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发展忽略环境付出的代价

——兼谈增加航机升降问题

岚山

《先驱》第32期,19953

人们不断努力地工作,目的是要改善生活。过去几十年,香港人的勤奋,加上其它因素配合,经济得以发展,人们在衣食住行、娱乐等物质享受普遍比几十年前大大提高了,但从环境的观点来看,人们所处环境的质素却越来越差——空气、水质污染及噪音等问题正向我们侵袭。市中心及工业区的空气污染得使过路者不想吸下半口;该等区域的居民呼吸系统的发病率比其它地区高。很多泳滩已受污染,市民享受嫸水之乐的好去处已减少了很多;近岸海洋生物大减,使近海作业渔民再难以维生。交通、建筑及人为的噪音使不少人患上神经衰弱,片刻的安宁成为奢侈品……

经济发展忽略环境付出的代价

过去,经济发展只着重短期的、少数人的利益而没有顾及对环境的破坏。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官塘、葵涌等工业区的工厂,厂家们为了降低生产成本、追求最大利润,将没有经过过滤的废气任意排出,使居民的气管毛病增加,造成的酸雨侵蚀了建筑物及钢铁的表面,居民的头发和所穿的衣服洗涤次数要更频密……厂家们赚了钱,但他们不需对环境破坏负责,而将这部份的经营成本转嫁到市民身上。

近年,市民对环保的意识普遍提高了,对经济发展需顾及环境因素的要求亦提高了,这逼使政府在进行基础建设前作环境影响评估,并在某些情况下采纳评估报告的意见,在发展基建的同时,进行环保工程。

一月初,政府在没有什么压力的情况下同意作额外投资,在大屿山十号及十一号货柜码头,斥巨资兴建两座人造山,以减低当码头运作时对附近愉景湾居民的滋扰。据报,人造山的高度将足以使愉景湾居民在视线范国内,不会见到货柜码头;同时,人造山可防止码头运作的噪音影响住在对面的愉景湾居民。

虽然这项环保工程的成效现在尚未可知,但这是促进经济发展的同时,考虑到减少环境破坏、减少对市民滋扰的例子。可是,最近政府在航班升降问题上,计划采取与上述原则背道而驰的做法。

飞机噪音影响市民生活质素

去年十二月中,民航处为了令「本港」增加45亿元直接或间接的收益,明知会使更多居民受飞机噪音滋扰,仍建议增加航班的升降次数。

民航处的建议是在早上六时半至七时及晚上九时至十二时半共增加32班航机升降。

究竟这建议会对市民有什么影响呢?环保署根据最近一次以747航机为试验的评估发现,若民航处的建议获接纳,受飞机噪音影响的人数将由33万增至388千人。深水步和九龙城区的25万名市民平均每晚被弄醒的次数会由现时的7次增至11次;至于九龙域、观塘和港岛东区的另外9万名市民,更会被弄醒由现时的21次增至27次。

根据环保署分析,在九龙城一些受严重影响的地区,其中10%的降落,噪音会超过105分贝而达到噪音「惊骇」水平。

很明显地,若政府实施民航处的建议,几十万市民将会进一步受飞机噪音的影响,但有商界、旅游业人士却指出,为了整体利益,居民应该忍受。他们辩称增加升降班次所带来的四十三亿,「并不是政府的收益,而是整个香港经济及市民的收益……如果仍然限制启德的容量,则影响了从事所有与航空、旅游、货运等有关行业的(十几万)员工的生计和福利……」(杨孝华,明报95113日)

放宽航班升降班次后,除了政府实际收取的抵港航机停泊费及离境税共二亿元外,其余绝大部份收益恐怕只会掉进有关行业老板的袋里。公司生意好了,一般打工仔女只会忙上加忙。这对有关行业的十几万雇员有什么好处,他们心里自知。

若说建议实施后可增加一些就业机会,相信这可能会是的,但本港一般雇员面对的问题不是没有就业机会,而是很多职位雇佣条件太苛刻,有些工作薪金低得连维持工人基本生活也不能!况且,就算新建议真的会为全港市民带来45亿收入,平均每日只会使每名市民增加2元收入,但却使四十万居民每天的睡眠受到滋扰,影响居民的精神健康,造成要由个别市民自己负担的「经济」损失。何况所谓收入,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只是空谈。

有些居民组织要求,假如政府一意孤行,应对受影响的居民作出赔偿,例如安装隔音设施。既然这政策不是由民主程序决定,更不是由受影响的市民决定,况且经济收益亦非归他们所有,而他们的生活环境受破坏,提出这些要求当然合理。

但粗略估计,若受影响的居民有十万户,要为他们安装像民航处长乐巩南在九龙城渡宿一宵的教会宿舍所设有的双重窗及空调系统,每户最少要万多元,十万户就要十多亿!这比政府因此建议所增加的收入还要多几倍。另一方面,大量使用空调会造成另一种环境污染及能源浪费。再者,有什么方法可使放宽航班升降的得益者对受影响的居民作出合理赔偿?

综合上述各方观点,我们认为若真的为了整体市民的利益,就不应再增加启德机场的升降班次。环保政策为何厚此薄彼?

最后,想藉此谈谈政府在处理飞机及货柜码头噪音手法回异的问题。

政府同意在愉景湾畔额外斥巨资兴建人造山以减少货柜码头运作时对居民的骚扰,另一方面,却打算放宽航机升降班次的限制来换取45亿的经济收益,而不顾四十万居民会受影响,为何做法如此厚此薄彼?

不难理解,放宽航班升降,商界会实时得益;而斥资兴建隔声人造山,所用的钱是香港人的,港英亦即将离去,它对将来毋须作什么承担,现在卖个大包,减少抗议声音,何乐而不为。况且,愉景湾是中上住宅区。而受飞机噪音滋扰的区域大多是草根阶层住宅区,将污染物、厌恶性行业等放置在草根阶层区域或其附近,正是政府的一贯做法呢!葵涌货柜码头对附近丽景村一带的居民长期带来很大的滋扰,为何政府又没有作出什么改善措施?

不难看出,市面流行的那套公共政策要合符经济效益的说法,其实绝大部份只是符合大有钱佬的利益,例如要在沙螺洞兴建高尔夫球场,发展商自然要赚一笔;打高尔夫球亦是奢侈的玩意,普罗大众根本玩不起。对环境更有严重的影响:要兴建高尔夫球场,就要铲除大量树木丛林,使原有的动植物品种大大减少,影响生态平衡。另外,又要使用大量杀虫药及化肥来养植那青荵的草坪,染污附近一带环境。

现时的情况在在说明港英是一个欺压穷人而怕有钱佬,要照顾大财团的利益而牺牲普罗大众生活质素的政府。

为了普罗大众的利益,要市民的生活质素真的得以改善,最终的方法只有建立一个权力来自普罗大众,要向大众负责的政府。并且要根本改造这个环境染污的最主要根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一九九五年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