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外劳当作代罪羔羊

廖化

《先驱》第35期,199512

一直以来,各大劳工团体都把停止输入外劳当作是解决失业的最重要办法。这当然是极度夸大的说法。输入的外劳,按照最宽松的讲法,也不过23万人。而香港的失业及半失业人数近二十万。即使全部停止输入外劳,也不会腾出足够的就业机会给失业者。

有人反驳说:「你们不能只计算正式输入的外劳。要知道香港有为数卅万的黑市外劳。正是他们抢了本地工人的饭碗。」香港一些工会就是据此而大搞「举报黑工」的活动的。

首先要指出,卅万之说不过是瞎猜,谁也拿不出证据。退一步说,即使此说成立,也不表示应当把外劳当作是本地失业增加的根本原因。问题的关键不仅不在于劳动力的供给,而且更在于就业机会是增是减。大家知道,香港人口有很多本来就是从大陆逃难来港的难民。五十年初、六十年代初以及八十年代香港结束抵垒政策以前,都有过大批难民来港。但是由于香港工业化促成的经济起飞,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没有造成长期失业。从1971年至1981年,由于大量移民涌入,劳动人口每年平均增加4.5%,(人口的自然增长一直很低,约1.5%而已),但由于经济增长,工业发展,所以能够吸纳大批新移民。反之,从19811991年,劳动人口每年平均只增加1.5%(由于取消了抵垒政策,大陆移民减少),比七十年代已经低了许多,然而,却反而存在大量失业。可见,问题的核心在于经济发展的方向是否能提供足够就业机会,而不是外劳。

过去几十年,哪一年出现比较严重的失业,往往都是由于周期性经济衰退引起。现在则是除了经济放缓之外,还因为所谓「经济转型」──工业资本大批北移,出现了非工业化的现象。这才是很多工友失业的主要原因。

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由政府出面,一方面设立失业救济金及起码工资制,另一方面由政府兴办公营事业来提供就业机会。

不少政团及工会都提出政府扶助工业发展。所谓扶助,就是用种种税务优惠、资助、土地优惠等去吸引工业资本留港发展。我们反对这个主张。如果政府的优惠不太多,其为资本家所带来的利润始终高不过在大陆或其它低成本地区的利润率,那就很难真正留住他们。反之,如果政府优惠很多,足以让他们赚取比其它低成本区更高的利润,那当然较有可能留住他们,但是,如果真是这样,普罗大众就要质问政府了:为什么要用大批公帑津贴一小撮工业资本家?为什么他们可享有特权?如果真要提供就业机会,为什么不直接由政府兴办公营事业?其实,这种要求是纯粹有利工商界的要求。那些号称代表普罗大众的团体竟然提出一些让资本家不劳而发的要求,另一方面却把外劳当作代罪羔羊,请问,这些政团究竟站在谁的立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