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厂,又见关厂

杨伟中(台湾)

《先驱》第38期,19966

自去年上半年以来,关厂问题又再度浮出台面,成为不少人关切的话题。其实关厂问题在台湾早就不是新闻,大规模的关厂已经持续近十年了(参见表一、表二)。直到最近由于失业率升高,九六年三月达2.24%,创九六年来的新高点,而关厂被认为是失业的主因之一,才重新引起社会的注意。这几年台湾企业界普遍发生的停工、关厂及资本外移的现象,反映了台湾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许多问题,值得我们加以密切的注视。

 

(表一)历年年工厂注销家数及关厂引发劳资争议概况

工厂注销家数

关厂争议件数

关厂争议人数

1988

3658

 

 

1989

4321

 

 

1990

7468

59

2683

1991

4873

96

2712

1992

6988

77

2154

1993

4664

79

2950

1994

6917

 

2483

资料来源:行政院劳工委员会

 

(表二)一九九五年四月至一九九六年一月因关厂歇业失业人数

年月

95.04

95.05

95.06

95.07

95.08

95.09

95.10

95.11

85.12

96.01

人数

28000

31000

30000

26000

24000

30000

32000

42000

36000

49000

资料来源:行政院主计处

 

关厂或资本外移是因为工资太高吗?

政府官员、资本家和许多自由派经济学者都不断强调资本家之所以要关厂,要将资本外移至东南亚和中国大陆,就是因为台湾工资大幅上涨所致。事实上,资本选择投资的去处是基于利润的考虑,然而影响资本家赚钱与否的因素很多,资本会外移,工资不是唯一因素,甚至未必是主要原因。

在某个阶段,某些产业(如高科技产业)的资本会移往拥有先进科技的地区以便掌握新技术,这时工资高低并非投资流向的主要考虑,掌握先进技术的地区往往也是高工资的地方。最近台湾政府鼓励一些产业前往美国投资或购并美国企业正是明证。

另外,地主国统治者推行的社会经济政策也是资本考虑的重要因素。有些国家缺乏环境保护政策或严格的药物管制措施,便是许多中心国家高污染、高毒害工业投资以及跨国药厂试验新药的乐园,这方面的例子不胜枚举,1984年造成印度玻帕尔居民2500人死亡的联合碳化物公司以及给台湾带来严重镉污染的日本企业不过是冰山一角。现在世界上区域经济集团纷纷成立,这些组织(如北美自由贸易区)往往对内开放而对缔约国以外产品设限,有的企业为开拓市场便前往投资,以避免受限,这是另外一种情形。

还有一些其它的情形,就不一一列举。事实上,官方统计数字显示,和其它国家相比,台湾工资并不高(见表三),在「亚洲四小龙」中仅略高于香港。同时,这几年来实质工资成长率逐年下降,经济成长率却还保持平稳,且超过实质工资成长率(这表示社会增加的财富被资本家瓜分了大部份)(见表四),关厂还是不断发生,可见将关厂、资本外移归咎于工资上涨上是没有什么道理的。

归根究底,只要有更大利益可图,资本就会改变投资的地点。从前台湾被视为投资乐园,这几年国际经济形势转变,台湾对资本的吸引力下降。而中国大陆改走资本主义道路,推行讨好外资的开放政策,使得在台湾的资本家找到新乐园(当然还有东南亚),才是导致关厂连连的主因。另外,台湾近年土地飙涨,许多厂区地价攀高,老板为谋取暴利,便关厂以出售或「开发」土地,这也是关厂的又一大原因。1988年新光集团的新光纺织士林厂及1993年台塑公司三峡厂、关渡厂的关厂正是典型的例子。

 

(表三)一九九四年各国制造业每小时名目薪资(以美元为单位)

台湾

韩国

新加坡

香港

日本

美国

加拿大

法国

德国

英国

5.74

6.01

6.11

5.41

23.91

12.06

*12.25

7.86

15.15

*9.30

*为九三年之数字数据来源:行政院劳工委员会

 

(表四)台湾历年实质工资成长率及经济成长率(GDP)比较

年份

1986

1987

1988

1989

1990

1991

1992

1993

1994

1995

经济成长
年成长率
GDP

11.64

12.74

7.84

8.23

5.39

7.55

6.76

6.32

6.54

6.06

非农业
实质工资
年成长率

9.36

9.26

9.37

9.56

8.8

7.11

5.51

3.84

2.39

1.83

制造业
实质工资
年成长率

7.44

8.54

10.18

10.72

9.93

6.73

4.82

4.51

2.05

1.47

资料来源:行政院劳工委员会

关厂对社会造成什么冲击?

关厂发生,首当其冲的当然是该厂的职工。关厂不只会造成劳动者一时的失业,更影响他和家人未来的生活。台湾的劳基法规定,工作年资满二十五年的工人可以领取退休金。在关厂案例中,许多年资即将届满的工人因为关厂而无法领取退休金,使得被资方遣散后生计陷困境;不少老板便是眼看属下工人年资将届,为了规避庞大的退休金,所以决定关厂。

自八十年代中以来的关厂风潮很大一部份是集中在纺织、电子、成衣等劳力密集的加工制造业,这些行业向来是低工资、长工时、劳动条件较差的部门,在这些工厂工作的工人(女工比例极高)以他们辛勤的劳动带动了台湾经济起飞,也为资本家赚取了大量的财富,如今却被迫集体离办厂,丧失工作权,他们真正是「台湾经济奇迹」下的牺牲者。

这些失业的工人除了改做小生意、摆地摊外,往往是进入一家规模更小甚至是非法的工厂工作,这些工厂的劳动条件和福利保障通常比原厂更差,老板将应付的劳保成本转嫁员工身上,也未依法提拨退休准备金,更不用说组织工会了。许多女工为了兼顾家务便退回家庭成为家庭代工,如此一来,不但更没有制度性的保障,而且由于家务工作和薪资工作结合更紧密,工作压力也更为沉重。少数能转入服务业的工人,也并不是如想象般成为光鲜亮丽的上班族,而是受雇于低薪资的工作,如低阶文员等。同时服务业工人更没有国家劳动法令的保障,至今这最基本的劳动基准法都不适用!一位历经关厂抗争的女工沉痛的说:「关厂以后没看到有人有好结果的!」

总之,因关厂失业的工人大多是被迫从一个相对来说稳定的生产部门,转入一个不稳定的、非正式的就业环境,不但更缺乏保障,同时个别化、片断化的工作型态也使得这群工人更难以组织起来争取权益,这也是目前工运必须面对的难题!

关厂问题暴露了台湾社会的本质

藉由对关厂问题的观察讨论,我们看到了台湾社会的许多问题:

一、资本家拥有无上的权力。台湾是个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尽管在政治领域上人民有形式上的民主权利,但是在与一般薪资劳动者每日生活息息相关的办公室、工厂里,资本家却拥有无上的权力,劳动者(不管你是蓝领∕白领、劳心∕劳力)绝无置喙的余地。所以关厂与否完全由资方片面决定,许多员工在关厂前两天看到工厂的布告或报纸新闻才知道消息,老板表面上的关厂原因在「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下属于商业机密,员工根本无法加以挑战。在新光纺织士林厂的案例中,员工提出「更新复工方案」,希望能既确保工作权又保证资方获利能力,该厂的副总经理却说:「经营者的策略怎能让工人左右!」充份反映了资方的心态。

二、国家对资本家任意关厂毫无制裁的能力与意愿。台湾劳动法令对于资方任意的关厂「自由」毫无约束的力量,而采取迹近全完放任的态度。对于因关厂引发的劳资争议,劳动法令只规范资方应有一定的关厂预告程序,资方遣散员工应给付遣散费,对关厂本身是否合理并不考虑。九四年底,劳委会曾宣示要在九五年初订定《关厂法》草案,到了九五年二月又改口说:「兹事体大,应从长计议」。在国家介入实际的劳资争议过程中更往往连法令的规定都不坚持,或者作有利资方的解释。这也让我们更看清楚国家的角色真如马克思所说是「资产阶级的管理委员会」!

三、国家对因关厂而失业的工人没有完整的救助措施。最初除了劳工保险条例规定年资达十五年者可续保外另无保障,后来订定了就业服务法,规定公立就业服务机构应协助再就业,不过连劳委会官员都承认成效不彰。九三年九月又公布「关厂、歇业失业劳工就业促进措施」,然而条件严苛使得三年多来竟只有八人符合申请条件!

关厂不断、失业率日高,你我该如何是好?

从当前的社会趋势看来,失业率长期持续升高并非危言耸听,关厂失业也绝不是蓝领工人和劳力密集的「专利」。相反的,不但高学历高失业率在台湾已是客观存在的事实,高科技和金融等产业在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中也随时有裁员、歇业的可能性。那些高学历、高技术的白领员工并没有坐拥金饭碗。这就需要我们(现在和未来的受雇者)拿出一套有效的办法来对抗这个趋势,反对资本家为了利润不顾大众的死活。

首先,我们应该要求国家订定《关厂法》或《大量解雇保护法》等类似的法令,对资本家关厂、迁厂予以明确而严格的限制,同时防范因企业购并、裁撤部门等原因导致大量员工失业。当然,要改变当前经济不民主的社会结构,让劳动者真正能成为社会的主人,才能根本改变资本家操控大众生活的局面。

其次,国家应开办失业保险,同时不但要强化就业服务机构,提供失业者再训练并辅导转业,必要时更应由国家兴办公营事业提供就业机会。如此一来,不但可以照顾失业者及其家人的生活,解决失业问题,减少劳动力闲置造成的浪费,也可避免受雇者工资被压至极低的水平,从而提高人民各方面生活水平。

第三,我们应该要求缩短工时且不减少薪资。今年是五一劳动节一百一十周年,当年的受雇者正是在这个节日团结要求八小时工作制,百多年来,人类社会生产力成长何止百倍,但是直到今天劳动者还处在一部份人苦于工时太长,一部份人就业不足或长期失业,这反映了资本主义制度的荒谬不合理。我们已有足够的条件要求不减少薪资的条件下缩短工时,不但让一切工作机会在所有受雇者中分配,也让劳动者能逐渐有时间学习文化,发展各方面的能力,从各种桎梏中解放出来。

要达到这些要求并非幻想,却需要所有受雇者不分行业、性别、年龄、种族、国界的团结一致争取才有实现的可能。如果有职业的工人排斥失业的工人、本地工人和外来工人相争、台湾工人和大陆及东南亚工人相争,大家分化竞争的越厉害,薪资越会不断下降,得利的绝对是资本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