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核試,消除核武!

嵐山

《先驅》第34期,19959

自從六月十四日法國總統宣佈在九月開始,在南太平洋穆魯羅瓦環礁恢復核試後,各地抗議的消息不絕於傳媒。就連挪威球迷觀看法國對挪威的足球賽時,亦要舉起抗議標語。

世界各地的抗議活動在八月六日進入了高潮,人們藉著紀念原爆五十週年的日子,抗議法國恢復核試。在澳洲,有近三萬人上街示威;在廣島,更有十萬人出席紀念儀式。為什麼遠在南太平洋一個渺無人的荒島上的核試,會引起那麼大的抗議浪潮?核試會對人類造成什麼影響?

核武的可惡

五十年前投擲在日本的兩枚原子彈令廣島、長崎超過三十萬平民在極短時間內無辜死去(沒有理由要他們為軍國主義者負責)。至今,當地仍有很多人因受核輻射的影響罹患癌症、畸型,而這些毛病有可能遺傳後代。日本這兩個城市,見證了核武可怖、殘酷的威力。

雖然人類還沒有在戰爭中使用第三枚原子彈,但地球上五萬件核武器,一天沒有消滅,一天仍會對人類的生存造成莫大的威脅。法國要恢復核試,意味著更多核武器的出現。

核武就算是由較民主的國家控制,也難保他們不被利用來殺害平民百姓。二次大戰時美國向日本投下原子彈便是個好例子。況且,很多核武或核原料被販賣、偷運到獨裁統治者手上。杯就是製造核武的主要原料。的毒性極強,一克杯就可殺死二十萬人。杯在自然界是沒有的,是人造的。美國是杯的主要生產國,但已有幾千公斤的杯失了,不知去向,而八公斤的杯便可製造一核彈。

核輻射對健康的危害

核武在生產及試驗的過程中,會產生大量輻射、危害人們的健康及破壞環境。七月尾法國政府安排一批記者到南太平洋的核試場參觀。由於沒有看到任何報導,所以不知記者們參觀所見所聞,但從明信片看去,進行過兩百次核試的穆魯羅瓦環礁,仍然是碧海藍天,風光明媚。這毫不出奇,因為核輻射是肉眼看不見的。

根據聯合國估計,歷來有十五萬人直接因太平洋核試而死亡或頻臨死亡。

雖然在穆魯羅瓦環礁已進行了74次空中核試及131次地下核試,但法國堅稱那兒的輻射量比巴黎的還要低。可是,為什麼自1966年核試開始後,法國一直不肯公開有關的醫療及核輻射報告?

假如核試的危險真的那麼低,為什麼法國不在其歐洲本土做試驗,而要花費巨資,老遠走到「人家的後院」去試驗呢?

南太平洋居民所受的危害

雖然法國政府希望隱瞞事實,但事實卻擺在眼前:居住在核試場鄰近島嶼的土著,癌病患者、流產、畸型嬰兒的數目增加了。

當地一名Maohi土著婦女Toimata,她的丈夫就是在穆魯羅瓦工作的。她的第三名孩子出生後兩星期便死了。那孩子的皮膚一被觸動,便會脫落。她的第四名孩子死時只有兩個月大,他經常腹瀉。當腹瀉停止後,他的身體變得僵硬如木……Toimata因為法國核試而喪失了六個孩子。外國很多反核、環保團體提出「救救孩子,反對核試」的口號,就是因為兒童較易受核輻射的影響及病變會禍延後代,而核癈料會繼續產生輻射,讓我們的子子孫孫「享用」。

除了核試場所屬的波利尼西亞群島外,其他多個南太平洋群島及地區亦發現癌病患率上升。

然而,核試對那兒一帶的最直接影響是使當地居民患上Ciguatera。患者會嘔吐、腹瀉、體質差、流產、早產及新生嬰兒出現神經性毛病等。這病可以致命。

波利尼西亞人的主糧是較大條的魚,(魚體內累積的輻射較多)這使他們患Ciguatera的比率,五倍高於整個太平洋地區。在最接近核試場而有人聚居的環礁Mangareva528名居民中,差不多全都患上Ciguatera。而每年新生嬰兒的死亡率是六分之一!現在,島民要靠罐頭維生,或駕小艇到25公里外的另一個環礁打魚。

核輻射怎樣泄漏出來?

法國一直宣稱地下核試很安全。核試在珊瑚礁下6001200米深的管道內進行,為什麼輻射仍會泄漏出來呢?

核爆時會製造高溫的火球,使十萬噸石頭熔化,使環礁的結構改組。據說那兒在水面下就有一條長1公里,闊3060厘米的裂縫。另外,珊瑚礁的結構疏鬆,更易漏出輻射。在距離穆魯羅瓦19.4公里的海域,已探測到低量度的幅射。有科學家指出,環礁可能在三十至一百年內解體,假若真的如此,當地居民便會暴露在更高的輻射中。另一方面,環礁在19751981年間,已下沈了1.5米。在地下核試前,環礁最高點的海拔只有3米!

核試與殖民主義

法國可以跑到老遠的南太平洋那片人間少有的淨土進行核試,是因為他們在那裡擁有殖民地。1843年,500名法國武裝士兵,以「帶來文明與和平及保護土著」的名義,在波里尼西亞的塔希提(大溪地)捉了當地女皇,插上了紅白藍三色旗,開始了法國的殖民統治。

殖民統治的暴行沒有因為「文明進步」而退色。法國在那兒核試就是最佳的照妖鏡。所以當地土著在多年來反對核試的運動中,同時要求獨立,因為他們知道,若不結束殖民統治,是難以阻止核試的。他們多次要求在核試及獨立問題上進行全民投票,但法國政府堅決拒絕。

法國政府聲稱當地人不想獨立,但為什麼他們不肯進行全民投票來證明自己的說法?國際上支持反核試的人士,亦應支持土著提出獨立的要求。另外,各地團體,包括香港的環保團體,應盡力作出種種行動,向法國政府施加壓力,立即停止核試計劃。

反對中國進行核試

在法國宣佈恢復核試前一個月,中國進行了近六年來的第八次核試,並在八月中進行了第九次,及在明年底以前進行四、五次核試。雖然核試是在新疆羅布泊那片荒漠地下進行,但據一些資料披露,核輻射對於試驗場的工作人員、家屬及鄰近城鎮居民造成很大危害。但由於中共對消息封鎖,外間所知極少,使人們難以監察。

八月十五日,數名綠色和平的成員在天安門廣場抗議中國核試,頓時被拘捕及要逮解出境。中共這樣的做法又一次暴露出它的橫蠻專制。在這樣獨裁的政權下,我們難以指望中共會在核試時顧及人民的生命安全。

日前一些本港環保團體就中國核試接受了報章訪問(新報818日)。其中長春社的發言人指出:「在反對中國核試的問題上,香港的情況較為敏感,很容易被指為干涉中國內政,最重要的,是有關行動能否達到目的,即是能否影響有關決定,以及影響程度有多大。」

香港與大陸一向息息相關,又即將回歸成為中國的一部份,而絕大部份香港人都是中國人。若說香港人抗議中國核試,是干涉中國內政,那真是天大的笑話。香港人多年來捐款往大陸救災,那又是否干涉中國內政呢?試問,澳洲、紐西蘭政府抗議法國核試,有誰指責他們干涉別國內政?相信只有極端專制的政權,才會利用這借口來拒絕別人的批評。環保團體沒有理由怕被指為「干涉內政」而不作抗爭行動。

另一個體團地球之友則表示「希望藉著與中國方面的交流進行游說,講述核子武器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大陸有那麼多科研專材,怎會不知道核武的害處,而要費香港人的唇舌去解釋。希望那些環保團體能看清楚那並非知識而是立場的問題:專制統治者只會照顧自己的利益而「要核子,不要褲子」。

香港資訊較發達,現時在言論方面又有較大空間,所以香港的環保團體,有更大的道義責任站出來反對中共繼續進行核試。單靠香港人的抗議行動,當然不能阻止中國核試,但可以讓中國政府知道有人敢於反對它的專制做法,並可引起更多人,包括國內人民對核試的關注。

在這裡,引述廣島市長平岡敬在原爆五十周年紀念日演辭其中的一段作結:「擁有核武器並不是國家安全的保證。相反,核武器的擴散、核武器技術的轉移,以及核原料的泄漏,都是對人類存活下去的威脅。這和鎮壓人權、窮困、饑餓、地區衝突和破壞地球環境一樣,都是對世界和平的主要威脅。」(《明報》9587日)

九五年八月廾七日

(註:有關核試對南太平洋土著的影響的資料,主要來自澳洲9582日出版的Green Left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