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快樂何處尋?

——看電影《女人、四十》有感

丹心

先驅3319956

本片故事結構簡單,主角孫太(即蕭芳芳)像大部份的職業女性一樣,除了全職工作之外,下班後還要買菜煮飯做家務。奶奶過世之後,照顧患上癡呆病的老爺的擔子也加在她的肩上,家中上下簡直當她是「萬能老官」,要她獨力解決問題。面對種種壓力,透不過氣來怎辦呢?孫太只有向天哭訴,發洩過後問題仍須由她解決。

丈夫提議她辭職在家照顧老爺,她立即大發脾氣,說工作是她一生人最大的樂趣,她絕不放棄。丈夫聽了吃驚之餘,感到很不是味兒:怎麼工作才是妻子最大的樂趣呢?不是我才是她最大樂趣的來源嗎?

這真是男女間天大的誤會。男人以為女人最大的喜悅是找到一個好歸宿,其實女人更喜歡自己有獨立的經濟能力,在工作中發揮所長,與社會保持密切的接觸,這些才是女性最大的快樂和滿足感的泉源。找歸宿只是女人無可選擇時的選擇而已。她們明白到,沒有社會認許的受薪職業,是不會被社會承認為有貢獻和有價值的人,儘管社會籲論常虛偽地讚賞那些犧牲職業回家照顧家庭的女性如何偉大,其實不過是利用女人心腸軟肯犧牲自己利益、為他人著想和愛服務他人的優點而已。實際上誰都知道家庭主婦的社會地位最低、最被人看不起,甚至不少人把她們等同於無知婦孺一類,因而她們的自信心和自我形象也較職業女性低得多。

孫太在片中提出熱愛工作的確說出許多現代女性的心聲,也間接駁斥了教育統籌司梁文建最近所發表的謬論。

婦女團體指出女性勞動力下降、就業率偏低與女性就業和年齡受到歧視有很大關係,政府應採取措施消除這些歧視。但梁氏卻認為女性就業率偏低只是因為婦女自應選擇留在家中料理家務,與歧視無關。這明顯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員為了推卸責任而作出來的謊話。

大家不要以為梁氏真的不知道許多年過三十的女性想找工作而無人請,也不要以為他不知道絕少女性會自願選擇做家庭主婦。其實他對實際情況比你我都請楚得多。不過,他作為這個強調自由競爭的社會的官方代表,根本無意為婦女解決就業困難,就像政府無意幫助那些因丈夫包二奶而陷入困境的女性一樣。

在他們眼中,女人不過是男人的附屬品,她們的角色極富彈性。經濟上升時,可以出外工作,反之,就像現在一樣,被趕回家中做家務,真是資本主義自由經濟的安全活塞。因此,他們要製造及不斷維持一套神話:

妻子必須以丈夫、家庭為重,為了家庭利益,女人什麼(包括自己的利益)也得放棄。她出外工作必須有一個前提:做好家務,照顧好子女、丈夫等的起居飲食,否則不許工作。

所以,老爺乏人照顧也應由孫太放棄職業來解決(從來沒有人質問:為何不是那個丈夫考慮放棄職業來照顧自己的父親呢?)但以孫太為代表的女性卻義正詞嚴地提出抗議,並聲言絕不妥協。

這裡,孫太所表現出來的是一個堅強獨立的女性形象,她不會為他人的利益而放棄自己認為最重要而又熱愛的工作。這時,男人顯然成了她的障礙物,為她帶來無窮的麻煩、浪費她的時間和精力,阻礙她追求自己的正經事業。

但像大多數的職業女性那樣,她並沒有選擇離婚一途,而是站在不放棄工作的陣地上尋求解決辦法,儘管這意味著她會更加筋疲力竭。這使人想起,今年母親節那天,「民建聯」曾就「母親的關注」為題做了一個調查,結果發現大部份母親最關注的問題都是涉及子女的,例如擔心子女學壞,子女功課或與子女溝通等。這結果毫不出人意表,那種傳統女性的為他人著想,忘我的犧牲精神的優點再一次表露無遺。但似乎也反映出有家庭有子女的女性極少考慮自己的真正需要,容易失去自我,終日為別人謀幸福或把幸福寄託在別人身上。

何時才會有調查顯示,普遍女性的關注點轉移到自己身上來呢?我們熱切期待著。

許鞍華拍這部探討女性如何面對困境的影片很有意思。她塑造的孫太形象生動突出:積極進取、有事業心、有原則、堅強而帶有女性特有的溫柔,面對困難時又富於智慧、機警和幽默感。這些一向被視為男性才有的特質在孫太身上都自然流露出來,直把片中所有的男性都比下去。

如此正面而又有啟發性地措寫現代女性的電影在時下的港產片中實屬罕見,這是本片最有價值之處。

影片中,孫太的就業處境非常好。她是營業部主任又有過人之處——記憶力及工作能力比電腦還要強。老闆非常賞識她,最後,為了挽留她,還主動給她兩個月大假。所以影片終結時,她在街上悠閒地吃著雪糕,顯示她的勝利。

不過,大多數低下層女性就沒有孫太那麼幸運了。因為香港正處於經濟轉型期,大部份工廠遷往大陸,再加上港府大量輸入廉價外勞,使勞動力明顯過剩,失業率猛升。失業者中,女性的比率偏高,尤其年過三十的女性,明顯受到老闆的各種歧視。就是一個醫院阿嬸的厭惡性職位也有二百多人申請,可見香港現時的就業環境對女性來說是何等的不利。

我們期望許鞍華或其他電影工作者繼續拍一些如:女人三十搵工難、丈夫包二奶等切實反映女性處境的好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