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如何面對「包二奶」的死結

丹心

《先驅》第32期,19953

最近,香港男人在大陸「包二奶」的現象引起社會廣泛討論,這不但成為一個新的社會問題,而且成為過渡期的一個新的政治問題。之所以成為社會問題,因為「包二奶」對香港的家庭和兩性關係所造成的實際影響不小。尤其對在港的妻子的影響方面。之所成為政治問題,是因為那些「二奶」在國內所生的子女,據港府估計,97年前後會有24萬之多,如何界定這些私生子女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便成了中英談判的新內容了。

本文只著重討論「包二奶」的社會意義及其解決方向。

其實男人「包二奶」不是新問題,也不是始於開放後的中國大陸,香港從來都存在這種現象,不過主要在富有階層中間。有錢男人可隨時包起一個小明星之類,已是人所共知的事。這種有錢人的玩意沒有成為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主要是因為這個階層的婦女有充足的資源疏導或解決這類矛盾,例如她們憑著優裕的經濟條件,忍不下這口氣就索性離婚,但最通常的做法是她們像丈夫一樣,自己也去包「二公」、「三公」……

現在「包二奶」之所以引起那麼大的困擾,主要是這種行為已蔓延到中下階層的家庭,而這個階層的女性多是經濟能力很弱的,她們多是家庭主婦,主要收入來源是靠丈夫的家用,一旦她們的丈夫在大陸「包二奶」,不再拿家用回家時,這些長期沒有工作,又要照顧幾個子女的妻子便突然陷入經濟困境和嚴重的情緒困擾。

根據社署及其他志願團體所搜集到的近五百宗個案顯示:當妻子發現自己的丈夫在國內「包二奶」,多會有憤怒、悲傷、被騙及抑鬱的情緒反應。有部份甚至有神經衰弱,要看精神科,或有自殺及暴力傾向等等。可見丈夫在國內「包二奶」的現象對在港的妻子的影響甚大,使她們難以適應。其實,上述的情緒反應來自多方面的憂慮。眾多個案顯示,這些妻子最害怕面對的是離婚;丈夫不肯給家用;子女失去父愛,像單親家庭等。在各種憂慮中,最使她們困擾又最迫切要解決的是經濟問題。因為許多個案顯示,「包二奶」的丈夫的確少給或索性不給家用,使妻子突然陷入經濟困境。

據社署獲得的37宗「包二奶」個案中,其中有21宗(57%)的求助妻子完全無收入。有8宗(22%)月入只有6千元或以下。其他機構獲得的個案亦顯示,不少妻子的經濟條件甚差,沒有丈夫的家用,根本不足以維持家計。這些求助人的丈夫一般收入不高,平均月入只有八千元左右,這個收入要養起兩個家根本不可能,所以很多男性索性拋棄在港的妻兒。

「包二奶」之所以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原因就在於此。這些婦女從來都是由丈夫供養的,一旦丈夫把收入轉到另一個女人身上,便變得徬徨無所依了。令這些妻子更沮喪的是她們還要面對很多其他不利的因素,譬如職業歧視和工資低微等等。

實際上,並不是她們不願意工作,而是她們多在婚後要生兒育女而停止工作。到她們的子女長大後,她們想重投社會,卻沒有剩下多少機會了。因為香港近年的經濟已發生巨大變化。大部份製造業北移,只剩下主要是服務性行業。但這些行業卻堅持要聘請年輕貌美,有較高學歷的女性,而這群育有子女的女性大多是三、四十歲之間,沒有高學歷,因而被視為市場價值極低的大齡女工而無人肯僱傭。就算找到工作,也被有意壓低工資,因為女性從來不被視為家庭主要的經濟支柱。大家知道,香港從來沒有訂立起碼工資制。現時,一天工作八、九小時,只獲得三千多元工資的女工比比皆是。這樣低微的工資不要說養活子女,連她自己也養不起!這些不利的因素,使她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可作的選擇甚少。所以有些婦女雖然不想容忍丈夫的「包二奶」行為,但看到現實上對自己極不利的就業環境,也就很害怕面對離婚的問題,唯有對丈夫的行為默不作聲,勉強啞忍了。有些妻子甚至表示,如果丈夫肯拿家用回家,也不理他在外面的行為了。

解決方向何在?

面對這群最需要幫助的婦女,我們的政府、議員及婚姻問題專家提出什麼解決方法呢?

在各種反應中,政府的反應不但最遲鈍,而且非常被動。問題已引起廣泛關注,社署卻像如夢初醒般說還沒展開「系統性的研究」。在立法局福利事務委員會的要求下,才匆忙搜集資料以應付議員的質詢,可見社署何等保守和後知後覺。結果他們自然提不出任何解決方法。或者,站在政府的立場上,他們的怠慢是十分必要的!

其他的建議可分為幾方面,一是預防性和勸喻性的,二是懲罰性的,三是補救性的。

絕大部份的議員或專家都很著重提出要透過宣傳教育,教導人要重視婚姻觀念、夫妻生活和諧及家庭幸福等,好像「包二奶」現象主要是由於夫妻間溝通技巧不足所致,只要加強溝通就可把婚姻納回正軌。所以那些人最渴望達到的結果就是,透過宣傳能使那些丈夫痛改前非,回到妻兒身邊,繼續負起供養家庭的責任。這種建議明顯是針對丈夫的,但我們非常懷疑,這些不著邊際的老生常談究竟對他們能起多大作用。我們只知道,如果一個男人要去嫖妓或「包二奶」,絕不是透過幾句說教式的宣傳就能使他改變過來的。正如李家祥議員說:「輔導冇用的,三十幾歲的男人,你叫佢、教佢唔受引誘,幾難!」所以,這個建議對那些陷入困境的妻子而言,簡直毫無幫助。

那麼,是否說李家祥提出的把「包二奶」行為,列為刑事罪行的建議就能解決問題呢?

其實李氏的提議沒有甚麼新意,只是把「包二奶」或同居等婚外情也列作重婚罪來加以懲罰。那麼首先要弄清楚,擴大懲罰究竟想達到什麼目的?如果是想有婚外情的丈夫回心轉意,「改過自新」,那恐怕只會有相反的效果。如果一個丈夫因婚外情而受罰或被監禁,除了妻子可洩一時之憤外,恐怕只會加深夫妻間的敵意,最後極有可能導致的結果是離婚。但如果最終也是離婚的話,那根本不用加強法律的懲罰,因為現時離婚法已訂明:若一方與第三者通姦,對方就可提出離婚。

所以,刑事處罰包二奶的丈夫,不但不能使丈夫改變過來,反而使沒有條件提出離婚的妻子處境更不利。而且這建議在實際執行檢控時會十分困難,徒然增加政府對私人生活的干涉權。因此,李家祥的建議也不切實際,對有關的妻子也沒有任何幫助。

丈夫應給予妻兒扶養費

以上的建議最大的問題是只著重改變「包二奶」的丈夫的行為。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如果能改變丈夫,使他們不再「包二奶」,回到妻兒身邊,繼續供養她們,一切秩序就會回復正常,其他人就可撒手不管,但事實上要改變那些丈夫的行為只是一種良好願望而已,根本不切實際。

我們認為,首先要幫助妻子解決的問題是:丈夫不給家用怎麼辦?

在這種情形下,妻子有權向丈夫追討生活費,必要時還可以向法院請求頒令丈夫負起供養責任。香港和中國的法律,都有這種保障婦女和兒童的權利的規定。例如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十四條說:「夫妻有互相撫養的義務。一方不履行撫養義務時,需要撫養的一方,有要求付給扶養費的權利。」第十五條說:「父母對子女有撫養教育的責任」。

民事訴訟法第九十七條規定,當事人追索贍養費和撫養費時,可申請法院裁定先予執行。這就是說,法院可以在案件尚未判決的判決的時候,裁定丈夫先行付給一定數額的金錢,以便解決妻兒生活的急需。

但是許多婦女都不知道怎樣實際使用這種權利,更沒有力量找律師代辦。因此中港雙方政府應該合作,負起責任,一方面讓婦女人人都知道她有這種法定的權利,同時再定出簡單方便而且完全免費的辦法,讓那些因為丈夫包二奶而陷於生活困難的妻子容易循法律途徑得到實際幫助。

這樣雖然遠遠未能解除「大婆」全部的痛苦,至少可以減輕她們一部份的困難,讓她們可以集中精神去應付其他方面的困難。

在現實的社會條件下,許多婦女不得不依靠丈夫維持生活,只要這種社會制度還沒有根本改變,丈夫就不應該逃避責任,社會和國家也應該負起保護婦女和監督丈夫的責任。

從長遠來說,要解決整個包二奶問題,社會和國家必須根本改變妻子依附丈夫的地位和心理。

要幫助的是女性

女性從小就被灌輸一種意識,她一生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事業和個性發展,而是要找到一個可依靠終生的好歸宿。家庭、丈夫及子女才是她一切幸福的泉源。當她面臨任何決擇時,她總要以家庭為重,其他一切只屬次要。為了家庭,她可以犧牲自己的職業、前途、進昇機會和假期,也可以犧牲自己的興趣等等,總之她要為他人而活才能體現自己的偉大和犧牲精神,社會也以她能為家庭作出多少犧牲來衡量她。

在經濟上,她也被灌輸同一種意識,她不是家庭的經濟支柱,她的收入只是補助性的。她必須依賴丈夫,作為丈夫的附屬物。有家庭的保護,丈夫的供養,她們的工資自然可被壓至極低,而且老闆可視乎經濟的好壞,隨時把她辭退或在毫無保障的情況下聘用她。雖然這種意識早已為事實所否定。現時大部份家庭都要夫婦倆共同工作才能維持生活的開支。但這種女性必須依附丈夫的意識在社會上仍然佔明顯優勢,連女性自己也深信不疑,甚少提出異議。然而,就是婦女這種根深蒂固的依附男性的思想使她們一旦陷入困境就不能自拔。一旦她的丈夫在感情上有所變化,她就感到非常絕望沮喪,甚至生無可戀,以致最極端的做法是把一切——她的丈夫、子女以及自己都毀滅掉。這種行為其實是源於她把自己的一生幸福,個人榮辱都寄托在他人身上的結果,當對方作出一些有違她期望的行為時,她就變得手足無措,或痛苦得死去活來。

不要以為這種依附意識只有那些經濟不獨立的女性才有。現實上,很多經濟上獨立自主的女性,其實意識上仍然非常依附男性的。她們始終覺得人生最重要的是要找一個可依靠、可保護她的歸宿,最終要有個家庭。所以我們常聽到不少事業成功的女性總愛把:「我會以家庭為重」,「感激丈夫的體諒」,「沒時間陪伴丈夫子女深感內疚」之類的說話掛在咀邊,好像自己作了虧心事一樣內疚。這都是意識上不夠獨立自主的表現。為何女性為自己的個人事業奮鬥會有內疚感,而男性從來不會有這種感覺呢?這就是那種根深蒂固的依附思想所導致的。因此,婦女要成為獨立自強的人,必須自覺地打破這種經濟上,意識上附屬於男性的思想。

改善婦女地位才是根本辦法

那些專家如果真正想幫助婦女擺脫「包二奶」的困擾應該首先考慮如何幫助婦女朝這個方向發展,並建議政府用一切方法幫助婦女擺脫對男性的依附,建立自己的獨立人格。只要婦女在經濟上不再依賴丈夫,就可以有更多選擇,也更有條件建立足夠的自信去面對丈夫「包二奶」所帶來的一切不幸與變化。當她明白到,婚姻、家庭不再是她唯一的選擇時,即使有危機出現,創痛也會較容易恢復,不會做成過份的自我貶抑及自我否定。

要達到婦女真正能獨立自主的目標,政府必須提供大量資源,從根本上改變過往忽視婦女利益的政策。所以我們不大同意李家祥的觀點,他指責「包二奶」的男人不負責任,連政府也受害,要政府多建婦女輔導中心。其實最不負責任的是港府才對,正是因為它從來沒有積極改善婦女在家庭及社會上的從屬地位,所以「包二奶」現象的出現才會引起婦女那麼大的困擾。

對於支援家庭的服務,港府從來都非常低調的,可以說盡量不予援手。就算有人申請援助,條件往往非常苛刻。以離婚人士申請恩恤安置公屋為例,申請人不但入息不能超過公援金,還要充份證明有緊急需要等,由申請至獲安置,最少需時半年。獲得安置後,假若申請人不獲子女撫養權,還要立即遷出安置單位。試問這種苛刻的條件,是鼓勵抑或阻礙有需要的人士呢?

所以,我們認為要求政府成立什麼機構不大重要,最重要的是這類機構必須包括兩個主要的目標:就是從物質上和心理上幫助婦女擺脫對男性的依附。首先是幫助婦女經濟獨立起來,這可透過政府提供充足的經濟援助、各種形式的托兒服務和解決住屋問題。其次就是幫助婦女找工作,為她們提供真正有用的職業再培訓,保障她的就業權,立例消除各種職業歧視,提高女工工資等等。針對「女人三十搵工難」的情況,政府甚至可以特別為這群婦女多辦實業,吸納她們的勞動力。總之,務求使婦女自力更生,重投社會。

除了經濟上的自立外,心理上的輔導對婦女來說亦非常重要,尤其對於那些受「包二奶」困擾的女性而言。因為這些女性長期受困於家庭,與社會相當脫節,教育程度不高,本已自信心不足。現在丈夫又在國內包起比自己年輕貌美的二奶,使她更感自己失去吸引力,自卑感更重。透過輔導幫助她們重建自信和接受自己是一項十分迫切的工作。

另外,幫助婦女從意識上培養獨立的人格,使她們認識到婚姻、家庭或伴侶只是人生的一部份,依賴他人根本不是個人幸福的泉源,發展自己的事業和個性或追求更大的人生理想才是快樂人生的保證。這可透過提供各種輔導服務、免費的進修課程來發掘自己的專長和興趣,從而多方面體現自己的潛能,最後達致自強自立自主的人格。

其實上述整個方向就是要全面解決母性的問題,使婦女從家務勞動和育兒的束縛中解放出來,與男性一樣獨立自主、互不依附。要達到這目標,必須實現家務育兒社會化,使這些勞動成為有報酬的工作,不像現在那樣,由家庭主婦作出所有犧牲。港英或中共會改善婦女地位嗎?

要實現這個目標,靠現時的政府可行嗎?這點很值得我們懷疑。不是因為港府沒有足夠的資源,而是它絕不肯撥出資源。港英從來都是以一少撮大資本家利益為依歸的政府,一切以利潤掛帥。普羅大眾的利益,它隨時可以犧牲。例如最近的老年退休金,港府因中方反對所以不推行,但機場、青馬大橋、九號貨櫃碼頭等工程,中方不是也反對嗎?為何港英死不肯讓步呢?因為它要在最後幾年的統治中,盡量幫助各大財團,尤其是英資財團,大事搜刮港人的民脂民膏。至於快將收回香港的中共,就更不可靠了。每逢港英政府給予一些小恩小惠給港人,它都大加反對,並公開大聲疾呼地反對福利主義和「免費午餐」,好像港人已享有太多福利!

這裡還要提一提中共對待國內的男女關係的態度。它實際上把包二奶以及一切它視為「不正常」的男女關係都當作刑事罪處理,最近深圳當局更特別宣稱要嚴厲處置包二奶者。它這樣做的結果,其實對港妻的實際幫助極小,但卻會使二奶的處境更慘。就像中共多次「掃黃」對妓女所造成的影響一樣。那些運動絲毫沒有遏止嫖客的熱情,卻使妓女受到公安和流氓更殘酷、更肆無忌憚的迫害和壓詐。假如中共懲治二奶,那些二奶只會獲得與妓女相同的命運。

二奶不比「大婆」好多少

自大陸改革開放以來,大量外省女工從內陸貧脊省分跑到沿海一帶的城市謀生,但各企業根本沒有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給他們。這些女工就算找到工作,不但工資低,還要面對老闆的克扣和極危險的工作環境。港人也不只一次在電視上見到國內工廠因安全設施不足而燒死大量女工了。

內地的年輕女性面對這樣惡劣的就業條件,很容易便會利用自己的「天賦本錢」來賺錢。但做妓女始終不是光彩的行業,而且還常常受到流氓及公安的敲詐和打擊。如果她遇到一個男人願意每月供給她二、三千元的生活費,無疑是極具吸引力的。因此,「包二奶」這現象就迅促蔓延,以致成巷成村。

但這些「二奶」以為從此找到好歸宿的良好願望恐怕不容易實現,因為這種以金錢掛帥的性關係正反映其不穩定性。今天這個男人可以用錢包起她,他日玩膩了也可以離棄她,另找一個更年輕貌美的「三奶」、「四奶」……那時她們大概也像今天許多香港的妻子那樣,變成單親家庭,要獨力撫養子女,但她們的處境肯定比香港的妻子更不利,因為她們的地位根本不為國內的法律所承認,而且國內現時這方面的福利比香港更差。或退一步說,那男人或從此與她共同生活吧,但他們的關係也不可能是平等的,她只能是他的性和家務的奴隸。每月靠他拿家用回家,自然要仰其鼻息了。可見這些二奶的命運不會比港妻的命運好多少。

所以,要根本解決婦女的困境和提高婦女的地位,無論香港或內地也必須爭取建立一個真正為人民謀幸福,並願意徹底改造社會的民主政府。只有達到這個目標,包二奶現象才可望得到妥善解決。

現在「包二奶」之所以引起那麼大的困擾,主要是在這種行為已蔓延到中下階層的家庭,而這個階層的女性多是經濟能力很弱的。丈夫不給家用,妻子有權向丈夫追討生活費,必要時還可以向法院請求頒令丈夫負起供養責任。香港和中國的法律,都有這種保障婦女和兒童的權利的規定。只要婦女在經濟上不再依賴丈夫,就有條件建立足夠的自信去面對丈夫「包二奶」所帶來的一切不幸。當她明白到,婚姻、家庭不再是她唯一的選擇時,即使有危機出現,創痛也會較容易恢復。政府成立什麼機構不大重要,最重要的是這類機構必須包括兩個主要的目標:就是從物質上和心理上幫助婦女擺脫對男性的依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