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致良参选宣言

《先驱》第34期,19959

我代表先驱社参加竞选,是为了与普罗大众一起,在困难环境中找寻出路,尤其是为了准备在97后继续奋斗。

现在香港普罗大众的生活明显地日益恶化:搵工困难,失业增加,物价继续高涨,实际工资下降。大众希望政府设法解决问题。但港英继续采取「自由放任」的政策,实际上就是让财团继续自由发大财,而任由普罗大众在困苦中自生自灭。连老年退休保障那么起码的东西,政府也不肯承担责任。

展望97之后,更加令人担心。未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统治权是在行政长官手中。行政长官虽然是香港人,实际上却是由中共委任的。他必然听命于中共。他根本不用向香港民众负责。大家都知道,中共比港英更偏袒有钱人,而且很嫌忌港人现在所享有的自由。

许多候选人都说要照顾普罗大众的利益,但是他们更加强调要照顾财团和一切上层人士的利益。普罗大众方面的要求,不论多么合理,只要可能引起上层人士的不满,尤其是如果可能引起资金外流的,他们就劝告普罗大众自我克制,也就是自动放弃争取。这等于说,大众只能期望人家善心施舍;也等于说,在今天香港受到外地强烈竞争的情况下,普罗大众只能乖乖地接受日益困苦的生活。

我们认为普罗大众需要抗拒这种听天由命、任人宰割的思想,需要相信大众自已的集体力量能够打开出路,相信大众有权决定社会上财富怎样分配。任何制度和社会环境,都是人力所造成的,并非天然不可改变的规律。普罗大众要站起来高呼:普罗大众的利益高于一切!保障普罗大众的生活,而且不断改善大众的生活,应是高于一切的政策。什么「自由放任」、低福利、低税率,统统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普罗大众不但要争取国家主权归人民,建立真正代表普罗大众的政府,而且要争取社会经济的最高管理权也归普罗大众掌握,打破资本家对社会经济命脉的操纵。这个目标可以总括为一句话,就是:普罗大众当家作主。我们整个政纲的作用,就是促进普罗大众的奋斗,发展普罗大众的集体力量,实现上述的目标。

如果我当选,我一定在议员的岗位上,促进和参与上述的奋斗。我们认为,任何议员或者任何精英分子,都不可能包办替大众谋福利,而只能同大众一起奋斗,既在议会内努力,也在议会外努力。

上述的奋斗目标,当然不是一下子就可以达到的。需要普罗大众长期奋斗,一面争取各种眼前的、局部的权益,一面不断扩大团结,进行政治奋斗。团结的范围不但包括全港的普罗大众,而且要包括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的普罗大众。在时间上,奋斗当然要坚持到97年之后。

我们先驱社向普罗大众提出来的奋斗路线可以总括为三句话:

普罗权益摆第一!争取主权归人民!勇敢奋斗跨九七!

1995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