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高爾夫球場 禍及新界居民

 

《先驅》第34期,19959

把南生圍一帶的魚塘改建為哥爾夫球場,將會令原本已極嚴重的新界水浸問題進一步惡化,嚴重威脅新界鄉間居民生命的安全。

新界西北一帶的魚塘及農地,近年來屢被非法改建為貨櫃場,魚塘及農地被填平和加高地基,令到仍然保留的農地突然變成盆谷。每逢雨季一到,農地迅速被洪水淹沒,農民每每要為生存而拚死逃命。

我們和一位南生圍的漁民討論過水浸的問題,她說:「去年夏天下大雨的時候,我見洪水由對面那填高了的貨櫃場一湧而下,不消多久,洪水已經高過魚塘,後來還把我們的屋子浸了一半。」從上面那一位居民口中,我們得知把魚塘填平及加高地基,將會嚴重危及附近居民的生命安全。

同樣地,興建南生圍哥爾夫球場需要大規模地把魚塘填平及加高,令保留下來的魚塘變為谷地,這將會把新界水浸問題導致萬劫不復的惡果。我們須知魚塘本身在雨季時有吸水作用,能減低洪水泛濫的機會,因此我們就更應反對南生圍哥爾夫球場的興建,不要為有錢人奢侈的生活享受而賠上附近居民的生命!更不要為了地產發展商的利益而犧牲我們美好的大自然!

除了水浸外,哥爾夫球場使用大量的農藥亦會禍及附近居的養魚生計。哥爾夫球場必須使用大量的農藥來使球場單一的(非本地的)草種經常維持綠油油一片,大量的農藥因此會污染水源和地下水,滲進附近的魚塘,魚民辛辛苦苦飼養的魚群極可能因此中毒,招致嚴重的損失。在南生圍一帶的魚民必須提防此患,堅決反對哥爾夫球場的興建。

農藥不單滲進水源,還會停留在空氣中對居民構成危險,住在哥爾夫球場附近的居民無可避免地長期吸入這些有害的農藥,勢必造成嚴重的健康問題。所以,居住在哥爾夫球場附近的居民,必須為寶貴的生命而戰,勇敢地站出來反對興建哥爾夫球場!

「香港是個天堂」──這句話對資本家來說萬分正確,但對於廣大打工仔來說,卻恐怕是一個笑話。近期本港高爾夫球場熱漸起,正好反映此點。

一直以來,香港的打工仔在金錢上受盡老闆階級剝削──工資增長被長期壓抑、小市民為租屋供樓將大部份的血汗錢拱手奉送給投機炒家和壟斷地產商。時至今日,連價值難以估計,本屬全體市民共享的公有財產──優美動人,可令我們舒展身心、減輕生活壓力的郊野景色──也慢慢被一小撮上層有產者壟斷獨享,我們的生活質素因此也受剝削。供富豪享受人生及為地產商帶來鴻利的高級住宅屋村建了一座又一座;供市民大眾遊玩散心的風景區卻少了一個又一個,或至少是不斷受到破壞。下面將提到的滘西洲與南生圍高爾夫球場固然是明顯例子;為大潭郊野公園的美景劃上疤痕的陽明山莊,將烏溪沙康樂營重重包圍,使其上空的黑夜星宿變成萬家燈火的雅典居…亦同樣令人慘不忍睹。

最粗暴地將公有鄉郊景色強行獨佔並私有化的當然要數高爾夫球場的興建。高球運動因其需要大量優質土地的本質注定只能是有錢人的專利。這在地少人多的香港更為突顯。在本港,要成高球場會員,便須付得起數以十萬元的入會費及年費。與此同時,高球會經營球場可得鉅額利潤,但經營的最大代價──對美好河川的破壞,卻要為每個市民付上。說到底,高爾夫球只是一種有錢人圈地自玩,對大眾有害無利的霸道運動。

就以正在興建的西貢滘西洲高球場為例。那裡原本是青少年團體舉行野外定向的活動、市民郊遊遠足的熱門地點,也有不少具考古價值的古老村落。如今政府批出滘西洲供賽馬會拓為有中上階層之高球勝地,實是對公眾利益的出賣。

現在恆基兆業力爭興建的南生圍高球場之例子更為突出。這是因為該高球場興建後,受到破壞的將不單是當地漁塘的迷人景色,就連現在唯一能為市民提供親身認識野生雀鳥機會的米埔野生生物保護區也必難途厄運:那裡的生態環境將會被球場通過水和空氣散出的有毒農藥損壞(雖然恆基多番保證會改用「綜合治蟲法」而減少使用農藥,但這在外國鮮有先例,故疑點極大),終致雀鳥減少,此一難得的公眾教育「學校」就此失色。

雖說有錢人有權享有較其他人優裕的生活(?),但這也絕不能以公眾利益為代價。對於生活繁忙、工作壓力巨大的香港打工仔來說,本港漸減少的自然景區是極寶貴的公共資源,現在她們正被一小撮自私特權者壟斷獨佔,甚至肆無忌憚地破壞,我們豈能坐視不理?

假如你拿起港府的城市規劃圖則,你會發現在南生圍一帶的用地規劃與發展商的發展規劃配合得天依無縫(見附圖),真的令人懷疑官商之間是否有利益的勾結。南生圍一帶的漁塘被政府不規則地分成兩帶,一帶為住宅及娛樂用地。而住宅及娛樂用地的邊界竟然與私人發展商擁有的土地的邊界一模一樣,而餘下來的政府地則劃為保護用地,這真的令人疑惑政府是否一早為南生圍哥爾夫球場的興建亮了綠燈?(可參考熊永達等著,“Land Use and Environmental Quality in Northwest New Territories”,香港:長春社,1994

再者,如果政府有心保護南生圍一帶的自然環境,根本就不會這麼馬虎地在保護用地的中心容許住宅及娛樂用途的任何興建工程。由此可見,政府根本沒決心保護南生圍的自然環境!

除了官商之間在南生圍事件上有微妙的關係外,發展商與環保團體之間的關係亦耐人尋味。正當香港各環保團體已如火如荼地大力反對恆基在南生圍興建哥爾夫球場時,恆基提出把甩洲劃為環境保護區,然後交由世界野生生物基金會管理。突然間,世界野生生物基金會反對興建哥爾夫球場的聲音減弱了。這結果不禁令人思索一下以甩洲保護區來交換環保團體對發展商計劃的默許,這是否另一種形式的貪污?眾所週知,香港環保團體正處於萌芽的階段,極須大量的金錢來拓展團體的發展,這會否給財雄勢大的地產發展商有機會籍此與環保團體進行貪污和不道德的交易,令嚴重破壞環境的發展計劃得以繼續呢?發展商不只接觸世界野生生物基金會,還會接觸其他環保團體例如長春社、地球之友、綠色力量等,這些環保團體的幹事必須明辨是非,提高警惕,慎防出賣小市民的生活權益和環境權利。而一般小市民必須加強監察,積極行動,捍衛本身的環境權利!國際知名的米埔,是華南區內第六大濕地,位於新界西北面,有香港唯一尚存的基圍,有紅樹林和漁塘。

附近的發展計劃,所帶來的環境破壞如下:

1)濕地是多種野生生物覓食、棲息、繁殖、過冬的地方。濕地減少,分隔或建築物林立會引致物種數目下降,生態失衡。

2)每年途經或居於米埔的鳥類,不少瀕臨絕種的如黑險琵鷺將更受威脅。

3)砍伐樹木、剷除地上植物會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壞。

4)濕地植物及土壤內的微生物可以把水中污染物分解或除去,沒有濕地淨化水流的功能,后海灣水質更趨惡劣。

5)工程改變河道,破壞水資源、灌溉系統,再加上哥爾夫球場耗水量之巨(平均每日三千噸),勢必加重缺水危機。地下水的耗用更會造成土地下陷。

6)隨著保存水份的沼澤地、漁塘的消失,土壤結構的破壞,哥爾夫球場這種「綠色三合土」或「綠色沙漠」會引致水土流失。水之滲透能力下降至原來的十分之一,水浸情況會更嚴重。漁業受影響。

7)天水圍的發展已令漁塘數目減少,南生圍及附近的發展將令覓食的鳥密集於更少的漁塘內,加重環境負擔,亦影響漁獲。

8)哥爾夫球場內,農藥的使用會污染水源,引起紅潮;化學品的重金屬更會污染海產,導致市民食物中毒,一如霍亂事件,海鮮業會受嚴重打擊。

9)農藥會增加哥爾夫球場員工患癌病的機會,居住在附近的人亦不能倖免。農藥會污染空氣,九一年在日本就有幾百人因長期吸入農藥而重傷入院;不少人患上氣喘、濕疹等病("AMPO Japan-Asia Quarterly", Vol.22, No.4.)。

10)新界西北九個具科學價值用地將受威脅,影響數以萬計的學生和觀鳥人士。這種「發展」只能令「發」展商「發」達,無論是漁民、居民、學生、市民大眾、動物、植物都是輸家。

 


環保特輯

《先驅》第34期,19959

編者按:

由一群大專學生組成,以創造群眾的、批判的新香港綠色活動為宗旨的「環境前線」,大異於香港現在「溫和」的環保團體。他們出版的《環境前線》揭露大財團為牟暴利,破壞環境的真相,鼓吹民眾起來為保護居住環境而戰。今期本刊特地轉載《環境前線》953月版四篇文章,以供讀者參考。標題略有改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