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阶级力量的展现

——从今年台湾的五一劳动节谈起

郑谷雨(台湾)

先驱3319956

【台湾通讯】

相较于往年,今年台湾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可说是热闹非凡。四月中到五月一日当天,各工运团体和工会陆续发动了几次抗议游行和活动,为多年来处于困境的台湾工运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从整体上看来,一九八九年中春夏之交的远东化纤工潮被镇压之后即陷入低潮的工运,近年来又有了复苏再起的迹象,这无疑是令人振奋的!!

序幕:工委会四一八反贱保(注一)

车队游行

虽然争议不断,在国民党政府全力推动下,全民健康保险还是于今年三月一日匆匆开办了。由于在费用负担设计上明显偏袒资本家和高所得者,又大幅加重工人阶级的经济负担,全民健保在立法过程中就频频遭到包括全国总工会在内的工人团体抗议。实施之后,由于制度设计上的极不便民,而许多医疗院所又借机变相提高收费,更进一步激起了各阶层民众的不满。

一年多以来在健保问题上下了很大功夫,提出了「工人版全民健保法」并举办多次基层劳教的工人立法行动委员会,延续着近年来「春斗游行」的惯例,于四月十八日在台北发动了一场「反贱保车队游行」。游行提出了六点与官方全民健保制度针锋相对的诉求,包括降低收费率、免付挂号费,职灾(即工伤——编者)工人免除部份负担等。工委会也提出三阶段改善全民健保的时间表,要求国会各党团签署修法承诺书,不过国会三党却不敢也不愿回应工人的诉求。

据报导,这次游行共有一千五百人及五百辆左右的汽、机车参加,除了工委会及机关工会外,部分妇运及残障团体也参与了游行。

集结:劳阵四三○反金权怒火之夜

台湾劳工阵线是台湾目前历史最悠久、组织最健全、实力最强的体制外工运组织。劳阵此次游行以「集结劳工阵线、粉碎金权垄断」为主题,并针对全民健保及劳保、公营事业「民营化」、外籍劳工、财团炒作房地产四大问题提出了劳阵的主张。在「外劳」问题上,劳阵将其长久以来「反对输入外劳」的主张加以「细致化」,提出了1.厂商引进外劳限时五年、二○○一年起停止引进外劳;2.善待外劳,外劳与本劳同工同酬;3.准许外劳组织工会三项诉求。

在公营事业「民营化」问题上,劳阵提出了公营事业实施「产业民主」、大众服务性事业维持公营、一般生产性事业开放民间参与竞争三项主张。

劳阵在这二大问题上的意见十分值得工运界作深入的讨论,甚至提出不同的看法!

四三○当晚,共有万名以上的群众参与游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手持火把走在队伍最前端的台湾石油工会第一分会(劳阵主席黄清贤正是此工会的领导人)和台湾电信工会第七分会。这二大公营事业工会可说是劳阵的主力队伍。除了工会外,台建组织、独立台湾会、部分地下电台和民进党公职人员服务处也加入了游行的行列,使队伍沾染上一些民进党和独立运动的色彩。

四面出击:

北中南三地工人同庆劳动节

五一当天,台湾北、中、南三地都有工人的请愿、游行,可说是盛况空前。

在南台湾工业重镇——高雄,是劳动党与劳权会主办的「反金权、反贱保车阵大游行」。劳动党自建党以来,即坚持每年举行游行或集会来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游行提出了「反金权、争工权;反贱保、争修法;反压迫、争人权;反剥削、争平等」的口号。

在中部,四千多名公卖局员工齐聚在台湾省政府所在地的中兴新村,反对为入关而解散公卖局。长期以来,台湾的烟、酒向由政府专卖。最近,由于加入GATTWTO(世界贸易组织)在即,加上国内外烟酒商的压力,公卖制度势将取消,甚至传出将解散烟酒公卖局的消息,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公卖局一万四千多名烟酒工人和五万多名眷属。这次的陈情抗议,便是针对此项传闻而来。

在台北也有多起活动,「经营之神」王永庆旗下台塑、南亚、台化廿四个关系企业的产业工会的工人,以「反贱保」为主题,发动了「五一反贱保高保费大游行」,共约四千多任务人和家属参与。

邮政、电信事业的员工则前往交通部抗议,反对邮电事业私有化,并要求改革人事制度,落实产业民主。劳阵干部也前往行政院劳委会,致赠「念资在资」(注二)匾额,讽剌劳委会的亲资方立场。

省思:五一过后看台湾工运未来

从今年五一劳动节台湾工人阶级展现的力量看来,我们应可对未来台湾工运的发展,抱持「审慎乐观」的态度。台湾加入WTO在即,公营事业私有化脚步也在加速前进;加上金权政治泛滥、生活质量恶化、贫富分化扩大,这些都使得工人阶级生活条件日益艰困,反抗、不满的情绪增高,在客观上有利于工人运动的壮大。

而朝野三大党虽然在统独问题上争执不休,但在巩固维护台湾的资本主义体制上却是携手合作。它们也都是台湾金权政治的共犯,只不过涉案程度有所不同罢了。相信台湾的工人会越来越认识到三大党的资产阶级本质,意识到工人阶级政党的可能性与必要性、迫切性。

虽然客观趋势有利于工运的壮大,但是不可否认的,台湾工人运动要实现工人阶级当家作主,根本变革现有体制的历史性任务,还有一段艰辛漫长的路要走。我们尤其应该清楚地看到,目前几个主要的工运团体都有一些重大的(甚至是致命的)弱点和失误。这些弱点或错误若不能获得解决,势将大大地阻碍台湾工运的健全发展。在这里,我们可以举出二个例子:

首先就是工人运动与民进党的关系。民进党的资产阶级本质已越来越清楚了。这一点是连一些民进党籍的工运领袖也都承认的。然而,身为最大工运团体的台湾劳工阵线却一直与民进党保持着暧昧不明的关系。这一年来,我们一方面看到劳阵的领导人在其机关报和一些公开场合宣称劳阵组织阶级政党的计划,一方面却又错愕地看着劳阵卖力的帮民进党省市长候选人助选。今年四三○游行前后,也正是民进党各派系推举立委、国代候选人的时候。我们又赫然发现新潮流所提民进党不分区立委、国代候选人的名单上出现劳阵重要领导人的名字。劳阵这种模棱两可、言行不一的做法,不但为本身带来伤害,更妨碍台湾工人认清民进党的阶级本质,客观上阻碍了台湾工人阶级意识的成熟!

其次,工运的目标为何?工运应追求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在这个问题上,各团体固然做了不少有益的探索,也提出一些看法,不过还是有许多问题值得探究。劳阵倾向福利国家,不过并没有加以清楚的说明,只提出了企业体内的产业民主制。同时,在实践中已被证明无法解决资本主义弊病的福利国家,是否还值得我们追求?在别国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福利国家能移植到台湾来吗?这些问题都还有待澄清。

工委会在统独问题已有看法(不统不独),也在一些法案上用心很深,却不见它们在社会经济制度上的看法和主张,不免令人感到遗憾!

劳动党一直坚持阶级政党路线,主张社会主义,这两点对台湾工运的发展无疑极具正面的意义。然而既追求社会主义,又认同「一国两制」(即一方面在台湾维持资本主义制度不变,一方面认定中共政权仍为社会主义政权),是否会互相矛盾,又是否符合客观事实呢?相信仍有待更多的讨论。

除了这两点外,如何看待「外籍劳工」问题,中国大陆经济改革及两岸经济来往日渐密切对台湾工运的影响等课题,也都还需要我们从理论学习和社会实践中遂步得到解答!

注释:

注一:「贱」保与「健」保,国语同音,是工人对健保制度的讽剌语。

注二:这是把成语「念兹在兹」改成的讽剌话。念兹在兹本身的含意是念念不忘,专心致志于某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