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與台灣前途

向青

《先驅》第45期,19978

本文乃作者的初步意見,提供給一切關心台灣、中國問題者討論。

1)香港回歸中國,和台灣與中國大陸的關係這兩個問題之間有什麼關連,這本身就是個大有爭議的問題。在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的人看來,這兩個問題之間有十分密切的關係:兩者都屬於中國統一的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政府的立場就是這樣,它還把香港和台灣都當作「一國兩制」政策實施的主要對象。但反對這種立場的人也很多,在台灣尤其多,而且各有大不相同的出發點。我們認為,不論具體見解的內容是怎樣的,大家都應該同意全部問題都可以討論,而不應在任何一點上面把任何一種見解當作不容反對或毋須討論的。這是最起碼的民主精神。只有自由討論才可以實現人民的主權。

2)我們認為,主權在民這個原則的含義,不但是國家的制度和執政的人選都由全體人民決定,而且包括民族和地區的自決權。後者所指的是:任何一個民族或者一個地區的居民加入或繼續留在一個國家裡面,都要由他們自己決定,而不應由外力強迫他們。

3)上述原則對於台灣和香港都同樣適用。不過,台灣和香港的實際情況有很大的不同。雖然香港多數人都擔心回歸後會失去自由,但香港實際上簡直沒有人明確地主張拒絕回歸中國,所以現在回歸終於實現了。在台灣來說,應否與大陸統一,是個非常重大的爭論問題。即使在原則上主張統一的人們裡面,怎樣實現統一也是個大有爭議的複雜問題。我們認為,只有經過充份自由的討論,才可能得出符合人民利益的解決辦法。無論在台灣和中國大陸各自的內部,還是在兩者之間,都是這樣。在台灣與大陸之間討論問題的時候,必須遵守互相平等的原則。

4)香港居民和台灣居民一樣,都不願意受中共統治。在香港沒有人根本反對1997年回歸中國,這主要是由於香港從來都不是獨立的政治實體,從來沒有港人自己的政府,只有英國殖民地政府,而根據原先的條約,九龍租借地到1997年滿期了。如果港人拒絕回歸中國,等於讓殖民地統治延續下去。這不但實際上行不通(中國不肯),道理上也站不住。所以港人只能爭取回歸後實行民主自治。但是到目前為止,香港堅決的民主派的力量還是太弱,所以讓中共那「一國兩制」的方案成立了。今後香港雖然不再受外國人統治,但特區行政長官等治港的港人卻照舊並非由港人大眾選舉產生,而是北京政府挑選的。新政府連英政府末期迫於形勢而讓港人享有的一些民主自由都嫌太多,一上台就加以削減。所以回歸以後港人不但仍須繼續爭取民主自由和社會經濟的改革,而且面對的困難比過去更大了。

5)今後港人繼續爭取民主自治的時候,必須克服兩種錯誤傾向。第一是河水不犯井水的幻想,第二是依靠帝國主義政府。

自從中共宣佈一國兩制政策以來,香港不少人以為,為了換取中共不干涉港人原有的生活方式,港人必須避免過問大陸的問題;只要港人做到這樣自律,就能夠實現港人自治。1989年以來的種種事實,日益證明這純粹是幻想,但仍有不少港人繼續受這種幻想支配。港人須了解只有同大陸居民聯合奮鬥,才可以取得民主自由。

一部份民主派熱衷於爭取英美等帝國主義政府擔任香港民主自由的保護人,結果不但接連失望,而這種依靠外國的態度引起不少普羅大眾反感,客觀上幫助了那些支持中共專制的所謂愛國派。我們認為,民主事業的真正盟友是各國的勞動人民,而不是帝國主義政府。

6)中共企圖把類似香港的「一國兩制」模式施用台灣。這種模式的大前提,是保持現存中共政府的不民主政制,台灣承認中共政府的最高權力,而成為它所統治下的一個有某種自治權的地區。但事實上台灣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已有四十多年,雖然台灣現有的政治制度的民主性質對於勞動人民來說基本上是虛假的(這是一般資本主義民主政治的通病),但比起中國大陸總算稍勝一籌,所以如果台灣接受了「一國兩制」下的地位,那只能是政治民主化的倒退。至於社會經濟制度方面,儘管中共自稱為社會主義,其實官僚和資本家在中國大陸享有特權和腐化的程度比台灣更甚。所以,如果台灣接受中共統治,不但損害台灣人民的利益,同時也不符合大陸人民的利益,因為這只會助長腐化專制的中共政府的權威,只能阻礙而不會促進大陸的進步。

7)只有在真正讓人民當家作主,首先保證勞動人民的福利的制度基礎上實現統一,才是值得台灣和大陸人民接受的統一。這個基礎自然不是容易締造的,這需要人民作巨大的努力。在雙方同意這樣的統一方案之前,我們認為只好維持事實上互相獨立的現狀,因為這顯然勝於強迫實現的或者代表退步的統一。所謂維持互相獨立的現狀,當然並不表示任何一方內部狀況的停滯不變。

8)作為根本的奮鬥目標,我們主張台灣與大陸統一,因為我們根本主張打破一切國界,實現全世界人民的真正平等、自由的統一,何況台灣和大陸在文化和歷史上有深長的關係。當今的世界經濟和政治的形勢,越來越清楚地顯出:任何一國勞動人民單獨奮鬥,是不能取得持久的改良,甚至難以保證現有生活水平不至惡化的。只有世界人民聯成一體的奮鬥,才能夠保證勞動人民和一切被壓迫群體的解放以及個性的自由發展。

9)我們所爭取的世界人民大統一,與世界資產階級正在極力推行的所謂全球經濟一體化完全是兩回事。他們的目標只是打破一切障礙,讓資本在全世界自由活動,對勞動人民進行最大的剝削,同時不惜對自然生態大肆破壞,而並不讓勞動人民在各國之間自由移居和就業,也不讓勞動人民的組織在任何範圍內自由發展。我們的目標是讓全世界勞動人民自由聯合起來,共同掌握一切資源,為共同的生活福利而運用。

工人生活困難的根源在於資產階級的剝削,而不是外來勞工的競爭。工人的出路在於擴大團結。工人與工人互相排斥等於自尋死路。希望資產階級和他們的政府為了保護本地工人的利益而限制外來勞工,那是非常有害的幻想。當工人的壓力不大的時候,資方和政府根本不用理會。工人互相排斥,更方便資方從中取利。到了工人發揮出強大力量的時候,為什麼不迫使資方接受一種使用外勞毫不便宜的僱佣條件呢?為什麼不爭取一切工人共同的生活保障呢?

10)台灣人民當然有權成立獨立的台灣國,我們反對任何方面使用暴力壓制台灣人民這種意願的表達和實際努力。但我們覺得,宣佈成立台灣國對於解決台灣前途問題並沒有實際的好處。只要維持現狀,不接受不合理的統一,就在實際上維持了獨立。宣佈成立台灣國,並不能阻中共武力合併,甚至反而惹起中共更急於動武,尤其是反而便利了中共騙取中國人民支持動武。至於外援方面,既然美國等列強早已正式宣佈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倘若由於台灣宣佈獨立而引起中共動武,它們反而更難以為援助台灣自辯。所以我們認為成立台灣國是不智的選擇。反過來,台灣繼續以中國另一個政治實體(中華民國)的身份與大陸交往,則比較容易取得中國人民對台灣人民立場的同情,共同反對中共的壓迫和任何一方現有的不良制度。

199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