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署卸膊,福利界员工受害

──谈谈《单位资助拨款》制度

阿英

《先驱》第39期,19968

近几个月本港福利服务起了颇大的波澜,政府想快快通过付诸实行的「单位资助拨款」制度,受到异常激烈的反对。

事缘港府于九五年三月委托容永道顾问公司对本港社会福利服务进行了全面的检讨,到七月时,顾问「报告严厉批评现行的资助制度,形容现有安排过于官僚化,行政程序过于繁复,未有强调不同机构的服务表现及问责性,亦缺乏奖励和惩罚措施。」(《信报》),报告因此建议简化现行制度,引进服务表现为本的津贴及服务协议,设计量度服务表现质素和标准,并建议实行适当的奖罚制度。

报告中建议评价服务质素的机制包括订立服务质素标准,即「四大原则,十九项标准,七十九项准则」,每单位每年作自我评估,社署则每三年评估单位的表现。而社署会为服务机构签订服务协议,制订服务提供者的责任及津贴基准。

在今年四月社署提出「单位资助拨款」制度,以改变过去的非政府机构资助制度。此制度提出时只准备咨询各机构主管及管理委员会,在六月中咨询期过后,便于本年八月实行。计划中的新资助办法将分两个阶段实行。

第一阶段为时三年,在此阶段里,服务机构中现有雇员的薪津将维持不变,而其它的开支项目,包括新聘或新晋升职员薪津将以整笔拨款的形式支付。机构将享有更大的自由度去运用政府的资助。最重要的是可自行订出新聘及新晋升员工的薪酬、人数及职位。

第二阶段为时两年,在这阶段,机构可完全决定如何运用政府给予的资助。同时,相同服务性质机构的资助拨款在此期间将调整至划一的金额。

两阶段的过渡期后,即第六年便正式实行「单位资助拨款」制度,金额每年会略作调整。此资助制度只适用于非政府机构,社署属下之服务单位将不受影响。此制度实行后,非政府机构将可自行增减员工薪酬及入职要求。

面对这制度上的改变,福利服务界有很大的反响。不久前多间机构的员工更组成「关注福利服务前景大联盟」,反对政府推行「单位资助拨款」制度。

经过多次与政府交涉,及公开的抗议活动后,初步取得政府的让步,答应将咨询期由六月中延至八月二日。

大联盟反对新资助制度的理由,主要认为此政策是政府藉此逐渐削减福利开支,卸除对社会上有需要的人提供福利服务的承担,另一方面,大联盟亦认为政府取消现时服务的入职标准和人手编制,将使市民得不到具专业水平的服务;而新资助制度赋予机构主管极大的权力去调拨资源,在缺乏监察机制下,资源用不得其所,便会进一步影响服务质素。

这些反对的理据都很有进一步探讨的价值。削减福利开支是世界性的趋势,虽然香港的福利服务远不及欧美国家,但香港福利服务的发展亦面临不少的压力,除了中方官员陈佐洱「车毁人亡」一语道出了中方不愿见到香港福利服务的改善外,香港的工商界亦贯彻始终地否定劳工阶层享受福利的权利。港英政府受两方压力下透过资助制度的改变来遏止福利的增长就容易理解了。

另一方面,政府推出「单位资助拨款」的一个重要影响,便是打破多年来在福利界存在的固定工资制。现在非政府机构员工的薪酬、职级是与公务员挂勾的,即入职后薪级会按年跳升,每一薪级的薪酬数额亦会按年调整。现在由政府资助的社会服务机构单位超过二千之数,当中任职的人数可谓不少,这固定薪级制为他们提供了一定保障。

若「单位资助拨款」真的实行,对同一职级各人的薪金、福利,机构主管有权个别决定的话,那么「同工不同酬」、「任人唯亲」、同事间恶性竞争便势所难免。当然,有人会说,在商业机构里,同事的待遇不是由机构主管按各人表现来决定的吗?这样不是某程度上调动了工作员的积极性吗?为什么放在社会服务机构里又不行呢?

商业机构与社会服务机构有一个很不同的地方,商业机构里的工作员的表现相当程度可以为其机构创造利润的能力来判断他的表现,这创造利润的能力可以用较客观的方法来量化。但在社会服务机构里,我们用什么客观的方法来量化、比较各工作员的表现呢?试想,在老人服务、家庭服务、弱智、伤残人士展能服务、学校社工、外展服务、精神病康服工作中,有什么客观、科学的方法去量度工作员的表现,从而得出一个数据,藉此计算出他应有的待遇呢?答案是没有的。因此,决定工作员实际薪酬福利的,便是完全由管理人员主观意志决定,可不要忘记,这些由管理人员主观意志决定来运用的资源,是来自香港劳动群众的。在现行制度下,劳动群众还可以获得较有固定质素的服务。可是,「单位资助拨款」制度却连这点点保证也取消。换言之,就是容许社署卸膊之余,容许各机构主管更专断地使用人民的血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