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高尔夫球场 祸及新界居民

 

《先驱》第34期,19959

把南生围一带的鱼塘改建为哥尔夫球场,将会令原本已极严重的新界水浸问题进一步恶化,严重威胁新界乡间居民生命的安全。

新界西北一带的鱼塘及农地,近年来屡被非法改建为货柜场,鱼塘及农地被填平和加高地基,令到仍然保留的农地突然变成盆谷。每逢雨季一到,农地迅速被洪水淹没,农民每每要为生存而拚死逃命。

我们和一位南生围的渔民讨论过水浸的问题,她说:「去年夏天下大雨的时候,我见洪水由对面那填高了的货柜场一涌而下,不消多久,洪水已经高过鱼塘,后来还把我们的屋子浸了一半。」从上面那一位居民口中,我们得知把鱼塘填平及加高地基,将会严重危及附近居民的生命安全。

同样地,兴建南生围哥尔夫球场需要大规模地把鱼塘填平及加高,令保留下来的鱼塘变为谷地,这将会把新界水浸问题导致万劫不复的恶果。我们须知鱼塘本身在雨季时有吸水作用,能减低洪水泛滥的机会,因此我们就更应反对南生围哥尔夫球场的兴建,不要为有钱人奢侈的生活享受而赔上附近居民的生命!更不要为了地产发展商的利益而牺牲我们美好的大自然!

除了水浸外,哥尔夫球场使用大量的农药亦会祸及附近居的养鱼生计。哥尔夫球场必须使用大量的农药来使球场单一的(非本地的)草种经常维持绿油油一片,大量的农药因此会污染水源和地下水,渗进附近的鱼塘,鱼民辛辛苦苦饲养的鱼群极可能因此中毒,招致严重的损失。在南生围一带的鱼民必须提防此患,坚决反对哥尔夫球场的兴建。

农药不单渗进水源,还会停留在空气中对居民构成危险,住在哥尔夫球场附近的居民无可避免地长期吸入这些有害的农药,势必造成严重的健康问题。所以,居住在哥尔夫球场附近的居民,必须为宝贵的生命而战,勇敢地站出来反对兴建哥尔夫球场!

「香港是个天堂」──这句话对资本家来说万分正确,但对于广大打工仔来说,却恐怕是一个笑话。近期本港高尔夫球场热渐起,正好反映此点。

一直以来,香港的打工仔在金钱上受尽老板阶级剥削──工资增长被长期压抑、小市民为租屋供楼将大部份的血汗钱拱手奉送给投机炒家和垄断地产商。时至今日,连价值难以估计,本属全体市民共享的公有财产──优美动人,可令我们舒展身心、减轻生活压力的郊野景色──也慢慢被一小撮上层有产者垄断独享,我们的生活质素因此也受剥削。供富豪享受人生及为地产商带来鸿利的高级住宅屋村建了一座又一座;供市民大众游玩散心的风景区却少了一个又一个,或至少是不断受到破坏。下面将提到的滘西洲与南生围高尔夫球场固然是明显例子;为大潭郊野公园的美景划上疤痕的阳明山庄,将乌溪沙康乐营重重包围,使其上空的黑夜星宿变成万家灯火的雅典居…亦同样令人惨不忍睹。

最粗暴地将公有乡郊景色强行独占并私有化的当然要数高尔夫球场的兴建。高球运动因其需要大量优质土地的本质注定只能是有钱人的专利。这在地少人多的香港更为突显。在本港,要成高球场会员,便须付得起数以十万元的入会费及年费。与此同时,高球会经营球场可得巨额利润,但经营的最大代价──对美好河川的破坏,却要为每个市民付上。说到底,高尔夫球只是一种有钱人圈地自玩,对大众有害无利的霸道运动。

就以正在兴建的西贡滘西洲高球场为例。那里原本是青少年团体举行野外定向的活动、市民郊游远足的热门地点,也有不少具考古价值的古老村落。如今政府批出滘西洲供赛马会拓为有中上阶层之高球胜地,实是对公众利益的出卖。

现在恒基兆业力争兴建的南生围高球场之例子更为突出。这是因为该高球场兴建后,受到破坏的将不单是当地渔塘的迷人景色,就连现在唯一能为市民提供亲身认识野生雀鸟机会的米埔野生生物保护区也必难途厄运:那里的生态环境将会被球场通过水和空气散出的有毒农药损坏(虽然恒基多番保证会改用「综合治虫法」而减少使用农药,但这在外国鲜有先例,故疑点极大),终致雀鸟减少,此一难得的公众教育「学校」就此失色。

虽说有钱人有权享有较其它人优裕的生活(?),但这也绝不能以公众利益为代价。对于生活繁忙、工作压力巨大的香港打工仔来说,本港渐减少的自然景区是极宝贵的公共资源,现在她们正被一小撮自私特权者垄断独占,甚至肆无忌惮地破坏,我们岂能坐视不理?

假如你拿起港府的城市规划图则,你会发现在南生围一带的用地规划与发展商的发展规划配合得天依无缝(见附图),真的令人怀疑官商之间是否有利益的勾结。南生围一带的渔塘被政府不规则地分成两带,一带为住宅及娱乐用地。而住宅及娱乐用地的边界竟然与私人发展商拥有的土地的边界一模一样,而余下来的政府地则划为保护用地,这真的令人疑惑政府是否一早为南生围哥尔夫球场的兴建亮了绿灯?(可参考熊永达等着,“Land Use and Environmental Quality in Northwest New Territories”,香港:长春社,1994

再者,如果政府有心保护南生围一带的自然环境,根本就不会这么马虎地在保护用地的中心容许住宅及娱乐用途的任何兴建工程。由此可见,政府根本没决心保护南生围的自然环境!

除了官商之间在南生围事件上有微妙的关系外,发展商与环保团体之间的关系亦耐人寻味。正当香港各环保团体已如火如荼地大力反对恒基在南生围兴建哥尔夫球场时,恒基提出把甩洲划为环境保护区,然后交由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管理。突然间,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反对兴建哥尔夫球场的声音减弱了。这结果不禁令人思索一下以甩洲保护区来交换环保团体对发展商计划的默许,这是否另一种形式的贪污?众所周知,香港环保团体正处于萌芽的阶段,极须大量的金钱来拓展团体的发展,这会否给财雄势大的地产发展商有机会籍此与环保团体进行贪污和不道德的交易,令严重破坏环境的发展计划得以继续呢?发展商不只接触世界野生生物基金会,还会接触其它环保团体例如长春社、地球之友、绿色力量等,这些环保团体的干事必须明辨是非,提高警惕,慎防出卖小市民的生活权益和环境权利。而一般小市民必须加强监察,积极行动,捍卫本身的环境权利!国际知名的米埔,是华南区内第六大湿地,位于新界西北面,有香港唯一尚存的基围,有红树林和渔塘。

附近的发展计划,所带来的环境破坏如下:

1)湿地是多种野生生物觅食、栖息、繁殖、过冬的地方。湿地减少,分隔或建筑物林立会引致物种数目下降,生态失衡。

2)每年途经或居于米埔的鸟类,不少濒临绝种的如黑险琵鹭将更受威胁。

3)砍伐树木、铲除地上植物会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坏。

4)湿地植物及土壤内的微生物可以把水中污染物分解或除去,没有湿地净化水流的功能,后海湾水质更趋恶劣。

5)工程改变河道,破坏水资源、灌溉系统,再加上哥尔夫球场耗水量之巨(平均每日三千吨),势必加重缺水危机。地下水的耗用更会造成土地下陷。

6)随着保存水份的沼泽地、渔塘的消失,土壤结构的破坏,哥尔夫球场这种「绿色三合土」或「绿色沙漠」会引致水土流失。水之渗透能力下降至原来的十分之一,水浸情况会更严重。渔业受影响。

7)天水围的发展已令渔塘数目减少,南生围及附近的发展将令觅食的鸟密集于更少的渔塘内,加重环境负担,亦影响渔获。

8)哥尔夫球场内,农药的使用会污染水源,引起红潮;化学品的重金属更会污染海产,导致市民食物中毒,一如霍乱事件,海鲜业会受严重打击。

9)农药会增加哥尔夫球场员工患癌病的机会,居住在附近的人亦不能幸免。农药会污染空气,九一年在日本就有几百人因长期吸入农药而重伤入院;不少人患上气喘、湿疹等病("AMPO Japan-Asia Quarterly", Vol.22, No.4.)。

10)新界西北九个具科学价值用地将受威胁,影响数以万计的学生和观鸟人士。这种「发展」只能令「发」展商「发」达,无论是渔民、居民、学生、市民大众、动物、植物都是输家。

 


环保特辑

《先驱》第34期,19959

编者按:

由一群大专学生组成,以创造群众的、批判的新香港绿色活动为宗旨的「环境前线」,大异于香港现在「温和」的环保团体。他们出版的《环境前线》揭露大财团为牟暴利,破坏环境的真相,鼓吹民众起来为保护居住环境而战。今期本刊特地转载《环境前线》953月版四篇文章,以供读者参考。标题略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