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消息还是好消息

━━谈谈有关香港收入不均的一些数字

吴欣

《先驱》第42期,19972

最近香港政府公布了九六年进行的中期人口统计结果。反映收入不平等的坚尼系数(系数介于零与一之间)从71年起的0.43节节上升,91年是0.47396年则达到0.518。由于系数愈高、收入不平等情况愈严重,这表示香港的贫富不均现象不断恶化。

可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这个结论。114日《信报》的《本报评论》便力排众议,认为「香港的收入分布形势不是愈来愈坏,而是愈来愈好」!《评论》比较91年和96年的香港家庭每月收入,扣除通胀之后,「清楚表示」过去5年,「处于较低收入级别的户数急剧减少,处于较高收入级别的户数成倍地高速增加;大量较贫户急速变成较富户」。「愈来愈多的香港家庭(指原先收入较低者)得以享受急速增加的购买力」!

《评论》的根据,即使是完全符合事实,只能说明过去几年里穷人的收入除了补赏通胀之外,还有点实质增长。但这同「享受高速增加的购买力」实在有天攘之别。他们从前不坐的士,现在一年会坐几次,你却说他们都有私家车代步,这不是误导吗?

要了解香港近年收入不均情况的变化,其实一点也不困难。港府日前公布的中期人口统计结果,按住户收入高低将全港一百八十多万户平均分为十组排列,然后计算每组收入所占住户总收入的比例。最高收入的一成住户(月入约五万元以上),其收入已占去住户总收入的41.8个百分点,比86年和91年的35.537.3都要高。相反,其它各组的收入比例,却比91年的为低,在经济增长过程中这些组别得到的相对份额愈来愈小。把86年的数据也考虑进去,至少持续了十多年的收入日益不均的现象就更为明显。

《信报》的评论安慰我们:尽管你们的收入的相对份额减少了,你们的绝对收入还是有所增加的,你们要知足呀!但是,人活着不能没有希望。自己的生活和收入能随经济发展而同步增长,是完全正当的期望。为什么《信报》评论的作者倒叫我们要满足于长期低于经济增长的生活改善?你知不知道什么是上进心?你们一类人强调的「香港精神」去了哪里?

那位作者以为,只要让市民知道其收入有实质的改善,市民就会欣然接受。他不知道,古今中外重大的革命事变的发生,许多并不是因为起义的人民生活得越来越差,而是因为现实的改进程度达不到自己的理想而引起的。因此,市民因收入增长远远低于经济增长而引起的不满,既应该尊重,也不会因花言巧而消失。「不患寡,而患不均」,正是这个道理。那些自由放任的拥护者不可以不三思。

《评论》亦对坚尼系数作了一些分析,指出一般认为坚尼系数愈大,表示收入愈不平等的看法其实不尽准确;系数大小同收入不均的程度,其实并没有直接关系。我很同意《评论》这个看法,因为收入分布是很复杂的东西,不可能用一个数字来完全表达。然而,我们不能因为坚尼系数存在的弱点,而无视大量更清楚的收入日益不的事实。

《评论》指出对坚尼系数的传统误解还是有用的。五年之后,香港家庭收入的坚尼系数或许会有所下降,那时候香港的劳苦大众就要提醒自己:系数下降,不一定代表收入不均的减少!那时候,倘若《信报》评论的作者会力排众议,作出这样的警剔,那我便心悦诚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