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就业机会,有何良策?

试谈政府兴办公营事业

岚山

《先驱》第35期,199512

政府不久前公布的八至十月临时失业率,又创十一年新高,上升至3.6%。其中销售、饮食及运输业的失业人数持续上升。

不少人士,包括工商各界,提出各式各样的意见解决现在严重的失业问题,例如停止输入外劳、减税以剌激投资。但从各方面的数据看,这些建议都不能有效地解决失业问题。(本期《先驱》另有文章讨论这些建议,在此不作详谈。)

在芸芸建议中,似乎看不到有人提出由政府兴办公营事业来提供就业机会。

政府有能力兴办公营事业吗?

政府现在有千多亿的盈余(九七后连同土地基金便会有三千多亿盈余),四千多亿的外汇储备,就算只用少部份来兴办公营事业,便可提供大量就业机会。举个例:假如政府能提供五万个职位,以平均每人每月9000元薪金(接近工资中位数)计算,政府每年约需支付54亿。若薪金占新办公营事业开支的七成,另外三成是设施及行政费用,则政府每年约只需支付77亿。相对于港府现时的盈余和财政状况,这只是很小的数目。况且,这些投资不但可以改善普罗大众的生活质素,某些项目更可有实质的回报。

政府可兴办什么公营事业?

政府可兴办的事业多不胜数,从福利事业到「费用由使用者自负」的服务及商业性服务均可。

福利事业包括教育、医疗、托儿、老弱伤残服务等。政府现在虽然有提供这些福利服务,但在很多方面都远远不足够或质素欠佳。以教育为例,中小学平均每班有三十多四十个学生,教师连管理秩序也成问题,更遑论要因材施教。减少每班学生人数是当前教育最逼切的工作之一。朝这方向走就意味着要增加教师数目。现在大专学生数目日多,找工作越来越困难,却正好配合这方面的发展。

另外,现在很多失业者(其中很大部份是中年妇女),只要接受过基本训练,从事托儿、护老等工作是没有问题的。

另一类政府可兴办的事业是既非福利性质,但亦不是牟利的事业。这类事业的服务对象人数可能很庞大,例如为一般家庭提供服务的家务助理队、小区厨房或饭堂等。所需的经营费用可以由使用者自己负担。

现在有十多万外藉家庭佣工在港工作,证明本港家庭对家务助理有逼切的需要。其实很多没有孩子的小家庭,根本不需要住宿女佣,(而且也没有地方给女佣住宿)。他们最需要的是有人帮忙每星期做几小时的清洁工作,和解决买菜煮饭的烦恼。

近年已有一些私营公司提供家庭清洁服务,另外亦有些公司出售已洗切的套餐菜,但这类服务并不普及和廉宜。另一方面,现时失业大军中大多数是三、四十岁以上的非技术性劳工,家庭清洁及食物加工工作对他们来说,应不难掌握。

政府若承担这方面的服务,所需投资不会很大,而相信亦可在很短期之内提供大量就业机会,也可减少本港对外藉佣工的依赖。

第三类政府可兴办的事业是提供商业性服务,这些服务是可以有盈利的,如废物回收、速递、运输,另外亦可承办装修、建筑,以致研制环保产品等。以政府现有的资源,若得到各政府部门的配合,再加上灵活的经营手法,有盈利的公营企业是绝对可以发展的,所得的利润,便可用来资助福利事业的发展。

政府兴办公营事业还有什么好处?

政府若要改善这些福利事业,虽然要投放很多资源,但长远来说,可改善整体市民的生活质素。以教育投资为例,人的教育质素提高,生产力亦可提高。(另外,充足的托儿、护老等服务,可让妇女从家庭释放出来,从事其它生产力更高的工作。假如劳动力已相当充裕时,就应削减人均工时。现在香港是世界上人均工时最高的地区之一!)

假若政府大力兴办公营事业,假若经营得当,不但可提供大量就业机会,解决失业问题,减少劳动力闲置所造成的整体人力资源浪费,同时亦不会出现工人工资被压至低得可怜的情况,更可从多方面提高市民的生活质素。

以上有关政府兴办公营事业来提供就业机会的建议,只是很初步的想法。在实际推行时,当然会遇到很多具体问题需要探讨和解决。

但有一个根本的问题,就是怎样逼使这个夕阳殖民地政府认认真真去解决民间疾苦。

讽剌的是,在现时整体社会福利服务严重缺乏,而福利开支又远低于政府所能负担的水平,中英联合联络小组过渡期预算案专家小组中方组长陈佐洱却猛烈批评港府近年的福利开支增长过速,俨如一辆载着六百万市民的「超一流高速快车」,最终只落得「车毁人亡」的下场,令香港市民受害。

从中共的言论看来,他们要香港的普罗大众生活在贫富越来越悬殊的社会,继续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香港市民未来要争取生活得到保障和改善,得花更大的气力了!!

199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