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快乐何处寻?

——看电影《女人、四十》有感

丹心

先驱3319956

本片故事结构简单,主角孙太(即萧芳芳)像大部份的职业女性一样,除了全职工作之外,下班后还要买菜煮饭做家务。奶奶过世之后,照顾患上痴呆病的老爷的担子也加在她的肩上,家中上下简直当她是「万能老官」,要她独力解决问题。面对种种压力,透不过气来怎办呢?孙太只有向天哭诉,发泄过后问题仍须由她解决。

丈夫提议她辞职在家照顾老爷,她立即大发脾气,说工作是她一生人最大的乐趣,她绝不放弃。丈夫听了吃惊之余,感到很不是味儿:怎么工作才是妻子最大的乐趣呢?不是我才是她最大乐趣的来源吗?

这真是男女间天大的误会。男人以为女人最大的喜悦是找到一个好归宿,其实女人更喜欢自己有独立的经济能力,在工作中发挥所长,与社会保持密切的接触,这些才是女性最大的快乐和满足感的泉源。找归宿只是女人无可选择时的选择而已。她们明白到,没有社会认许的受薪职业,是不会被社会承认为有贡献和有价值的人,尽管社会吁论常虚伪地赞赏那些牺牲职业回家照顾家庭的女性如何伟大,其实不过是利用女人心肠软肯牺牲自己利益、为他人着想和爱服务他人的优点而已。实际上谁都知道家庭主妇的社会地位最低、最被人看不起,甚至不少人把她们等同于无知妇孺一类,因而她们的自信心和自我形象也较职业女性低得多。

孙太在片中提出热爱工作的确说出许多现代女性的心声,也间接驳斥了教育统筹司梁文建最近所发表的谬论。

妇女团体指出女性劳动力下降、就业率偏低与女性就业和年龄受到歧视有很大关系,政府应采取措施消除这些歧视。但梁氏却认为女性就业率偏低只是因为妇女自应选择留在家中料理家务,与歧视无关。这明显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员为了推卸责任而作出来的谎话。

大家不要以为梁氏真的不知道许多年过三十的女性想找工作而无人请,也不要以为他不知道绝少女性会自愿选择做家庭主妇。其实他对实际情况比你我都请楚得多。不过,他作为这个强调自由竞争的社会的官方代表,根本无意为妇女解决就业困难,就像政府无意帮助那些因丈夫包二奶而陷入困境的女性一样。

在他们眼中,女人不过是男人的附属品,她们的角色极富弹性。经济上升时,可以出外工作,反之,就像现在一样,被赶回家中做家务,真是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安全活塞。因此,他们要制造及不断维持一套神话:

妻子必须以丈夫、家庭为重,为了家庭利益,女人什么(包括自己的利益)也得放弃。她出外工作必须有一个前提:做好家务,照顾好子女、丈夫等的起居饮食,否则不许工作。

所以,老爷乏人照顾也应由孙太放弃职业来解决(从来没有人质问:为何不是那个丈夫考虑放弃职业来照顾自己的父亲呢?)但以孙太为代表的女性却义正词严地提出抗议,并声言绝不妥协。

这里,孙太所表现出来的是一个坚强独立的女性形象,她不会为他人的利益而放弃自己认为最重要而又热爱的工作。这时,男人显然成了她的障碍物,为她带来无穷的麻烦、浪费她的时间和精力,阻碍她追求自己的正经事业。

但像大多数的职业女性那样,她并没有选择离婚一途,而是站在不放弃工作的阵地上寻求解决办法,尽管这意味着她会更加筋疲力竭。这使人想起,今年母亲节那天,「民建联」曾就「母亲的关注」为题做了一个调查,结果发现大部份母亲最关注的问题都是涉及子女的,例如担心子女学坏,子女功课或与子女沟通等。这结果毫不出人意表,那种传统女性的为他人着想,忘我的牺牲精神的优点再一次表露无遗。但似乎也反映出有家庭有子女的女性极少考虑自己的真正需要,容易失去自我,终日为别人谋幸福或把幸福寄托在别人身上。

何时才会有调查显示,普遍女性的关注点转移到自己身上来呢?我们热切期待着。

许鞍华拍这部探讨女性如何面对困境的影片很有意思。她塑造的孙太形象生动突出:积极进取、有事业心、有原则、坚强而带有女性特有的温柔,面对困难时又富于智慧、机警和幽默感。这些一向被视为男性才有的特质在孙太身上都自然流露出来,直把片中所有的男性都比下去。

如此正面而又有启发性地措写现代女性的电影在时下的港产片中实属罕见,这是本片最有价值之处。

影片中,孙太的就业处境非常好。她是营业部主任又有过人之处——记忆力及工作能力比计算机还要强。老板非常赏识她,最后,为了挽留她,还主动给她两个月大假。所以影片终结时,她在街上悠闲地吃着雪糕,显示她的胜利。

不过,大多数低下层女性就没有孙太那么幸运了。因为香港正处于经济转型期,大部份工厂迁往大陆,再加上港府大量输入廉价外劳,使劳动力明显过剩,失业率猛升。失业者中,女性的比率偏高,尤其年过三十的女性,明显受到老板的各种歧视。就是一个医院阿婶的厌恶性职位也有二百多人申请,可见香港现时的就业环境对女性来说是何等的不利。

我们期望许鞍华或其它电影工作者继续拍一些如:女人三十搵工难、丈夫包二奶等切实反映女性处境的好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