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与台湾前途

向青

《先驱》第45期,19978

本文乃作者的初步意见,提供给一切关心台湾、中国问题者讨论。

1)香港回归中国,和台湾与中国大陆的关系这两个问题之间有什么关连,这本身就是个大有争议的问题。在认为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的人看来,这两个问题之间有十分密切的关系:两者都属于中国统一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政府的立场就是这样,它还把香港和台湾都当作「一国两制」政策实施的主要对象。但反对这种立场的人也很多,在台湾尤其多,而且各有大不相同的出发点。我们认为,不论具体见解的内容是怎样的,大家都应该同意全部问题都可以讨论,而不应在任何一点上面把任何一种见解当作不容反对或毋须讨论的。这是最起码的民主精神。只有自由讨论才可以实现人民的主权。

2)我们认为,主权在民这个原则的含义,不但是国家的制度和执政的人选都由全体人民决定,而且包括民族和地区的自决权。后者所指的是:任何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地区的居民加入或继续留在一个国家里面,都要由他们自己决定,而不应由外力强迫他们。

3)上述原则对于台湾和香港都同样适用。不过,台湾和香港的实际情况有很大的不同。虽然香港多数人都担心回归后会失去自由,但香港实际上简直没有人明确地主张拒绝回归中国,所以现在回归终于实现了。在台湾来说,应否与大陆统一,是个非常重大的争论问题。即使在原则上主张统一的人们里面,怎样实现统一也是个大有争议的复杂问题。我们认为,只有经过充份自由的讨论,才可能得出符合人民利益的解决办法。无论在台湾和中国大陆各自的内部,还是在两者之间,都是这样。在台湾与大陆之间讨论问题的时候,必须遵守互相平等的原则。

4)香港居民和台湾居民一样,都不愿意受中共统治。在香港没有人根本反对1997年回归中国,这主要是由于香港从来都不是独立的政治实体,从来没有港人自己的政府,只有英国殖民地政府,而根据原先的条约,九龙租借地到1997年满期了。如果港人拒绝回归中国,等于让殖民地统治延续下去。这不但实际上行不通(中国不肯),道理上也站不住。所以港人只能争取回归后实行民主自治。但是到目前为止,香港坚决的民主派的力量还是太弱,所以让中共那「一国两制」的方案成立了。今后香港虽然不再受外国人统治,但特区行政长官等治港的港人却照旧并非由港人大众选举产生,而是北京政府挑选的。新政府连英政府末期迫于形势而让港人享有的一些民主自由都嫌太多,一上台就加以削减。所以回归以后港人不但仍须继续争取民主自由和社会经济的改革,而且面对的困难比过去更大了。

5)今后港人继续争取民主自治的时候,必须克服两种错误倾向。第一是河水不犯井水的幻想,第二是依靠帝国主义政府。

自从中共宣布一国两制政策以来,香港不少人以为,为了换取中共不干涉港人原有的生活方式,港人必须避免过问大陆的问题;只要港人做到这样自律,就能够实现港人自治。1989年以来的种种事实,日益证明这纯粹是幻想,但仍有不少港人继续受这种幻想支配。港人须了解只有同大陆居民联合奋斗,才可以取得民主自由。

一部份民主派热衷于争取英美等帝国主义政府担任香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结果不但接连失望,而这种依靠外国的态度引起不少普罗大众反感,客观上帮助了那些支持中共专制的所谓爱国派。我们认为,民主事业的真正盟友是各国的劳动人民,而不是帝国主义政府。

6)中共企图把类似香港的「一国两制」模式施用台湾。这种模式的大前提,是保持现存中共政府的不民主政制,台湾承认中共政府的最高权力,而成为它所统治下的一个有某种自治权的地区。但事实上台湾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已有四十多年,虽然台湾现有的政治制度的民主性质对于劳动人民来说基本上是虚假的(这是一般资本主义民主政治的通病),但比起中国大陆总算稍胜一筹,所以如果台湾接受了「一国两制」下的地位,那只能是政治民主化的倒退。至于社会经济制度方面,尽管中共自称为社会主义,其实官僚和资本家在中国大陆享有特权和腐化的程度比台湾更甚。所以,如果台湾接受中共统治,不但损害台湾人民的利益,同时也不符合大陆人民的利益,因为这只会助长腐化专制的中共政府的权威,只能阻碍而不会促进大陆的进步。

7)只有在真正让人民当家作主,首先保证劳动人民的福利的制度基础上实现统一,才是值得台湾和大陆人民接受的统一。这个基础自然不是容易缔造的,这需要人民作巨大的努力。在双方同意这样的统一方案之前,我们认为只好维持事实上互相独立的现状,因为这显然胜于强迫实现的或者代表退步的统一。所谓维持互相独立的现状,当然并不表示任何一方内部状况的停滞不变。

8)作为根本的奋斗目标,我们主张台湾与大陆统一,因为我们根本主张打破一切国界,实现全世界人民的真正平等、自由的统一,何况台湾和大陆在文化和历史上有深长的关系。当今的世界经济和政治的形势,越来越清楚地显出:任何一国劳动人民单独奋斗,是不能取得持久的改良,甚至难以保证现有生活水平不至恶化的。只有世界人民联成一体的奋斗,才能够保证劳动人民和一切被压迫群体的解放以及个性的自由发展。

9)我们所争取的世界人民大统一,与世界资产阶级正在极力推行的所谓全球经济一体化完全是两回事。他们的目标只是打破一切障碍,让资本在全世界自由活动,对劳动人民进行最大的剥削,同时不惜对自然生态大肆破坏,而并不让劳动人民在各国之间自由移居和就业,也不让劳动人民的组织在任何范围内自由发展。我们的目标是让全世界劳动人民自由联合起来,共同掌握一切资源,为共同的生活福利而运用。

工人生活困难的根源在于资产阶级的剥削,而不是外来劳工的竞争。工人的出路在于扩大团结。工人与工人互相排斥等于自寻死路。希望资产阶级和他们的政府为了保护本地工人的利益而限制外来劳工,那是非常有害的幻想。当工人的压力不大的时候,资方和政府根本不用理会。工人互相排斥,更方便资方从中取利。到了工人发挥出强大力量的时候,为什么不迫使资方接受一种使用外劳毫不便宜的雇佣条件呢?为什么不争取一切工人共同的生活保障呢?

10)台湾人民当然有权成立独立的台湾国,我们反对任何方面使用暴力压制台湾人民这种意愿的表达和实际努力。但我们觉得,宣布成立台湾国对于解决台湾前途问题并没有实际的好处。只要维持现状,不接受不合理的统一,就在实际上维持了独立。宣布成立台湾国,并不能阻中共武力合并,甚至反而惹起中共更急于动武,尤其是反而便利了中共骗取中国人民支持动武。至于外援方面,既然美国等列强早已正式宣布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倘若由于台湾宣布独立而引起中共动武,它们反而更难以为援助台湾自辩。所以我们认为成立台湾国是不智的选择。反过来,台湾继续以中国另一个政治实体(中华民国)的身份与大陆交往,则比较容易取得中国人民对台湾人民立场的同情,共同反对中共的压迫和任何一方现有的不良制度。

199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