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工人憤怒了!」

━━訪問南韓工會領袖

綠左週刊

《先驅》第42期,19972

安莊素(譯音)是發動今次南韓工人總罷工的主力━━南韓工會民主聯合會(KCTU,下稱民主工聯)的組織者之一。他最近接受澳洲一份進步報刊訪問,談到南韓工人抗爭的情況。香港主流報刊多站在南韓統治者立場,鮮有反映工人觀點的,故我們迻譯這篇訪問如下。

可以首先介紹一下你自己嗎?

可以。大約十多年前,我開始進漢城現代重工業工司當技術工人。當時每星期要工作一百小時以上,而且很少有薪假期。星期天工人也要輪班,然後再返翌日星期一的夜班,這種情況並不少見。

1987年,我們在工廠組成了獨立工會。以往,我們工人每年加薪只有34%,但新工會能夠為工人爭取到加薪15%。我積極幹工會工作不到一年,就被老闆無理解僱了。後來,我作為現代集團工會聯合會的發起人參加了民主工聯。

請你介紹民主工聯的由來、會員情況和組織結構。

民主工聯由多個獨立工會組成,這些獨立工會1987年開始紛紛建立。民主工聯有四十三萬工會會員,分佈在五金、通訊設備、造船業和現代集團等主要工業部門。會員平均年齡介乎35歲至45歲之間,平均工齡超過十年。工會會員以男性居多。

在民主工聯下面有十三個企業工會聯合會,由三百個以上的企業工會組成。每個企業工會選派代表擔當它們的工會聯合會和民主工聯的職務。

工會組織最主要的部份是工作間一級的組織。民主工聯的代表可以號召罷工,但首先要得到工作間一級組織的代表同意。目前的總罷工就是由工作間一級組織的代表決定的。

工作間一級組織下面有次一級的組織。每十名工會會員組成一個次一級組織,並選出一名代表負責聯絡和組織的工作。

民主工聯的非法地位怎樣影響它動員工人?

無論合法抑或非法,民主工聯的組織結構都維持不變。如果我們取得合法地位,當然有利於影響其他合法的企業工會。要知道,南韓近一半的工會聯合會都是合法的,特別是白領行業的工會,而其他的工會例如五金行業和造船業的工會聯合會則是非法的。

民主工聯和合法的南韓工會聯會(FKTU)之間的關係怎樣?

工會聯會自南韓軍人專政時代以來就採取親政府立場。它和它所隸屬的工會拒不承認民主工聯。

今次工會聯會之所以追隨民主工聯發動總罷工,是因為它的下層迫使領導層這樣做。很多工人現在都響應罷工。

目前工人激進化浪潮是根源是什麼?

要明白這點,首先要了解南韓的一般經濟情況。南韓經濟剛開始轉型,這意味著大批工人被裁員。勞工密集工業逐步過渡到技術密集工業。中年工人特別受衝擊。這輩工人都是七十年代末南韓工業化的主力軍,他們為此辛勤工作,但現在覺得被出賣了。

南韓缺乏社會保障制度,失業率接近8%。新勞工法頒佈前,被遣散的工人都有相當的補償,但新法下工人如遭資方遣散,遣散費只有45天工資而已。

工人同時不滿所謂「彈性工作時間」的新制度。新制度要工人延長工作時間,但工資沒有相應增加,實際上工資平均減少了7-15%

罷工行動得到公眾支持嗎?

調查顯示,七成半的南韓人反對新勞工法,近六成半的人支持總罷工。

工會對南北韓統一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等議題有什麼看法?

工會內部有一個專門討論南北韓統一的委員會,民主工聯隸屬的一些工會也有名為「工人思考南北韓統一」的工人小組。

現在我們對APEC沒有正式立場。當前的罷工佔去南韓工會大部份時間和精力,但一俟罷工結束後我們會積極團結其他地區的工會一起討論APECAPEC裡面沒有工人保障條款,工人可以爭取把工人條款加上去。

工會面對年底12月的全國大選有什麼戰略?

工會裡面有三種不同意見。第一種意見支持反對黨的候選人。第二種意見支持工會推舉自己的獨立候選人,例如民主工聯自己推舉候選人。第三種意見主張所有反對力量集中支持一位反對黨候選人。罷工結束後,工會會展開這方面的討論。

其他地區的工人、工會人士和進步黨派可以怎樣支持你們?

你們可以派代表來了解我們南韓的情況,這對我們有很大幫助。你們也可以捐助經費給我們。政府令我們很難籌募工會經費和支付罷工期間工人的生活費。你們還可以寫信給南韓政府,抗議它壓制工人。

(小林譯自Green-Left Weekly, 19971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