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送台湾农业命脉的GATT

柳白(台湾)

先驱3319956

【台湾通讯】

一份对台湾未来农业发展影响深远的并关系着台湾人民未来基本生计的「农业政策白皮书」在95420日公布了。这份白皮书的草案在去年十月由农委会公布,在仅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未经过任何民意代表参与的讨论和争议就静悄悄地由行政院核准并已经公开对外发行。立法委员们可以为每个月几千元的农业津贴争执不停,却对这份重要的农业政策决议过程袖手旁观,这是台湾奇异的、扭曲的政治。

这份「农业政策白皮书」是台湾为了要参加关税及贸易总协议(GATT已改名为WTO)所作的农业政策上的重大变革。它说明了台湾为了要急于参加关税总协议面对资本主义强国在农业政策上所作的种种让步,其中包括了稻米保证价格仅再维持三年,玉米、高梁和大豆转作补贴明年起停发,并于1996年起政府全面停止收购,另外,对蔗糖和烟叶的补贴也将在六年之内削减24%。这份白皮书中更包括了台湾粮食政策的重大改变,台湾放弃了稻米生产自给自足的目标,而改为所谓「供需平衡」,其实就是开放稻米进口。此外,另一重大政策的改变就是将大规模的农业土地转为工、商、住宅用地,将农地从目前的九十多万公顷减少到七十多万公顷。农地的减少,补贴的取消,不但直接影响到农民的收入,逼使他们转业,更将使台湾民生之本的粮食完全陷入于无保障的依赖状况。

GATT成立近五十年的历史中,虽然在各大国之间工业产品关税削减上获得成就,但是农业关税的削减和各大国的农业补贴政策始终无法解决。最初是美国为了保护本国农业和美国政府对农业的补贴政策等而将农业贸易的问题排出GATT的议题之外。随着欧洲共同体的成立和发展,欧洲共同体各国在1962年设立了他们自己的「共同农业政策」(Common Agricultual Policy)来保护他们的农业以便与美国抗衡。而大国日本一向都坚持他们的农业保护政策。在1986年关贸总协的乌拉圭回合的谈判到去年才结束。乌拉圭协议中虽然有对非关税性的农业保护政策和政府对农业补贴作一些限制的规定,但大国之间彼此了解这些规定都无法付诸实行。自东京协议在七十年代末完成后,就是因为许多协议都没有办法执行才使得GATT面临解体的危机。乌拉圭回合是在这样状况下在1986年勉强开始的,但一拖就是八年。东京协议不能执行和乌拉圭回合的拖延都显示出资本主义大国间的矛盾日益加深。但他们却用不能执行的条款来逼使台湾和其它弱势国家接受作为加入关贸总协的苛刻条件。台湾以已发展国家的资格加入这个组织,但和已发展的大国之间的谈判只有节节让步的余地。

台湾参加GATT是如此不经讨论完全没有民意参与地被决定下来。更是讽剌的是行政院长连战去年九月被「中华民国工商建研会」为了纪念国民党建党一百周年的系列活动中请去演讲「台湾经济奇迹的回顾与前瞻」。连战说:「在台湾加入GATT之后,我国农业产品会因此丧失竞争力,此时会有更多的农地扩大释出转为工商业利用……」(中国时报,1994925日第6页)工商业领袖借着党庆的机会给行政院长宣布重大政策改变几乎也不出台湾政治的惯例。连战用台湾放弃农业让它破产作为对「台湾奇迹」的前瞻来讨好工商业的巨头倒是一场好戏。回顾过去所谓台湾奇迹不就是在一步步放弃经济自主权下靠着台湾工农辛苦血汗创造出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