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破坏应归咎工业发展吗?

徐予

先驱3619963

自从工业革命至今,世界各地需要住在工业区或在其中工作的人,便要忍受由大大小小的工厂排出的污烟瘴气和噪音。在新发展的工业区,恶劣的环境使很多人的生命受到威胁。在墨西哥城,每人每日吸入的废气,相当于吸入60枝烟。

远的且不用说,我们较熟悉的国内新兴工业区亦出现许多问题。最近一些报导指出,福建省莆田、泉州、石狮及晋江一带的鞋厂,排出远超安全标准的三苯气体,已有多名鞋厂女工因而患上再生障碍性贫血甚至血癌而逝世或病发入院。单在莆田,每年就有超过2500吨三苯废气源源源不断地从74家大、中型鞋厂飘出来,50万市区居民和23万鞋厂女工正受威胁。

工业发展害多于利吗?

现代工业构成了一个危害环境、危害人类生命安全的系统。但另一方面,工业发展却使人类生活大大改进。洗衣机、热水炉等工业产品,由于是大量生产,一般价钱相当便宜,更节省了我们很多时间,提高了生活质素。现代的交通工具,使在香港这个没有甚么粮食生产地区的人可以吃到世界各地的产品。

我们现在享用的东西,绝大部份都是工业化的产物。工业发展使人类有能力生产足够的食物、衣服和房屋、令全世界的人温饱。(现在仍有十亿人要捱饿,问题在于资源被少数人垄断。)

物质生活与环保,如何取舍?

面对物质生活的丰裕与环境的破坏,人类应如何取拾?两方面是否一定矛盾?西方一些环保团体及绿党指出,现在最重要的是限制「不必要」的生产。至于其它环保运动的「正统派」,则认为大规模工业生产是造成环境破坏的主因,故作出了这样的逻辑结论:反对大规模工业生模产式,将跨国经济解体。他们要求小规模、以本土为单位的生产。他们认为「小就是美丽」(Small is beautiful)。这些环保团体的要求,能够在不大大降低人类现有的生活质素和文化水平的前提下实现吗?

在资本主义体制下,减产的情况是会出现的,那就是经济衰退时期。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大规模的失业与贫困。

至于将工业生产的规模大大缩小及本土化,并没有国家或企业实行过。但曾经长时间「闭关自守」的国家,如莫三鼻给、波尔布特统治下的柬埔寨由于得不到先进的技术和国外物资的供应,以及其它原因,经济不能发展,人民生活于贫穷线下。

另外,我们所使用的日用品,几乎每件都要集多国的人力和物资才能制成。以一个时钟为例,可能它是在瑞士设计,在台湾装嵌,表壳来自瑞典,钟的零件来自德国和英国……然后运来香港出售。

假如工业生产的规模大大缩小及本地化,人们生活的必须品(如药物)的供应也会出现问题。另一方面,假如某些工业产品,如肝炎疫苗、洗肾机等,能大量生产,价格降低,便可减少无数人的痛苦。所以大规模生产也有另一面的好处。简单抛弃大规模生产就会造成整个人类文明的倒退。

生产规模与污染

让我们回到生产规模与污染的关系上。实际上,对环境的破坏,不在于工厂的规模大小。小型工厂(或称山寨厂)一般工作环境较恶劣。个别小厂家亦多没有能力添置处理污物的设备,所以「细小不一定美丽」。而且在资本主义竞争中,他们的生存空间很少,很易被财雄势大的集团淘汰。所以那些环保团体要求缩小企业生产规模,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切实际。

相对来说,大规模的工厂就较有能力改善员工的工作环境及减少污物排放。但当然,假如有关政府没有就环境保护立法或执法,就算是大规模的工厂也不一定会安装环保设施,在发展中国家,工业污染的情况更为明显。

假如工厂企业愿意投资环保设施,便可大大减少环境污染。据报,在上文提及过的福建莆田鞋厂,两家安有空气净化器的鞋厂,安装及运行这些设备只会使每双鞋增加人民弊四分钱成本。不过,许多厂家即使利润丰厚,天天加班生产,也不愿意掏钱改善工人环境。(明报95118日)

所以,资本主义大企业不去安装环保设施,实在「是不为也,非不能也」。它之所以「不为」,是因为它们本来就不是为人民的需要而生产,而是为利润而生产,而这一点又正正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后果。在资本主义下面,各个私人企业互相竞争,而只有那些把成本压到最低的才能在竞争中胜出。这必然迫使各个企业力图把一部份本来也属于生产成本的负担转嫁给社会,由社会承担。经济学家称之为社会成本。企业排出的「三废」破坏环境;企业加强劳动强度使工人的肉体及精神健康恶化──这些「社会成本」资本家一定拚命逃避责任。任何提高环保标准的企图都会「妨碍竞争能力」。所以,现在污染问题严重,不是直接由于企业规模大小所决定,而是往往由于这种建基于盲目竞争之上的私人企业制度所决定。巨大的社会生产力成为富商巨贾的谋利工具,就难保他们不会拚命以牺牲人民的利益的方式来「保护竞争能力」。

至于从前那些「社会主义阵营」虽然并非为利润而生产,但是污染一样严重,究其原因,也是因为生产力是操在官僚而不是人民手中所致。上述两种制度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经济上不民主。为了确保生产符合大众的长远利益,就必须有一种由普罗大众掌握社会经济最高管理权的社会制度,才能够确保社会是为人民需要而生产,而不是为利润或为了「指标」而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