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台独≠压制台独

徐予

《先驱》第37期,19965

台湾总统李登辉自去年访美后,不少人指责他要搞台独。李登辉当然公开否认,声言争取两岸统一,反对台独。

于是,有论者指出,如果李登辉是真心反对台独,支持统一,那就请他用行动来证明,完全禁止台独活动,否则就证明他口是心非。

这种说法看似合理,但实际上却是倡导钳制人民种种自由权利的谬论。

尽管我们能说出一些台独不好的地方,但我们不能否认,在一个言论自由的社会,人们有权提出独立或其它不同的主张,除非承认这是个专制独裁的社会,人民要表达反对意见,就要被统治者压制。

既然台湾最近举行了历来第一次总统直选,要推行民主化,那就应当有更大的言论自由,容许不同意见存在。

从公认的个人自由的观点看,凡不对别人造成损害的自由,均应受保障,不论其言论是否荒谬。在戏院中虚报,大叫「火警」,应受惩罚,因这对别人造成损害。但是,社会上绝大部份言论是无损于人的。台独言论也是如此。是否接受台独,任随尊便,只要他没有用暴力强加于你,便应有提出台独的自由。

现时各种台独活动,包括集会、游行示威、出版刊物、声明,以至要求外国支持等,其实都只是意见的表达。若说台湾政府应禁止台独活动,其它政治活动它同样可以禁止。这只鼓励它更趋独裁。

人民有权自决

从民主原则看,既然国家主权在民,那么人民就应对国家实行什么政体,以致国家应否分裂等问题,不仅有言论自由,而且有最高决定权。例如捷克人民几年前投票通过分裂为捷克和斯洛伐克两国。又例如去年加拿大魁北克省全民投票决定是否从加拿大分离。这些例子都说明了,任何部份的人民都有权自决,其中自然包括要求独立。禁止台独的活动权利,就等于违反民主原则。

何况,某一地区即使独立,亦非一定完全是坏事。自古以来,各国强土并非一成不变,分分合合是常有的事。假如某地区的人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强迫合并,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只会造成反抗

和动乱。相反,假如两地人民认为合并会更好,便自然会选择或维持合并,例如东西德合并,和魁北克省维持留在加拿大联邦中。另外,欧洲各国组成欧盟,亦显示世界各国关系越来越紧密的趋势。

台独运动压不来

最终台湾会独立,还是重新正式成为中国的一部份,会受很多因素影响。但要压制台独活动,国民党在解严前干了几十年也压不来。

自国民党迁台以来,一直对台独运动加以高压。彭明敏就是六十年代被迫流亡的最有名台独份子。然而,国民党那种压制言论自由和选举自由的做法,并没有真正消灭台独。公然主张台独的言论虽然暂时压下去了,但是,党外运动却日渐通过地方选举而壮大,它那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反对长达几十年的戒严等诉求也日渐得到群众向应。要知道,党外运动虽不等于台独运动,但无可否认的是,今天绝大多数民进党领袖,早年都来自党外运动,例如许信良、施明德、张俊宏等等。明独是压下去了,暗独运动却继续强大起来,而且屡次引发动乱。最为人所知的包括「中坜事件」和「高雄事件」。

19771119日,桃园县中坜市支持许信良参选县长的万多名选民,包围中坜警察分所,抗议处理选务不公。在争执中,选民愤怒情绪激化,纵火烧毁多辆警车和电单车,并砸碎了警察局的门窗。国民党怕事态扩大,并没有追究肇事者,事件不了了之。

1979年底,美丽岛杂志社在台湾各地举办了十多次大规模的群众集会,其中包括高雄。国民党武力镇压的结果只是引发群众反抗,事后国民党在全岛逮捕党外人仕,包括黄信介、张俊宏、林义雄、施明德等等。在舆论压力下,国民党被迫进行公开审判,结果却使党外人仕有机会利用法庭去说明真相和宣传民主。结果是审判者变成被审判者。国民党完全丧失了一切道义力量,而党外人仕得到了空前的同情。这个力量对比的变化,实在是国民党在进入八十年代之后逐步进行改革的基础。蒋经国之所以最后取消戒严令,实际上,主要不是因为他发善心(虽然要承认他同蒋介石相比较为开明一点),而是客观形势迫使他非开党禁不可,否则有可能重蹈国民党在大陆的下场。

最后想一提台独运动在台湾社运扮演的角色。假如台湾真的独立,可能会带来一些恶果(《先驱》其它文章已详细述说,在此不谈),但台独运动提高了人民的政治醒觉。人民不满中共和国民党的「统一政策」,在要求独立、自决的过程中,要求解除党禁,废除实际上国民党的一党专政,探索台湾社会的出路。台独运动可说是促成台湾民主化的一种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