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階級力量的展現

——從今年台灣的五一勞動節談起

鄭谷雨(台灣)

先驅3319956

【台灣通訊】

相較於往年,今年台灣的五一國際勞動節可說是熱鬧非凡。四月中到五月一日當天,各工運團體和工會陸續發動了幾次抗議遊行和活動,為多年來處於困境的台灣工運注入了一劑強心針。從整體上看來,一九八九年中春夏之交的遠東化纖工潮被鎮壓之後即陷入低潮的工運,近年來又有了復甦再起的跡象,這無疑是令人振奮的!!

序幕:工委會四一八反賤保(註一)

車隊遊行

雖然爭議不斷,在國民黨政府全力推動下,全民健康保險還是於今年三月一日匆匆開辦了。由於在費用負擔設計上明顯偏袒資本家和高所得者,又大幅加重工人階級的經濟負擔,全民健保在立法過程中就頻頻遭到包括全國總工會在內的工人團體抗議。實施之後,由於制度設計上的極不便民,而許多醫療院所又藉機變相提高收費,更進一步激起了各階層民眾的不滿。

一年多以來在健保問題上下了很大功夫,提出了「工人版全民健保法」並舉辦多次基層勞教的工人立法行動委員會,延續著近年來「春鬥遊行」的慣例,於四月十八日在台北發動了一場「反賤保車隊遊行」。遊行提出了六點與官方全民健保制度針鋒相對的訴求,包括降低收費率、免付掛號費,職災(即工傷——編者)工人免除部份負擔等。工委會也提出三階段改善全民健保的時間表,要求國會各黨團簽署修法承諾書,不過國會三黨卻不敢也不願回應工人的訴求。

據報導,這次遊行共有一千五百人及五百輛左右的汽、機車參加,除了工委會及機關工會外,部分婦運及殘障團體也參與了遊行。

集結:勞陣四三○反金權怒火之夜

台灣勞工陣線是台灣目前歷史最悠久、組織最健全、實力最強的體制外工運組織。勞陣此次遊行以「集結勞工陣線、粉碎金權壟斷」為主題,並針對全民健保及勞保、公營事業「民營化」、外籍勞工、財團炒作房地產四大問題提出了勞陣的主張。在「外勞」問題上,勞陣將其長久以來「反對輸入外勞」的主張加以「細緻化」,提出了1.廠商引進外勞限時五年、二○○一年起停止引進外勞;2.善待外勞,外勞與本勞同工同酬;3.准許外勞組織工會三項訴求。

在公營事業「民營化」問題上,勞陣提出了公營事業實施「產業民主」、大眾服務性事業維持公營、一般生產性事業開放民間參與競爭三項主張。

勞陣在這二大問題上的意見十分值得工運界作深入的討論,甚至提出不同的看法!

四三○當晚,共有萬名以上的群眾參與遊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手持火把走在隊伍最前端的台灣石油工會第一分會(勞陣主席黃清賢正是此工會的領導人)和台灣電信工會第七分會。這二大公營事業工會可說是勞陣的主力隊伍。除了工會外,台建組織、獨立台灣會、部分地下電台和民進黨公職人員服務處也加入了遊行的行列,使隊伍沾染上一些民進黨和獨立運動的色彩。

四面出擊:

北中南三地工人同慶勞動節

五一當天,台灣北、中、南三地都有工人的請願、遊行,可說是盛況空前。

在南台灣工業重鎮——高雄,是勞動黨與勞權會主辦的「反金權、反賤保車陣大遊行」。勞動黨自建黨以來,即堅持每年舉行遊行或集會來紀念五一國際勞動節。遊行提出了「反金權、爭工權;反賤保、爭修法;反壓迫、爭人權;反剝削、爭平等」的口號。

在中部,四千多名公賣局員工齊聚在台灣省政府所在地的中興新村,反對為入關而解散公賣局。長期以來,台灣的菸、酒向由政府專賣。最近,由於加入GATTWTO(世界貿易組織)在即,加上國內外菸酒商的壓力,公賣制度勢將取消,甚至傳出將解散菸酒公賣局的消息,而首當其衝的就是公賣局一萬四千多名菸酒工人和五萬多名眷屬。這次的陳情抗議,便是針對此項傳聞而來。

在台北也有多起活動,「經營之神」王永慶旗下台塑、南亞、台化廿四個關係企業的產業工會的工人,以「反賤保」為主題,發動了「五一反賤保高保費大遊行」,共約四千多工人和家屬參與。

郵政、電信事業的員工則前往交通部抗議,反對郵電事業私有化,並要求改革人事制度,落實產業民主。勞陣幹部也前往行政院勞委會,致贈「念資在資」(註二)匾額,諷剌勞委會的親資方立場。

省思:五一過後看台灣工運未來

從今年五一勞動節台灣工人階級展現的力量看來,我們應可對未來台灣工運的發展,抱持「審慎樂觀」的態度。台灣加入WTO在即,公營事業私有化腳步也在加速前進;加上金權政治泛濫、生活品質惡化、貧富分化擴大,這些都使得工人階級生活條件日益艱困,反抗、不滿的情緒增高,在客觀上有利於工人運動的壯大。

而朝野三大黨雖然在統獨問題上爭執不休,但在鞏固維護台灣的資本主義體制上卻是攜手合作。它們也都是台灣金權政治的共犯,只不過涉案程度有所不同罷了。相信台灣的工人會越來越認識到三大黨的資產階級本質,意識到工人階級政黨的可能性與必要性、迫切性。

雖然客觀趨勢有利於工運的壯大,但是不可否認的,台灣工人運動要實現工人階級當家作主,根本變革現有體制的歷史性任務,還有一段艱辛漫長的路要走。我們尤其應該清楚地看到,目前幾個主要的工運團體都有一些重大的(甚至是致命的)弱點和失誤。這些弱點或錯誤若不能獲得解決,勢將大大地阻礙台灣工運的健全發展。在這裡,我們可以舉出二個例子:

首先就是工人運動與民進黨的關係。民進黨的資產階級本質已越來越清楚了。這一點是連一些民進黨籍的工運領袖也都承認的。然而,身為最大工運團體的台灣勞工陣線卻一直與民進黨保持著曖昧不明的關係。這一年來,我們一方面看到勞陣的領導人在其機關報和一些公開場合宣稱勞陣組織階級政黨的計劃,一方面卻又錯愕地看著勞陣賣力的幫民進黨省市長候選人助選。今年四三○遊行前後,也正是民進黨各派系推舉立委、國代候選人的時候。我們又赫然發現新潮流所提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國代候選人的名單上出現勞陣重要領導人的名字。勞陣這種模稜兩可、言行不一的做法,不但為本身帶來傷害,更妨礙台灣工人認清民進黨的階級本質,客觀上阻礙了台灣工人階級意識的成熟!

其次,工運的目標為何?工運應追求什麼樣的社會制度?在這個問題上,各團體固然做了不少有益的探索,也提出一些看法,不過還是有許多問題值得探究。勞陣傾向福利國家,不過並沒有加以清楚的說明,只提出了企業體內的產業民主制。同時,在實踐中已被證明無法解決資本主義弊病的福利國家,是否還值得我們追求?在別國特定歷史條件下形成的福利國家能移植到台灣來嗎?這些問題都還有待澄清。

工委會在統獨問題已有看法(不統不獨),也在一些法案上用心很深,卻不見它們在社會經濟制度上的看法和主張,不免令人感到遺憾!

勞動黨一直堅持階級政黨路線,主張社會主義,這兩點對台灣工運的發展無疑極具正面的意義。然而既追求社會主義,又認同「一國兩制」(即一方面在台灣維持資本主義制度不變,一方面認定中共政權仍為社會主義政權),是否會互相矛盾,又是否符合客觀事實呢?相信仍有待更多的討論。

除了這兩點外,如何看待「外籍勞工」問題,中國大陸經濟改革及兩岸經濟來往日漸密切對台灣工運的影響等課題,也都還需要我們從理論學習和社會實踐中遂步得到解答!

註釋:

註一:「賤」保與「健」保,國語同音,是工人對健保制度的諷剌語。

註二:這是把成語「念茲在茲」改成的諷剌話。念茲在茲本身的含意是念念不忘,專心致志於某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