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要准备人民战争

──战争危机和台湾政局

向青

《先驱》第34期,19959

七月下旬向东海发射导弹的演习提早结束了,但是才过几天,中共又宣布由八月十五到廿五日举行更大规模的实弹演习。这次演习现仍在进行中。而这正是国民党开代表大会,要决定明年三月的总统候选人的时候。同时,中共对「千古罪人」李登辉的咒骂一直继续着。大家都看出,中共至少想把李登辉拉下总统的宝座。有人觉得,恐怕中共决心用武力实行统一了。

中共是否决心动武?

大家都知道,台湾海峡的紧张形势是今年六月李登辉访美之后出现的。在这之前,两岸之间的和平交往发展到49年以来的最高峰。由于双方势力强弱悬殊,两岸关系的主动权一向在中共方面。和平统一的主张早在四十年前已经由中共提出。不过初期的说法是「和平解放」,其实就是要台湾国民党政府投降,最多答应给予「宽大处理」或「优待」而已。大陆实行改革开放后,实际上已经改走资本主义道路,两岸的社会制度已经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同时中共把「和平解放」的说法改为「和平统一」,并且提出一国两制的方案。这样,两岸的和平交往才开始。但是中共始终不肯宣布放弃使用武力来解决问题。据他们自己说,这是因为如果宣布决不使用武力,就可能永远实现不了统一。那么,在什么情况下要使用武力呢?中共说,如果台湾宣布独立,脱离中国,就要武力对付。在中共眼中,李登辉的「务实外交」(扩展外交关系,争取加入联合国……),尤其是公然访问美国,就是搞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就是勾结外国、分裂祖国,所以当然有可能招致中共动武。不过,中共是否已经决心动武呢?是否形势已经令他们觉得不能再观望呢?动武有没有必胜的把握呢?有没有比动武更好的办法呢?

把李登辉推行「务实外交」当作是宣布台湾独立,这显然是不合理的,至少是言之过早了。李登辉的政府始终没有宣布抛弃一个中国的原则立场。他们一方面尽力扩展台湾的对外关系,包括正式的外交关系,同时也继续发展台湾和大陆的联系,包括表示愿意商谈统一的途径。至于争取加入联合国,和要求大陆承认台湾是个政治实体,也并不等于反对统一、坚持分裂。过去西德和东德的关系演变是个最好的先例。原先两德是互不承认、互相敌对的。七十年代初才互相承认,双方同时加入联合国,而那正是走向和平统一的开始。中国的情况在许多方面和德国当然很不一样,但是德国的例子至少表明:当一国之内有两个政权的时候,互相承认和双方加入联合国,可以是和平统一的步骤,而不表示分裂到底。所以,如果中共现在就动武,只能证明他们所不能容忍的不仅是台独,而且是已有几十年历史的两岸分离的状况。也就是说,中共已经忍不住要动手去征服台湾,已经抛弃和平统一的立场了。反过来,如果中共始终愿意和平统一,真正只有为了对付台独才动用武力,他们就不应现在就决心动武,至少还要再观察一下以后的演变。换句话说,如果中共还没有抛弃和平统一的立场,他们最近的军事演习就不是战争的前奏,而只是压制台独倾向的手段。

我认为,现在没有根据断定中共已经决心用武力去征服台湾。中共攻击李登辉的论调,大可了解是为了打击台独倾向而扶助统派。他们张大其辞咒骂李登辉,与其说显示他们的心理偏执,倒不如说是故意虚张声势,加强效果。中共一再炫耀武力,并不足够证明他们已经决心真正动武。如果真正决心动武的话,反而会尽量不动声色地部署军力,不让台湾预先接到警报了。

压制台独,不必动武

如果中共目前并不急于征服台湾,只想压制台独倾向,那么,就没有必要真正动武。使用种种压力(包括武力威胁)就够了。最近的军事演习加上声势汹汹的言论抨击,已经明显地产生效果。台湾的统派立刻加强了活动,发动了「我是中国人」的示威游行。国民党的分裂有进一步的发展,反对李登辉剌激中共政策的力量增加了。在明年三月的总统直接民选中,李登辉要面对的有力对手也增加了。

根据民意调查,支持台独的人,在最近的危机之前本来只占三分之一左右,最近更略降了。民进党虽然正式把台独立场列入政纲,但支持民进党的选民并非完全支持台独立场。在去年省市选举中,民进党并没有特别强调台独。陈水扁赢得台北市长,是民进党的重大胜利,但陈水扁在竞选中并没有标榜台独立场。支持台独的人可分为两种:一种真正要求脱离中国(或认为台湾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份),另一种只是不愿意接受中共的统治,以为台湾宣布独立就可以阻止中共来统治。后一种人到了看清楚现实情况,知道台独不但不能阻止中共,反而剌激中共提早实行武力征服的时候,就会不再支持台独。甚至连李登辉的半台独立场,也可以了解为争取独派群众的手段;引起中共强烈反应后,他也会改变姿态。现在中共的武力恐吓,正在这方面发生作用。所以更有理由相信中共现在不急于动武。

战略和政略的考虑

如果中共现在出兵攻打台湾有必胜的把握,那么,就应该相信中共动手的机会很高。一下子把四十多年躲在台湾的对抗政权消灭,完成统一大业(收回港澳已不成问题,正在按照时间表进行),这对中共统治集团的好处太大、太多了。牺牲上百万军民性命和造成巨大的经济、文化破坏,在他们眼中算不了什么。任何特权统治层都是这样看问题的。但是,真有这样的把握吗?

单看正规军事力量的对比,中共是有必胜把握的。甚至可以说,现在是千载一时的机会。再过一两年,形势反而会对中共不那么有利了。现在中共的炮兵、导弹、空军、海军都已完成了初步的现代化,对台湾占明显的优势。台湾连本岛和海峡的制空权和制海权都不够力量保持。台湾空军正在更新机种,要过一两年才可以完成。能够对付中共导弹的反导弹,也还没有。没有制空权,则海峡上的军舰只能等死。台湾的潜艇也太落后,不能有效防卫海峡。台湾只有短程导弹,如果用来向大陆报复,只能射到东部沿海,等于抓破大陆的皮肤,对于整个战局不起作用。所以台湾军方预计不能阻止敌军渡海登陆,而且所有暴露的军事设备和政治、经济要点都会在开战两三天内被摧毁,整个西岸的发达地区大概都要毁灭。他们的防卫部署只能是:空军不用来在初期硬拼(如果硬拼,大概几天就完蛋了),暂时躲藏在山区的掩蔽处,等到敌军在西海岸登陆时才出来对付海滩上的敌军。主要的战事将在台岛上进行,准备苦撑一年,要敌军付出上百万伤亡的代价才能够完成占领。所以,单纯从军事观点看,现在是中共攻打台湾最好的时机。一两年以后,可能台湾的防卫能力提高,较难于攻打了。

中共会不会抓住这个时机,就在最近期内动手呢?中共当局在决策时不能单纯考虑军事方面,尤其不能光考虑正规的军事行动,还不得不考虑到政治和经济的问题。一旦打起来,在国内和国际上会有什么后果呢?把台湾占领了,正规军事行动结束了,会不会还要应付台湾人民游击队的反抗呢?会不会还有无了无休的非军事的反抗行动呢?取得一个好像今天的车臣、过去的越南那样的台湾,到底有什么好处?沉重的战费负担,对于大陆经济建设造成多大损害?到了中共在台湾泥足深陷的时候,大陆的人民会有什么反应?国际上会有什么反应?如果中共理智地考虑这些问题,他们就不会轻易动手,尤其不会在台湾并未宣布独立的时候就动手。「中华民国在台湾」的现状继续维持下去,对于中共当然有不利之处,但是不至于严重到不能容忍。「天无二日,国无二君」。任何政府都不能无限期容忍对抗的政府存在于本国领土之内。只要中华民国政府还存在,对于中共政府总是个威胁。人民会觉得中共的统治权还没有最后确定,也许有一天台北政府会重回大陆。这种机会不论多么小,总不能说绝对没有。人民更会拿台湾同大陆比,会向往台湾,会对中共提出更多的批评,甚至采取反对行动。总之,中共自然很想取消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甚至宁可保留台湾现有的实际独立地位,只要取消中华民国这称号,承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台湾省就行了。这就是台湾的「一国两制」方案的主要内容。台湾不肯接受这个方案,中共迟早会实行武力征服。不过,现在中共并没有理由急于动手。台湾政府现在只求自保,已经不再自称有权统治大陆,更不提反攻大陆了。台湾的发言人甚至低声下气,承认在两岸关系中「以小事大」,只求大陆不要过份欺负。李登辉的「务实外交」也不过但求扩大一点生存空间而已。所以台湾政府对中共的现实威胁很小,而且并非在扩大中,中共没有必要急于消灭它。

国际反应

有人以为一旦中共攻台,美国一定会介入,保护台湾。这种看法的错误,是以为今天美国对台湾的立场还和五十至六十年代一样。大约直到两年前,我也持有这种眛于现实的见解。其实,自从中共实行改革开放的时候起,美国对大陆和台湾的态度已经根本改变。最近十年,中共恢复资本主义的路线毫无疑问了,各国资本家都争着来中国市场发大财,美国更不会为台湾而得罪中共了。在五、六十年代,美国保护台湾是为了所谓对抗共产主义的扩张,今天早已没有这个需要。这是现在美国不会介入台海战争的首要理由。其次,自从在越南战败以来,美国的民心一直是很反对卷入外国的内战,尤其是没有把握速战速决的战争。卷入对中共的战争,更是第一大忌。所以现在凡是研究美国的世界战略的人,可说人人都相信美国不会为保护台湾而卷入对中共的战争。如果战争是由于台湾正式宣布独立而引起的,更可以确信美国不会介入。所以有些台独人士以为尽管宣布独立,中共也「不能打,不敢打,不会打」,如果打起来,美国一定会支持台湾,真是莫名其妙、误人误已的见解。

如果在台湾并没有宣布独立的情况下中共攻台,美国的反应又会有些不同。美国撤消对中华民国的承认,改为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唯一合法政权后,一直公开继续供应军事物资支持台湾的防卫。这是中共在中美建交时正式同意了的。所以,如果中共进攻并没有宣布独立的台湾,美国会增加对台湾军事物资的供应,这点是没有疑问的。如果美国愿意介入战事,它也可以有过得去的辩护理由。但是,上面已指出,美国一定极力避免直接介入。台湾军方之所以准备开战后要单独苦撑一年,也正是根据这种估计。只有在台湾方面能够长期抵抗,中共压迫台湾人民的行为引起各国人民的反感越来越大的时候,美国政府才有可能进一步介入。

可以这样推断:中共在考虑是否要打台湾,或者什么时候动手时,大概假定没有什么国际力量成为障碍,所需要考虑的只是国内因素。到了动手时,一定以台独份子引入外国势力为借口,但在实力计算中会把外力当作微不足道。

陈履安竞选总统

中共对台湾的威吓已经产生效果。最明显的就是促成了陈履安出来参加明年三月的总统竞选。陈履安摆明是因为最近海峡两岸关系紧张,李登辉的处理不当,才出来竞选。他对记者说:「两岸和平互动要基于真诚的心,不是内心搞斗争和用心机,这种讯息对方会知道的。」又说:「若是用关怀和和平的心,一定可以和平共处。」他要让民众看到一场「比较干净」的选举。

陈履安在台湾是个名望很高而且很特别的人物。他现任监察院长(这是个很尊贵而一般认为清高的官位),据说为人谦虚、有礼、笃信佛教,近年专心修禅,似乎有淡出政坛之意,现在突然以救世的姿态出来竞选。他早年留美,学工程。返台后起初担任教育工作,后来历任经济部长和国防部长,是台湾第一个文人担任国防部长的(受李登辉委任)。他在国民党组织内也大有影响。十七岁已入党,曾担任中央组织工作会主任和中央党部副秘书长。他的家族关系使他的地位更特殊。他是陈诚的长子。陈诚差不多有四十年一直是蒋介石的心腹人物。一九四九年撤离大陆时,蒋介石就派他去主持经营台湾,曾任行政院长、副总统、国民党副总裁等职。台湾农村的「三七五减租」和土地改革,就是在他主持下实行的。但在死前一年多遭忌失宠,不少人替他不值。这种关系使陈履安不但在国民党和外省人里面名望很高,在台湾本地人里面也有好感。佛教的信仰在台湾十分普遍。陈履安的虔诚佛教徒身份更助长他的名望。已经有佛教组织和高僧(包括在美国的星云大师)宣布支持他。他承认国民党政府有许多罪过,自己也有连带责任,现在「只能以赎罪之心情,希望有个赎罪的机会,让大众过得好」。他宣布竞选总统时,也宣布了退出国民党。在所有的本来属于国民党而现在同李登辉竞争的人里面,陈履安大概是号召力最强的。

独立还是统一的问题,一直是台湾最受重视的政治问题。在今年年底的立法院委员改选和明年三月的首次总统直选中,这个问题更会是决定投票方向的主要因素。谁当选总统,现在自然不容易猜测,但相信当选者一定有明确的或统或独的立场。现在的整个形势,应该是比较有利于统派。能够得到大多数选民支持的那个统派,相信不会是投靠中共以谋私利的那种统派。连即将由中共接收、似乎根本无力自卫的香港,那些丑恶的亲「中」派还没有把握控制大多数选票,何况台湾?

台湾人民祸福关乎全中国人民

我们一向强调:香港民众抗拒中共压迫、保卫自由、争取民主的奋斗,决不是孤立的,更不是与大陆人民对抗,而是全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和生活福利的事业的一部份。台湾人民的奋斗也是一样。如果台湾人民被中共征服,不但是他们自己的悲惨命运,也是全中国人民的悲惨命运。那时中共一定更加骄横,肆无忌惮,作威作恶。所以,台湾人民坚持民主自决权、抗拒中共无理压迫,一开始就会得到大陆人民不少的同情。奋斗得越勇敢,坚持得越长久,策略上越正确,所得到的同情和积极支持也越大。即使中共不顾一切,实行武力压迫,最后也难免在全中国人民越来越大的反对下失败。

台湾人民抗拒中共的策略考虑,最重要的就是统独问题。宣布独立既不能阻止中共进迫,在现实条件下又不能获得国际的承认和支持,徒然招致中共提早进攻,更让他们能够利用虚伪的民族大义欺骗不少的人民,所以是不智的做法。反过来,采取争取统一的原则立场,并不表示立即无条件统一,更不表示接受中共那个「一国两制」的招降方案,实在是一条不会损害任何部份人民的利益,只会凝聚广大人民力量的合理道路。况且近年台湾同大陆的经济、文化交流日益密切,全球各地的经济也在迅速地一体化,在这样的潮流中,以平等、自愿的联合为目标,岂不比以互相分离为目标合理得多吗?

我们主张统一而反对台独,并不表示我们赞成压制台独派的活动。我们认为,政治路线的好坏对错,应该由全体人民决定,不应由任何统治者任意专断。只有在全体人民当中经过自由平等的辩论,才可以得出正确而合乎民心的结论。所以我们反对任何强力压迫,主张无论统派也好,独派也好,大家都有活动的自由,大家都要拿出民主的风度,平心静气地作理智的探讨。在这中共倚仗武力,加紧压迫的时刻,台湾人民更需要避免不必要的内部分裂,给中共造成机会。如果由于禁止独派活动而达成统一,在形式上统一后一定还有长久而激烈的冲突。

准备人民战争

前面的分析指出:中共大概还没有打算马上进攻台湾,最近的威吓手段的目标,大概是阻止独派在选举中上台,并且要把李登辉拉下马。自然没有人敢说最近中共绝对不会动武。只要两岸对立状态继续存在,而且中共政权的专制性质不变,战争的危机就始终存在。一旦战争爆发,台湾人民有什么取胜之道呢?

我不是军事专家,自然提不出什么战略意见。不过,根据我所有的现代史知识,我相信台湾人民抵抗中共的制胜之道在于人民战争。光靠正规的军队,不论台湾方面怎样提高现代化的装备,也难望战胜中共,阻止共军占领台湾。但是,如果台湾人民决心打人民战争,就有可能像四十年代中共在大陆那样最后取胜。当年越南战胜法、美,南斯拉夫战胜德国占领军,也是同样的道理。人民战争不只是一种军事的路线,更是政治路线。必须发展民主运动,至少形成一个能够组织民众,能够在正规军队被摧毁之后发动民众自己起来战斗的核心力量,才有可能发展人民战争。我相信,台湾人民需要现在就开始这种努力,要从各方面发展工农大众的民主力量,还要争取全民军事训练的民主化,争取军队本身的民主化(如果现在军队里的重重矛盾和重重黑幕维持不变,就更无力抗拒外敌的侵入了)。这不但是准备自卫战争的最有效方法,也是阻吓中共攻台,以及间接促进大陆民主运动的方法。

1995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