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致良參選宣言

《先驅》第34期,19959

我代表先驅社參加競選,是為了與普羅大眾一起,在困難環境中找尋出路,尤其是為了準備在97後繼續奮鬥。

現在香港普羅大眾的生活明顯地日益惡化:搵工困難,失業增加,物價繼續高漲,實際工資下降。大眾希望政府設法解決問題。但港英繼續採取「自由放任」的政策,實際上就是讓財團繼續自由發大財,而任由普羅大眾在困苦中自生自滅。連老年退休保障那麼起碼的東西,政府也不肯承擔責任。

展望97之後,更加令人擔心。未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統治權是在行政長官手中。行政長官雖然是香港人,實際上卻是由中共委任的。他必然聽命於中共。他根本不用向香港民眾負責。大家都知道,中共比港英更偏袒有錢人,而且很嫌忌港人現在所享有的自由。

許多候選人都說要照顧普羅大眾的利益,但是他們更加強調要照顧財團和一切上層人士的利益。普羅大眾方面的要求,不論多麼合理,只要可能引起上層人士的不滿,尤其是如果可能引起資金外流的,他們就勸告普羅大眾自我克制,也就是自動放棄爭取。這等於說,大眾只能期望人家善心施捨;也等於說,在今天香港受到外地強烈競爭的情況下,普羅大眾只能乖乖地接受日益困苦的生活。

我們認為普羅大眾需要抗拒這種聽天由命、任人宰割的思想,需要相信大眾自已的集體力量能夠打開出路,相信大眾有權決定社會上財富怎樣分配。任何制度和社會環境,都是人力所造成的,並非天然不可改變的規律。普羅大眾要站起來高呼:普羅大眾的利益高於一切!保障普羅大眾的生活,而且不斷改善大眾的生活,應是高於一切的政策。什麼「自由放任」、低福利、低稅率,統統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原則。普羅大眾不但要爭取國家主權歸人民,建立真正代表普羅大眾的政府,而且要爭取社會經濟的最高管理權也歸普羅大眾掌握,打破資本家對社會經濟命脈的操縱。這個目標可以總括為一句話,就是:普羅大眾當家作主。我們整個政綱的作用,就是促進普羅大眾的奮鬥,發展普羅大眾的集體力量,實現上述的目標。

如果我當選,我一定在議員的崗位上,促進和參與上述的奮鬥。我們認為,任何議員或者任何精英分子,都不可能包辦替大眾謀福利,而只能同大眾一起奮鬥,既在議會內努力,也在議會外努力。

上述的奮鬥目標,當然不是一下子就可以達到的。需要普羅大眾長期奮鬥,一面爭取各種眼前的、局部的權益,一面不斷擴大團結,進行政治奮鬥。團結的範圍不但包括全港的普羅大眾,而且要包括全中國、甚至全世界的普羅大眾。在時間上,奮鬥當然要堅持到97年之後。

我們先驅社向普羅大眾提出來的奮鬥路線可以總括為三句話:

普羅權益擺第一!爭取主權歸人民!勇敢奮鬥跨九七!

1995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