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人,不是机器!」

━━七十年代以来的南韩工运

陈景基

《先驱》第42期,19972

发动这次南韩大罢工的主要工会是非法的工会民主联合会(以下简称联合会)。它成立于1995年十一月,有超过四十万会员。

五十年代韩战结束后,军事政权推行企业所控制的黄色工会,即韩国工会联会。南韩工运发展不大。但踏入七十年代,工运复苏。那个时候,纺织业是南韩最重要的经济部门。而复苏的起点,乃是一个叫做全泰壹(译音)的纺织工人抗议而自焚而死。他膝下放着劳工法,宣称「我们是人,不是机器!」他的自焚触发了不断的罢工浪潮,虽然经常被击败,可是没有因此阻止运动发展,最后演变为1980年的光州起义。起义遭到南韩政府(美国背后支持它)的残酷镇压,使运动暂时沉寂下去。

1987年,有个学生在警署内被虐致死,引发了另一次抗议浪潮。但是,这时候的南韩经济,因而是工人阶级,都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从前是轻工业为主,可是,经过廿年的工业化,到了八十年代,南韩重工业急剧发展,出现了一大批巨型企业,如现代、三星等,五间最大公司每年的营业额,在未来两三年可达到一千三百亿美元。因此,重工业及基础工业的工人阶级也成为最有组织能力、最有战斗性的工人。1987年罢工浪潮持续了三个月,可是其激烈程度迫使当时的总统全斗焕第一次举行全民直选总统,以及放松了政治控制(在此之前,即使阅读马克思的资本论也是犯罪)。这样也使得工人争得较高的生活水平。但更重要的是这次群众运动催生了新的、民主的工会,独立于黄色工会━━韩国工会联会。

1990年,各独立工会成立了全国民主工会会议。不过,仍然有大批独立工会没有参加,特别是那些大企业工会。他们害怕一旦参与便丧失了合法地位。其它如铁道、地下铁路、印刷、医院等工会也没有参加。

1994年开始筹备新的联合会。政府出面干涉,逮捕了一大批活跃份子。但这未能阻止他们在1995年底成功创立联合会。成立大会在延世大学举行,共有二万人参加。政府的劳工部长宣布联合会为非法,但与会者不加理会。第二天他们举行了大集会,吸引了全国各地共七万人参加。巨大的集会使金泳三政权不敢轻举妄动,虽然在此之前它从不手软地对待示威者。

面对可能的镇压,南韩工人一面大力发动群众,一面寻求国际工运的支持。德国那个强大的五金工人工会答应在政治上全力支持联合会。

19951121日政府逮捕了联合会主席。联合会并没有屈服,反而更大胆地要求承认新联合会,让所有因罢工而被开除的工人复工。

19951月,有三个南韩工会领袖访问德国,接受了一家社会主义报纸的访问。他们本是南韩一家与德国企业Bosch有密切关系的工厂工作。他们在访问中介绍了南韩工人的状况。他们说,自1987年工资是有上升的,不过,即使在大企业,基本工资只够起码生存所需。至于在中小企业,情况更差。虽然工时也减少了,可是南韩工人仍每周平均工作50小时,尽管法定的工作小时是44。有些工厂甚至达到每周60小时。此外,基本上没有任何福利。1994年共有2700工人因工死亡,即平均每天有七、八个。

他们说,他们在自己工厂的工会发起于1987年。争取民主化的运动大大帮助了工会运动的发展,改善了工人的生活。但是,目前有一大任务:就是争取废除三条法例:(一)是禁止第三者介入劳资纠纷的法例,(二)是禁止工会从事政治活动的法例,(三)是禁止同一企业有两个或以上的工会(此举其实是让黄色工会享有垄断地位)。

虽然自1987年以来,工资已提高了,可是南韩资本家就以输入外地劳工来压低工资。因为外劳工资比南韩工人低。现在共有十万外劳,主要在小企业工作,而待遇很差,工资只有南韩工人的四成。有些团体争取外劳应享有平等权利。虽然到目前为止工会不很积极,日后他们会挺身而出为他们争取平等权利。

南韩资本的另一个办法是移资海外那些工资较低的地方。工会领袖承认南韩工人对此注意不够,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工人的国际性团结合作。最后,他们的确对德国五金工人工会那样强大的工会印象深刻,可是他们也注意到这些工会有点官僚硬化,缺乏群众性的参与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