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权压制下的爱尔兰妇女

丹心

先驱3619963

同欧洲各国比较,爱尔兰的家庭关系是非常家长式的,充满大男人主义气味。一直到三、四十年代,家中还是男人用餐之后才轮到女人,在社交上也是两性分隔。到七十年代后期,虽然部份明显歧视女性的法律废除了,但是家庭中男权至上的情况仍旧维持着。家事中所有重大的决策都由男性家长作出,妻子不能改变。连家中年纪最小的儿子,都受到母亲和姊妹尊敬。

妇女地位的低下,明显影响了妇女就业的机会。虽然现在已经废除了禁止已婚女子出外就业的法律,但是妻子能否出外工作还是决定于丈夫是否容许她。同时,种种因素致使爱尔兰的生育率是西欧最高的,在1980年平均每个家庭有3.3个孩子,所以已婚妇女很难就业。加上并没有弹性上班时间和外发工作,结果爱尔兰已婚妇女参与社会生产的比率在欧洲共同体之中是最低的,尤其是25-64岁之间的妇女,连新加坡都比不上。

爱尔兰女性的法律地位

1937年的爱尔兰宪法规定,家庭是社会的核心组织,女子属于家庭,母亲不应出外工作,丈夫是一家之主。根据这个原则,30年代曾制定法令禁止已婚妇女当教师,1956年又禁止她们在各政府部门工作。60年代又规定,任何受雇于工业、银行及半政府机构的文职女性,一旦结婚都要辞职。跟着,私营企业也仿效这种制度。虽然在各妇女团体力争之下,这些法律在1976-77年间逐渐废除,但是妇女就业的障碍还是很多。

虽然宪法规定妇女的位置是在家庭中,但是法律并不保障妇女对家庭住宅的所有权。根据1957年颁布的法律,虽然妇女可以拥有房产,但是家庭的住屋仍由丈夫单独拥有,他可以不经妻子同意而任意处置那房屋。1976年,在妇女压力下,这个法律有所改变:丈夫必须得到妻子同意才可出售共同居住的房屋,但是仍不保障妻子对住屋的部份所有权。

如果妻子被丈夫遗弃,也极难获得社会福利援助。

在爱尔兰,堕胎是非法的,避孕用品也很难得到。直到七十年代末,有关避孕用品的宣传、广告、输入和售卖都是非法。全国只有六所家计会诊所,其中三所在首都。1979年以后,避孕用品可以合法售卖了,但只许根据医生处方,卖给需要节育的已婚者。

一直到前几天,经过全民表决之后,爱尔兰人才获得离婚的自由。以前宪法一直禁止离婚,仅有的例外是经过诉讼,由法庭宣告婚姻无效。而这只能是根据三种理由之一,就是通奸、残酷虐待或实际已经分居。前两种理由的诉讼费用昂贵惊人,而且很费时。根据第三种理由的诉讼一旦成功,双方都不许再结婚。

如果夫妻感情破裂,互相冲突,丈夫滥用权威,妻子简直得不到法律的保护。七十年代以前不用说,即使到70年代末,经过改革后,妻子最多也只能取得法令禁止丈夫回家三个月。但如果丈夫不遵禁令,警方也不能逮捕他。至于婚内性虐待,丈夫强奸妻子,不用说,更不会受到法律制裁了。因为在传统观念中,结婚就让丈夫取得性事上使用妻子的权利,他爱怎样使用都可以。

迫使爱尔兰妇女继续处于低下地位的因素包括许多方面,既有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又有多方面的法律和政府政策。妇女想改变这种地位,还须从事多方面的奋斗。

九五年十二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