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应该教政治

──从学校政治教育的原则谈起

何水

《先驱》第37期,19965

日前有廿一名教协会员,就教协反对临时立法会等三项立场,发表声明,指责张文光「为一己之私,代替全体会员心声……把教师引领至与中方对抗的局面,有损教育界平稳过渡。」由此触发了教育人士的百家争鸣。就晨早电台时事节目「九十年代」,已有多名教师,发表不同意见,并指出香港教师普遍政治冷淡,在校避谈政治的现状。很可惜,节目主持人及听众,皆没由此有所发挥,探其因由。而更使人失望的是,主持人竟然认为教师在校传播政治知识,有一定危险性,教师可能以个人的政见强加给年幼无知的学生,指出教师在校谈论政治时,尤其对学生谈论时,应以客观和中立为原则。

教师个人能「强加」政见给学生吗?

「九十年代」主持人的言论,很能代表香港教育人士的主流意见。很多人认为,教师个人的政治立场,只是他个人的事,不宜向未有足够判断能力的青少年学生传播。然而,只要人们稍为细心一点,就发觉小学的社会科,中学的经公科及课余的公民教育,都是把香港现行的政治制度、经济模式的知识,灌输给学生。假如说学校一定不可传播政治知识,为什么又能传播现行的那一套呢?只准讲现在那种港督独裁的政治体制,而不准别人讲其它政治体制,尤其不准讲民主体制,那才是不客观,才是把统治者的政见强加给学生。

有很多人都担心,由于教师在学生心目中的权威地位,教师有机会把个人政见「强加」给学生。这忧虑很值得讨论。

首先,说教师能把个人政见「强加」给学生,是太过夸大了教师个人对学生的权力,而且假定了香港的学生,生活在一个完全封闭的环境中。因为所谓「强加」,就是无论你同意不同意,我都是要你同意,或最低限度,你无法表示反对。很明显,无人敢说,现在香港中有任何一位教师会有这种权力。如果说教师能把个人政见强加给学生,除非他实行考试制度。学生最怕要考试,教师个人也许利用他的神通广大,使校方支持他的政治教育,实行计分考试。那么学生就不得不认真对待教师个人的政见,考试时不得不按照教师的愿望作答。注意,这种计分考试制度,已不是教师个人可以做到的。而且很明显,在目前的体制下,教师根本无法这样做。所以那种担心是多余的。

此外,从香港目前的信息发达程度,及言论较自由的气氛,要学生仅仅认同教师的政见,是件相当难办的事情。比如,笔者从前任教的一间「爱国」学校,校方在政治教育上,从来都是不违余力的。每逢周会,校长必定谈及中港政情形势。可惜这个校长的发言,不是《文汇》社论报导,就是大骂港英什么什么的,总之骂是紧跟中共喉舌,一于谬论当正料。当时就有不少中四、五的学生向我表示,校长的言论,颠倒黑白;笔者无奈地提议他们「左耳入,右耳出」;谁料学生的态度更妙,他们认为校长的话只在头上转转,那里入过耳。

从这些自小就接受「爱国」教育的学生的反应看,教育工作者强加的政治教育,效果是适得其反的。学生对校长言论的反应,当然不可理解为:是他们出于对某种政治问题有确切认识的结果。这里只是指出,在比较自由的社会中,即使有教师想把某种政见强加给学生,也是做不到的,除非社会的言论自由遭到扼杀。(这情况在九七之后,大有可能出现,不过这里着重针对的是教师个人能否「强加」的问题。而且教师若在这种恶劣环境下,仍发表个人政见,客观上乃是打破专制的做法。至于学生接受否也是很难预计的。)

中立与客观,是政治教育的原则吗?

另外,「九十年代」节目主持人还很明显主张,教师对学生灌输政治知识时,应以客观和中立为原则。客观地介绍不同政见,是毋容异议的原则,但要把中立也视为原则,就很值得商榷了。因为中立不一定客观,然而时下有许多人偏偏把两者等同。这根本是最大的误解。

首先,在逻辑上讲,客观等同中立,就根本否定了客观事物有正谬之分,认为一旦有确定一边的立场,就不客观。第二,在现实生活中,中立时常表现为不做事,不表态,但实际上帮助了有势力一方行事。比如,有人问教协支持不支持临时立法会,假如教协表示这问题她中立!然而中共这个恶霸偏偏要组成临时立法会,你教协这种中立,不就是帮助了中共欺压港人。所以,把客观等同中立是错误的、危险的。要教师以中立为教育政治知识的原则,就更加坏,因为只会令教师丧失了判断是非黑白的依据,这比不讲政治更加坏。

然则这里是否主张教师非有立场不可呢?倒也不是。因为暂时对某些重大的政治问题未有立场,是普遍容易出现的事情,但是绝不应因此而避免在学校谈及甚至进行政治教育。「真理越辩越明」,「集思广益」的道理告诉我们,广开言路,正是教育学生关心社会的最佳方法。因此对所有言论采取客观的态度,才是政治教育工作中,最重要和最必要的原则。

政治教育是社会的需要

环顾香港各学校,实质上并非有太多的政治教育,反而是太少了。在过去一段很长时间里,港府曾制订了禁止教师在校教授政治知识的教育则例;直至近年,因社会民间压力,才稍微修改了有关法例。再者,那些自命「爱国」的学校,所教授的政治知识,长期为中共所左右,惹人反感。这种因素,无疑是香港教师对政治教育冷淡的原因之一。但是时势于今毕竟不同了。

不准政治教育,或是只准一种的政治教育,已经不符合社会前进的潮流,更不符合大众的利益。随着九七临近,香港社会内部各项事务,都相应变更,尤其在政治制度上,在在都需要港人认识及参与。青年学生是社会未来主人翁,难道他们就可以对此无知无觉?教育学生关心社会,有政治触觉,是社会变更所需,绝不是教师个人所需。人们惧怕的,不应是学生接触了什么或多少政治思想,而是他们只有一个漠视社会的头脑。

教育工作者是教育下一代的直接媒介,他们在学校进行教育的各个科目,都是人类文明的结晶,政治思想也是这样的成果,为何不能教呢?只要是客观的,于大众有利的,不强加于人的,就不应成为禁忌。

96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