万,这包括14万逾期居留的工人,而其中大部份是从见习生工场逃跑出来的。这些逾期居留的人要逃跑是因为无法偿还他们欠下就业经纪及劳务公司的债务。这些见习生一般要付三千到一万美元的费用才可进入南韩。经纪还要他们的每月工资中抽取佣金,这样,他们连所欠的利息也无法还清,更不要说还本金了。最后,他们唯有逃到外面寻找较高薪的工作。结果就成了非法工人。为了防止这情况发生,KFSB曾把经纪的佣金比率向下调低(由三百美元到最高的一千三百美元不等),但从来没有经纪遵守这些规条。

(二)有许多行骗南韩华人的诈骗案,都是同胞所干的。这包括上千名南韩华人受骗。在多数的行骗案中,歹徒假装聘请见习生。实际上,经纪是容许判头聘用韩国华人的,因而大量发生这类案件。现存的制度没法帮助这群受害人。

(三)虽然外劳同本地工人一样勤力,但他们却没法赚够生活费,这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工业见习生。除此之外,他们还要忍受额外的痛苦和剥削,例如极低的工资、工时特别长、工作环境恶劣,有时甚至被没收护照或签证以防止其逃跑,住屋也受严格管制。问题是他们根本不被视为合格劳工,而只是学习计划的参加者,所以不能享有基本劳工权利。政府要为这些问题的产生负全责,因为它从一开始就不肯承担责任和扮演调节ITTP制度的角色,而是任由某些组织如KFSB等任意妄为。

(四)现时,KFSB强烈反对废除见习生制度是利之所在。因为一旦废除,他们的开支随即增加;而又若外劳得到基本劳工权利的保障,劳资冲突也会增加。KFSB从此制度得益太多了,以至连失去其巨额利润的一小部份也不愿意。核数局在1995年曾对他们所得的利润作过调查与评估,结果是惊人的。

首先,外劳输出国的经纪获得巨额佣金之后,会把其中一部份汇到南韩作为贿款及游说费用。其次,KFSB要收取每名见习生34WON(韩国币)作为管理费。假设像973月那样南韩输入七万三千名见习生,那么KFSB单是管理费,已有几十亿WON的进账了。第三,每间聘请这类见习生的私人公司都必须先付30WONKFSB作为保险按金。假如某练习生逃跑了,KFSB就没收这笔按金。如果我们粗略估计一下已逃跑的见习生数目,我们会发现,KFSB简直是无本生利!

事实上,对于真正的小业主来说,不是说请外劳便可马上聘得的,而是要先提出申请,手续繁琐。如果申请不被接纳,他们多数会聘用逾期居留者。但若他们被发现聘用非法劳工,最高罚款是一千万WON,所以这个制度根本不能使真正有需要的小企业受益,相反,只会使他们大有机会受重罚。这是见习生制度一个重要矛盾。

在一个调查中,当雇佣外劳的中小企业被问及聘用外劳的主要原因时,有七成回答是因为没法聘得劳工所致。只有二成回答因为工资够低。不少小型企业都同意:「如果可能的话,我们宁愿聘用合法外劳,那么我们便不用费精力,可把注意力放在生产程序上。这说明,我们极需要一条合理的外劳法。」

这证明大多数中小企业都需要及支持设立外劳法、只有KFSB等利益集团才反对法例的确立。

外劳联认为,假如政府容许只有利于KFSB等雇主团体的见习生制度维持下去,必定引起来自世界各国及本国的强烈批评及抗议。但更重要的是这鼓励其它经济组织跟随。事实上,南韩四个主要的经济组织现已串通KFSB合力保障他们的共同利益,阻止外劳法的通过。

外劳联的基本信念是:不能简单因为一个人是一名见习生而当他们是廉价劳工来剥削,他们如果做与本地工人相同的工作,就应该获得同等报酬、同等待遇。所以外劳联等主张:

1.设立工作证制度,即发工作证予每个外劳,使他们合法在南韩工作,杜绝超级剥削;

2.特赦现时的无证移民;

3.采取措施打击侵犯人权及劳工权利的行为。

外劳联等认为只有在新外劳法加入上述条款,才能真正改善外劳的困境的。

资料来源:(1997 Migrant SOS No.13/Ju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