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核试,消除核武!

岚山

《先驱》第34期,19959

自从六月十四日法国总统宣布在九月开始,在南太平洋穆鲁罗瓦环礁恢复核试后,各地抗议的消息不绝于传媒。就连挪威球迷观看法国对挪威的足球赛时,亦要举起抗议标语。

世界各地的抗议活动在八月六日进入了高潮,人们借着纪念原爆五十周年的日子,抗议法国恢复核试。在澳洲,有近三万人上街示威;在广岛,更有十万人出席纪念仪式。为什么远在南太平洋一个渺无人的荒岛上的核试,会引起那么大的抗议浪潮?核试会对人类造成什么影响?

核武的可恶

五十年前投掷在日本的两枚原子弹令广岛、长崎超过三十万平民在极短时间内无辜死去(没有理由要他们为军国主义者负责)。至今,当地仍有很多人因受核辐射的影响罹患癌症、畸型,而这些毛病有可能遗传后代。日本这两个城市,见证了核武可怖、残酷的威力。

虽然人类还没有在战争中使用第三枚原子弹,但地球上五万件核武器,一天没有消灭,一天仍会对人类的生存造成莫大的威胁。法国要恢复核试,意味着更多核武器的出现。

核武就算是由较民主的国家控制,也难保他们不被利用来杀害平民百姓。二次大战时美国向日本投下原子弹便是个好例子。况且,很多核武或核原料被贩卖、偷运到独裁统治者手上。杯就是制造核武的主要原料。的毒性极强,一克杯就可杀死二十万人。杯在自然界是没有的,是人造的。美国是杯的主要生产国,但已有几千公斤的杯失了,不知去向,而八公斤的杯便可制造一核弹。

核辐射对健康的危害

核武在生产及试验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辐射、危害人们的健康及破坏环境。七月尾法国政府安排一批记者到南太平洋的核试场参观。由于没有看到任何报导,所以不知记者们参观所见所闻,但从明信片看去,进行过两百次核试的穆鲁罗瓦环礁,仍然是碧海蓝天,风光明媚。这毫不出奇,因为核辐射是肉眼看不见的。

根据联合国估计,历来有十五万人直接因太平洋核试而死亡或频临死亡。

虽然在穆鲁罗瓦环礁已进行了74次空中核试及131次地下核试,但法国坚称那儿的辐射量比巴黎的还要低。可是,为什么自1966年核试开始后,法国一直不肯公开有关的医疗及核辐射报告?

假如核试的危险真的那么低,为什么法国不在其欧洲本土做试验,而要花费巨资,老远走到「人家的后院」去试验呢?

南太平洋居民所受的危害

虽然法国政府希望隐瞒事实,但事实却摆在眼前:居住在核试场邻近岛屿的土著,癌病患者、流产、畸型婴儿的数目增加了。

当地一名Maohi土著妇女Toimata,她的丈夫就是在穆鲁罗瓦工作的。她的第三名孩子出生后两星期便死了。那孩子的皮肤一被触动,便会脱落。她的第四名孩子死时只有两个月大,他经常腹泻。当腹泻停止后,他的身体变得僵硬如木……Toimata因为法国核试而丧失了六个孩子。外国很多反核、环保团体提出「救救孩子,反对核试」的口号,就是因为儿童较易受核辐射的影响及病变会祸延后代,而核癈料会继续产生辐射,让我们的子子孙孙「享用」。

除了核试场所属的波利尼西亚群岛外,其它多个南太平洋群岛及地区亦发现癌病患率上升。

然而,核试对那儿一带的最直接影响是使当地居民患上Ciguatera。患者会呕吐、腹泻、体质差、流产、早产及新生婴儿出现神经性毛病等。这病可以致命。

波利尼西亚人的主粮是较大条的鱼,(鱼体内累积的辐射较多)这使他们患Ciguatera的比率,五倍高于整个太平洋地区。在最接近核试场而有人聚居的环礁Mangareva528名居民中,差不多全都患上Ciguatera。而每年新生婴儿的死亡率是六分之一!现在,岛民要靠罐头维生,或驾小艇到25公里外的另一个环礁打鱼。

核辐射怎样泄漏出来?

法国一直宣称地下核试很安全。核试在珊瑚礁下6001200米深的管道内进行,为什么辐射仍会泄漏出来呢?

核爆时会制造高温的火球,使十万吨石头熔化,使环礁的结构改组。据说那儿在水面下就有一条长1公里,阔3060厘米的裂缝。另外,珊瑚礁的结构疏松,更易漏出辐射。在距离穆鲁罗瓦19.4公里的海域,已探测到低量度的幅射。有科学家指出,环礁可能在三十至一百年内解体,假若真的如此,当地居民便会暴露在更高的辐射中。另一方面,环礁在19751981年间,已下沈了1.5米。在地下核试前,环礁最高点的海拔只有3米!

核试与殖民主义

法国可以跑到老远的南太平洋那片人间少有的净土进行核试,是因为他们在那里拥有殖民地。1843年,500名法国武装士兵,以「带来文明与和平及保护土著」的名义,在波里尼西亚的塔希提(大溪地)捉了当地女皇,插上了红白蓝三色旗,开始了法国的殖民统治。

殖民统治的暴行没有因为「文明进步」而退色。法国在那儿核试就是最佳的照妖镜。所以当地土著在多年来反对核试的运动中,同时要求独立,因为他们知道,若不结束殖民统治,是难以阻止核试的。他们多次要求在核试及独立问题上进行全民投票,但法国政府坚决拒绝。

法国政府声称当地人不想独立,但为什么他们不肯进行全民投票来证明自己的说法?国际上支持反核试的人士,亦应支持土著提出独立的要求。另外,各地团体,包括香港的环保团体,应尽力作出种种行动,向法国政府施加压力,立即停止核试计划。

反对中国进行核试

在法国宣布恢复核试前一个月,中国进行了近六年来的第八次核试,并在八月中进行了第九次,及在明年底以前进行四、五次核试。虽然核试是在新疆罗布泊那片荒漠地下进行,但据一些数据披露,核辐射对于试验场的工作人员、家属及邻近城镇居民造成很大危害。但由于中共对消息封锁,外间所知极少,使人们难以监察。

八月十五日,数名绿色和平的成员在天安门广场抗议中国核试,顿时被拘捕及要逮解出境。中共这样的做法又一次暴露出它的横蛮专制。在这样独裁的政权下,我们难以指望中共会在核试时顾及人民的生命安全。

日前一些本港环保团体就中国核试接受了报章访问(新报818日)。其中长春社的发言人指出:「在反对中国核试的问题上,香港的情况较为敏感,很容易被指为干涉中国内政,最重要的,是有关行动能否达到目的,即是能否影响有关决定,以及影响程度有多大。」

香港与大陆一向息息相关,又即将回归成为中国的一部份,而绝大部份香港人都是中国人。若说香港人抗议中国核试,是干涉中国内政,那真是天大的笑话。香港人多年来捐款往大陆救灾,那又是否干涉中国内政呢?试问,澳洲、纽西兰政府抗议法国核试,有谁指责他们干涉别国内政?相信只有极端专制的政权,才会利用这借口来拒绝别人的批评。环保团体没有理由怕被指为「干涉内政」而不作抗争行动。

另一个体团地球之友则表示「希望借着与中国方面的交流进行游说,讲述核子武器对生态环境的影响」。大陆有那么多科研专材,怎会不知道核武的害处,而要费香港人的唇舌去解释。希望那些环保团体能看清楚那并非知识而是立场的问题:专制统治者只会照顾自己的利益而「要核子,不要裤子」。

香港信息较发达,现时在言论方面又有较大空间,所以香港的环保团体,有更大的道义责任站出来反对中共继续进行核试。单靠香港人的抗议行动,当然不能阻止中国核试,但可以让中国政府知道有人敢于反对它的专制做法,并可引起更多人,包括国内人民对核试的关注。

在这里,引述广岛市长平冈敬在原爆五十周年纪念日演辞其中的一段作结:「拥有核武器并不是国家安全的保证。相反,核武器的扩散、核武器技术的转移,以及核原料的泄漏,都是对人类存活下去的威胁。这和镇压人权、穷困、饥饿、地区冲突和破坏地球环境一样,都是对世界和平的主要威胁。」(《明报》9587日)

九五年八月廾七日

(注:有关核试对南太平洋土著的影响的资料,主要来自澳洲9582日出版的Green Left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