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三势力整合」谈台湾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

郑谷雨

《先驱》第32期,19953

自从戒严令解除,党禁开放之后,台湾基本形成了以国民党、民进党两大政党为主的政治格局。随着台湾政党政治的发展,一些政治评论家、媒体、学者和部分政治人物渐渐开始讨论台湾政坛上所谓「第三势力」发展可能性的问题。也有一些政治人物以发展第三势力为号召,试图在国民党和民进党之外取得一定的政治空间,甚至希冀取两党而代之,而整合第三势力的声音也一直不断,其中也有部分左翼党派人士的参与。

这些发展所谓「第三势力」的呼声事实上包含了种种不同的政治要求和企图。部份民众对目前两大政党的不满是「第三势力论」的基础与前提。根据许多「民意调查」显示,有相当的比例的台湾民众对现有两大政党皆不满意,也愿意支持第三个政党成为政坛上具影响力的政治势力,对一些政客来说,搞个「第三势力」便成了有利可图的事业,而对于许多台湾左派人士来说,组建一个左翼政党甚或是一个中间偏左政党在两大党皆为资产阶级政党的情形下,自是一重要的政治任务。最后,相对于国民党在「国家认同」上的暖昧及民进党的台独倾向,一个主张统一或至少不主张台独的第三党的出现,台湾的中国民族主义人士当然乐观其成。

「第三势力」是一个暖昧且不精确的名词

从以上粗略的分析来看,我们可以知道「第三势力」是一个可涵盖许多政治派别,包含不同的意识形态,笼统暧昧而不精确的名词,甚至带有负面的意义。观察西欧、日本等资产阶级民主国家的政党政治,基本可分为以保守党、自由党等资产阶级政党为代表的保守势力及以改良主义工人党(社会党、社民党)和传统斯大林主义共产党为代表的「革新」势力两大阵营。在政治生活中是两大阵营内政党的分化整合和各政党之间的合纵连横,几乎没有所谓的「第三势力」。在中国,民国以来,1949年以前的政治生态中,所谓「第三势力」不是徘徊在反动和进步两大势力间的微弱支流(如1927年第二次革命失败后邓演达的「第三党」和后来民主同盟等「民主党派」),就是野心军阀和失意政客的组合(如解放战争后期李宗仁倡议的第三势力)。

「第三势力」一词本身含混不明,而自称第三势力的派别人物亦不在少数,在这种情况下,挂着「第三势力」、「第三势力整合」招牌的政治团体值不值得左翼支持、参与甚而主导,便很有商榷的必要。

党禁解除后台湾「第三势力」的起与落

台湾党禁解除后,筹组「第三势力」的尝试从未间断过;然而值得深究的是:经过几年来的发展,调查数据中显示民众对「第三党」的潜在支持,并没有转为实际的行动,在党禁解除后,除新党外没有任何一个国、民两党外的政党在全国性选举中获得百分之一以上的选票。于是,另一种肤浅的「第三势力否定论」亦随之而起,到底为什么这些筹组「第三势力」的尝试并未获得明显的进展,甚至力量日益缩减呢?一个不同于国、民两党政治力量的成形与壮大究竟是空想还是有相当的可能性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应先对几个曾被视为有可能成为台湾政坛上具一定影响力的第三个政党的起落加以分析。

一、工党:工党成立之时,正是社会运动的高潮期,而民进党才建党一岁余,基础并不稳固,本有相当好的发展机会;根据当时媒体的调查,有相当比例的工人愿意支持一个健全发展的工党。可惜的是,建党半年工党内部就发生了严重的内哄,最后发生了分裂,不但实力削减,也令原本对工党有所期待的民众失望,工党的分裂和当时台湾左派人士政治经验不足有相当的关系,分裂本身对台湾左翼运动带来很大的挫伤,分裂之后的工党不久即发生第二次分裂,逐渐丧失了政治活动力。

二、劳动党:从工党分裂之后,一些夏潮系的知识分子和部份退出工党的工会干部成立了劳动党,清楚标举中国统一和社会主义的劳动党在建党之初仍有一定的声势,随后则每况愈下,逐渐萎缩,客观上台湾工人运动陷入低潮及台独运动的迅速发展是劳动党无法有明显成长的因素,而意识形态、政治路线上的僵化错误再加上主观政治能力的不足则是其逐渐萎缩的根本原因。

三、中华社会民主党:原为民进党员的立委朱高正由于反对民进党的台独立场和一些恶质化的倾向,脱党建立了中华社会民主党。社民党主张实施「生态的社会市场经济」,提出以「中华联邦共和国」为主轴的渐进统一方案,和国、民两党都有所分别,然而,强调以选举为中心任务的社民党,在台湾这种败坏的政治风气下,一方面由于缺乏「台面上的政治人物」而难获得选民的支持,一方面又因与工运等社运疏离而无法吸引社运积极份子,经过两次大选的挫败和内部接连的纷争之后,朱高正和部份干部加入新成立的新党,最后于1994年底解散。

四、新党:新党的成立本是国民党内部分化的结果,新党成立之后为了扩大基础,吸引选票也提出一些反金权的主张,强调「小老百姓」的立场,并一度有意「整合第三势力」,结合工党、劳动党等,去年的省市长选举虽然获得百分之七左右的选票,也在大台北地区卷起一阵群众风潮,但新党的保守老国民党色彩依然浓厚,更缺乏鲜明的政纲,成立年余的新党其未来发展还有待观察。

五、无党籍人士:所谓的无党籍人士除极少数外,不是传统的地方政治人物就是过气的失意政客,甚至还有恶名昭彰的大资本家,这样的组合没有具体的政治理念,完全是基于一时政治利益的短暂结合,所以历来一些无党籍政客搞的各式联盟根本不可能得到人民的理解与支持。

综上所述,有的「第三势力」是面目不清的杂牌组合,而带有左翼色彩的政党也因主观政治能力的不足甚至根本立场的错误而无法成长。所以我们不能因它们的失败就得出「一个独立于两大党之外的政治派别无法生存」的结论。当然,由于先前的错误使得目前非两党的其它政治势力空间缩小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面对这样的形势,台湾的社会主义者该有如何的对策呢?要怎么面对某些政治人物倡议的「第三势力整合」呢?

建立工人阶级的统一战线才是当务之急

其实对台湾的社会主义者来说建立工人阶级的统一战线才是当务之急,而不是冒冒失失的搞面目不清的「第三势力整合」。1989年以后,台湾工运就陷入低潮,而由于统独等政治立场的歧异,实力本已不强的各左翼组织、工运团体一直无法团结。其实,工人阶级内部存有政治分歧本是十分自然,重点是要使这政治分歧不致妨碍工人阶级在行动上一致对抗阶级敌人。

台湾的社会主义者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一方面促成包括一切工人组织,一切自称属于工人运动组织的统一战线的建立,包括最温和保守的组织(如全国总工会)在内。我们应该争取一切工人组织共同反对资产阶级政府(不管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新党执政)不利工人的政策(如全民健保费率问题),对抗资产阶级的进攻(如劳动法令有利资方的修改方向)。

在具体的形式上,并不是强求无原则的完全统一,相反的这个工人阶级统一战线不但应有广泛的基础,灵活的形式,更应有内部的民主,各组织在一些具体问题上的共同行动并不与各组织有宣扬自己政治理念的权利相违背。如果工人阶级统一战线能够形成,就算只是最初级的形式,都有助于巩固和逐渐壮大工人阶级的力量,改变资产阶级与工人阶级的力量对比,进而提高工人阶级的阶级觉悟。

各工人派别应提出明确的政治主张与政治路线

台湾的社会主义者的另一个重要任务则是逐步提出一条正确的政治路线,清楚交待自己的政治主张。到目前为止,台湾各左翼运动团体很少能提出清楚的纲领,大多数运动者对于自己是何种「左派」还无法确定,我们应该争取在短时间内突破现况,各工人派别应能够提出明确的政治主张与政治路线,共同竞争,彼此对话。

当前,在接连数年的大选狂潮中,工人阶级的力量越来越难展现,而各个工人组织持续地各自为政,在一些不会有太大分歧的问题上也很难一致行动,如此一来就更为削减了工运的力量和各团体的威信。另一方面,长期被国民党控制的全国总工会却也有了转变的迹象,面对这种局势,一个广泛的工人阶级的统一战线的逐步形成已刻不容缓。

如果这个工人阶级的统一战线能逐步形成并巩固,台湾的社会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纵然不可能在短期内就风起云涌,卷起群众浪潮,但至少绝对可以在巩固目前的基础上稳步前进,不至于落得每况愈下的境地。

也唯有这个工人阶级的统一战线能逐步形成并巩固,才谈得上在绝不削弱工人阶级的觉悟与力量的前提下,对某些上层政客加以利用来壮大工人阶级的实力,或是在特定议题上和某些非工人阶级的政治派别进行有条件的合作,以反对当前统治者的反动政策。至于那些面目不清的「第三势力整合」,既阻碍了工人阶级的阶级觉悟,又妨害了工人阶级的政治独立性,我们还是敬而远之的好,否则忙了半天只是为人作嫁,遭人利用,到头来还是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