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帝国主义的崛起

新丁

《先驱》第40期,199610

在今次保钓运动中,「打倒日本军国主义」的口号向彻香港。可是,为什么日本需要搞军事扩张?为什么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都不断侵略他国?问题的答案在「帝国主义」四个字中去找。日本军国主义不过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必然后果。只有了解日本帝国主义,才能了解军国主义。

当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这件事,是不能从当时整个国际形势孤立出来看待的。日本不过是当时几个主要帝国主义国家的一份子而已。这些帝国主义国家既发起奴役落后国家的殖民主义战争,也在它们之间发起分赃的战争。在这场大屠杀的历史舞台上,日本的演出比诸于它的伙伴,不见得残酷些。它们都是一帮狗党,为了自己一小撮垄断财团的利益而不惜置大部份人类在无尽的战火中。

国家机器促进日本原始积累

殖民主义战争,是资本主义的必然产物,首先是工业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必然产物。日本对华战争,不过是学习葡萄牙、西班牙、英国、荷兰、美国、法国、德国、俄国的先例吧了。这些较早进入资本主义的国家,在日本仍是锁国时期好久之前,就向世界五大洲各个民族发动侵略战了。其残酷程度,在许多地方是真正的民族绝灭。

到目前为止,资本主义已经经历过三个阶段:资本的原始积累时期,自由资本主义时期和帝国主义时期。战争、侵略、剥削,始终贯串着以上三个时期。乃至今天,人类还未真正摆脱第三个时期的苦难。

日本自明治维新起,到十九世纪末止,是它的资本主义史的一个重要阶段。在明治维新之前,日本资本主义已有点发展。但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还未完成。因此,在明治维新之后,特别是为了应付西方的军事威胁和经济入侵,资本的原始积累这个任务就相当地和迫切地由国家来完成。在这个时期,日本资产阶级一方面残酷压迫农民和工人,另一方面展开不断的对外侵略(一八七三年侵台、一八七六年侵韩、一八九五年甲午战争……),不过是重演西方资产阶级早在十五世纪以来便已演得极为卖力的悲剧而已。

实行工业革命所需的巨额资本,资产阶级只是借着国家的强制力量,向农民征收高额地税,才能得到。地税收入竟然占了天皇政府岁入的百分之八十五。国家就利用这些收入,兴建了许多大型工厂,然后贱售给各大财阀。农民受到国家与地主的双重压迫,生活非常低下。结果使农业发展缓慢,国内市场狭窄,无力吸收急剧膨胀的工业品。这就更促使了资本家拓展和控制海外市场的野心。

第二个来源就是对工人的残酷剥削。一方面由于产业工人还是初步形成,缺乏经验;另一方面由于国家的镇压,工人的组织工会的活动遭到很大的困难。工人力量的分散以及由此而必然做成的互相竞争,方便了资本家压低工资。那时候工作十四、五小时很平常,而工资低到能吃燕麦饭已算不错了。当时有人这样描写缫丝厂的女工:「深夜两、三点钟,睡魔纠缠得顶紧,灯光照着脸色苍白的女工的凄凉姿态。……各工厂几乎都是分职工为甲乙两班,日班夜班,每周轮流更换。夜班下班时,为了清扫机器,还要加班四小时。」

第三个来源就是对外侵略。十九世纪末,日本先后吞并了琉球、韩国、台湾、澎湖、控制了福建。这些地方成了日本所需的廉价原料、燃料供应者,和吸收日本货品的市场。另外,中国历次的「赔款」,特别是甲午战败后给予日本的二万万两「赔款」,对于日本的军备扩张和重工业的发展,起了刺激作用。

跳过中间阶段

到了十九世纪末,日本的产业革命已经完成了。但它立即就进入了垄断资本主义时代。这是同西方的情况略异的地方。西方在完成产业革命与进入垄断资本主义之间还隔着一个自由竞争的时代。在这个中间阶段,虽然由于产业革命所带来的变革,大大扩充了生产的规模,但是还没有大到足以令几个巨型联合企业就可以雄霸同行。只有到了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以后,由于发生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生产的规模才扩大到足以令资本最雄厚的少数企业通过同盟、瓜分市场、限制生产、制定共同价格来垄断整个行业。

日本在明治维新(一八六八年)后便全力进行工业革命。但这时候西方已经酝酿其第二次工业革命了。因此,日本就能跳过中间阶段,直接吸收西方这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技术成果。特别因为得到国家的集中的帮助,日本能很快建立巨大的工厂。日本完成其产业革命之时,也就是它的垄断时期开始之日,就是这个原故。

大财阀的统治

日本当时最有名的四大财阀是三菱、三井、安田、住友,在廿世纪初已经控制了无数银行和企业。到了一九二八年,它们竟占去了全国存款的三分一。在工业方面,到了一九四三年,仅三井就在钢铁生产方面占了全国百分之九十二、石油的百分之九十、军火的百分之三十。三菱则占了全国锡生产的百分之九十,锌的百分之五十,轮船的百分之六十。

这样庞大的生产,本足以为每个日本人提供象样的生活。可是,资本主义生产的目的是利润,不是为满足人的需要。垄断财阀搜刮了巨额利润,但是由于国内工农收入极低、市场狭窄,因此出现了资本的过剩,在国内不易找到有利可图的投资机会。这就发生了资本的向外输出。

以前掠夺殖民地是为了输出商品。在垄断时期,攫取殖民地更是为了输出资本。输出资本分为几类。或者是向殖民地或半殖民地政府给予高利息贷款,或者直接在这些地方设立工厂,直接剥削当地工人,或者投资到交通运输方面,以便日本的货品可以更易进入内陆。我们把以资本输出和殖民主义战争为特点的垄断资本主义叫做帝国主义。

资本输出必然使战争更频仍、更庞大。首先,资本输出意味着对落后国家的更直接和更残酷的剥削。而这只有在紧紧地把它们扼制住,把它们的政府完全变为自己的傀儡,才有可能。为此,就必须铲除这些国家的坚持民族独立的力量。自二十世纪以后,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从不停息过,其目的不过在此。

日本为了控制中国,不仅要打败中国,还要打败它的竞争者。这就必然发生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大战。日俄战争、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本质上就是这类的分赃战争。

日本工农的反战运动

帝国主义不奴役其它民族,便不能生存。但它如果不奴役「自己」的民族,也一样是不能生存的。

日本垄断资产阶级之所以能够这样侵略外国,不仅由于他们对日本劳苦大众实行超级剥削,还由于他们对劳苦大众实行专制统治。所谓议会,实际上是毫无权力的清谈馆。人民没有真正的民主权。连自由权这些起码的权利,也被剥夺殆尽。组织工会和工党、进行示威、罢工、出版书报等等,常常遭到镇压。随着日本的军事扩张的加强,对劳苦大众的政治和军事压迫就日形黑暗。

日本工农总是尽力保护自己的权益。因此多次发起广泛的自发性斗争,这些斗争许多时严重打击了统治者。这样,也就大大牵制住日本统治者的对外侵略。

当日本正在积极准备日俄战争的时候,日本工人运动的领袖──幸德秋水,在其所办的《平民新闻》中,发表了《告俄国社会民主党书》,呼吁两国工人起来反对本国的政府:「今日两国政府各为达到其帝国的欲望,妄自挑起战争。你我之间是同志、兄弟、姊妹、决无战争的理由……军国主义是你我的共同敌人,是世界各国社会主义的敌人。」

一九○一年,日本社会民主党成立,就提出过彻底消灭阶级、消灭资本主义争取实现人人平等的社会主义社会的纲领。同时,它还提出了一些迫切的要求,反对日本天皇专制,争取普选权,废除军备,取消贵族院等民主要求。

工人运动的反战活动,受到了日本统治阶级的报复。屠杀、监禁、酷刑,不少工人活动家都尝遍了。请看:「警察在练武场上把女人衣服剥光,进行侮辱,为了免留伤痕,用包有胶皮的粗铁线的拷打工具;为了不使被拷打者昏过去,不断用冷水灌鼻孔等。」据说,这已算是温和的刑罚了。

垄断资产阶级,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是不惜以最残酷方式剥削和压迫劳动者的,不论他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

但是工人运动总是在被压迫而进入低潮后,又重新兴起。当日本竭力阻止国民党在一九二七年统一中国时,日本几个工人政党起来反对,并组织了「不干涉同盟筹备会」。一九三一年,当九.一八事件发生后,当时在工人中有广泛影响的共产党提出了「反对满蒙战争」、「退出满州中国」的口号,并且在高压下在全国各地举行多次反战示威。

惨痛的教训

可惜的是,这些反抗最后都归于失败。工人经验的不足是失败原因之一。

同时,极度残酷的压迫始终是主要因素。许多工人组织,今天才成立,明天即被解散。传统的继承,经验的累积、干部的培养,都成为极困难的工作。

日本劳苦大众因为不能及时废除野蛮的帝国主义,付出了可怕的代价。日本资产阶级才是侵华的祸首。但是他们却把损失转嫁于日本工农。两次原子弹爆炸,炸不掉日本帝国主义(只是暂时削弱它吧了)。但却炸死千千万万无辜的百姓。谁要说美国的原子弹实在扔得好的人,如果不是无知,就是野蛮的帝国主义的帮凶。日本劳苦大众始终是中国劳苦大众的盟友,他们虽然经受了可怕的失败,但这只能加深他们反对帝国主义的决心和信念。也正因为此,他们直至今天还是反对日本重整军备和发展核武器的最根本的力量。日本政府长期与美国统治者勾结,尽力发展日本军备,而且并非没有进展,但还是慑于日本人民的反战情绪而不能放手大干。的确,日本帝国主义仍然强大,仍然同其它帝国主义一样威胁着人类的生存。不过,日本的劳苦大众,特别是他们的先知先觉者,在血的教训中,是不会不经一战就会让日本帝国主义重开战火的。一九八二年日本人民起来反对日本政府窜改历史,就足以反映日本人民的反战传统的深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