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产品能救地球?

小桥

《先驱》第31期,199412

说到购买环保产品,人们很容易会想到Body Shop。这间出售个人用品的连锁店宣称其产品全部以简单的天然材料制造,对自然生态环境无损作为标榜。东主罗迪克丝女士(本身也是积极的环保份子)深明这种宣称原料来自落后的尼日尔或墨西哥等第三世界国家对顾客所产生的吸引力。她那套强调泥土,与第三世界互助互利的感性呼唤完全迎合优皮一族的口味,使她的企业王国去年营业额高达七亿美元。喜好追求时髦玩意,又接受了一些皮毛的环保意识的年轻香港人,自然对这种优皮玩意趋之若鹜。走进Body Shop,全店绿色的设计已使人精神为之一振,加上各种产品强调的天然成份;其中更有不少环保标语及援助落后国家的捐款箱等,使顾客每买一款产品,都似乎充满特别的意义,因而价钱贵一点也不计较了。

Body Shop的「纯洁」形象最近却受到英国传媒的揭露和质疑。首先,自一九八九年起,该公司就悄悄地把产品上的卷标由原来的「不以动物作测试」改为「反对以动物作测试」。这个微少的改动可说可圈可点。但更重要的是,有某杂志指出Body Shop与第三世界的交易,其实对当地土著的坏处多于好处。

在这场辩论中,人们的讨论焦点都放到Body Shop东主的道德操守方面。譬如,究竟罗迪克丝是否一个关心人类前途的好资本家呢?抑或她由始至终不过在欺骗消费者呢?我们认为把讨论焦点集中在个人的道德操守方面只会忽略其中更重要的社会意义。「绿色资本家」真能贯切始终?

其实,Body Shop只是无数标榜自己支持环保的「绿色公司」之一,有不少「绿色公司」更强调自己的社会责任,讲求「政治上正确」,大搞社会服务,例如为贫童设奖学金,资助先进国学生到第三世界作研究等等。他们以这些宣传作招徕,获得普遍消费者的支持,业务蒸蒸日上。但当这些小机构逐渐扩大营业额,变成大企业时,生意上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最后便要在市场压力及「社会责任」之间作出取舍,结果自然是生意要紧,向市场压力低头。这类例子不胜枚举。

例如被誉为最有「社会良心」的卡尔费特集团吧!创业初期,这家公司不但拒绝投资任何制造枪械、烟酒等产品;还善待员工:送运动鞋,鼓励他们步行上班,津贴他们参加各种「自我提升」的学习班等等。但最近,该公司为了削减成本,加强竞争,辞退了两成员工,将有关工作转交给合约商承办,以减低成本。

另一间强调员工如一家人的邮购公司汉纳安德森,去年亦突然辞退一成电话推销员,又削减员工福利。运动鞋生产商StrideRite一向坚持聘请美国的穷人工作,但最近也发觉竞争越来越剧烈,再难遵守自己的承诺了,必须仿效Nike那样,把生产转移到工资极廉价的亚洲去。

这些例子说明,那绝不仅仅是BodyShop东主的人格或道德操守问题,而是整个资本主义制度的经济规律使然。若要在这个竞争剧烈的市场经济下继续求存,就不可避免地要采用一般企业所惯用的手法,那就是削减福利,压榨或裁减员工等,以减低成本。在市场压力之下,这些讲求社会责任的「绿色公司」也要放弃他们当初创业时宣称的首要目标,甚至英国「商业机构社会责任联会」的主席也不得不承认,现在首要的社会责任是赚钱!消费主义与环保能否共存?

上述的情况说明,鼓吹购物消费的资本主义根本难以与「绿色」和「社会责任」共存,更遑论依靠它能拯救地球了。为何那些「绿色资本家」只靠一些简单动听的口号就能打动无数消费者购买他们的产品?原因很简单,因为人们越来越关心自己的健康及环境。假如有人宣传提供健康天然的产品,他们是愿意付出多些金钱去购买的。

一个企业,无论它主观上是否有良好愿望,都无法逃避市场的压力,任何一种生意——包括环保产品,一旦证明有利可图,其它公司就会加入竞争。以Body Shop为例,它的营业额已吸引了美国一个大集团与Next连锁店连手向它展开「绿色」挑战了。「绿色贸易」可支持第三世界?

有不少「绿色资本家」都相信一个神话,认为贸易能解决落后国家的困境。他们提出「贸易而非援助」的口号,是想建立一种所谓保存传统社会生活方式的贸易关系,即在不破坏环境或当地社会的前提下进行贸易。最典型的例子据说叫「雨林收成」,他们认为如果能出售雨林的产品,那么雨林就得以继续保存了。

但问题是,资本主义市场根本无法提供这样一种稳定的环境。某一个资本家为了自己短期的利益可能愿意顾及小区或郊野的生态利益,但以整体资本家而言,却只会盲目而毫无计划地追求利润。如果某一种雨林产品被发现有利于世界市场的话,就会立即吸引大批资本涌到那里去开采榨取那种产品,而无视于会对当地环境造成何种代价。这类例子数不胜数。

十九世纪后期,非洲刚果盆地的橡胶和象牙就曾被资本家洗劫过,使广泛地区的大象灭绝,橡胶园消失。二十世纪初,南美洲的橡胶突然畅销起来,资本家在阿马逊河一带利用印第安奴隶为他们工作,结果使成千上万的奴隶死亡。只在其中一个开发区就有八成人口和几个部落被摧毁了。

有人会以为那只是很久以前的资本主义才会这样做,但其实今天的资本主义并未变得更仁慈。巴西出产的果仁相信大家吃过吧,售价也不便宜哩!它正是今天雨林的主要产品之一。但它是利用一些仅拿着不足以糊口的工资的非技术工人种植出来的,主要提供给跨国公司出口用的。当那些新的技术引致雨林进一步受侵蚀时,工人曾多次试图组织工会,提出抗议,但都遭到资方醆酷的镇压。

如果那些「绿色资本家」仍要为这种贸易辩护的话,恐怕他们只能说:「至少工人仍有工作可做呀!」

其实,「绿色资本家」(包括那些真诚的绿色资本家)所提出的「贸易理论」只反映出他们对环保太悲观。他们认为环保问题太大太复杂,根本没有一个真正有组织的解决办法。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叫消费者把世界末日的念头暂时抛开,买一瓶他们出产的环保沐浴露!世界末日已来临?

其实有不少人对如何保护地球都感到很悲观。不错,资本主义对环境生态造成的种种破坏,已经很严重了,但可以说,仍未发展到世界末日的边缘,虽然这个危险已越来越明显了。早在六十年代初,已经有不少人指出地球的资源已耗尽,我们的大气层已全部中毒了。但事实证明,环境本身比人们所想象的更健壮。科学家也指出,传统用的能源可维持到下一个世纪末;全球的温度上升恐怕是一个极慢的过程;雨林的确持续遭到破坏,但九成的亚马逊雨林仍完整无缺。

更重要的是,所有这些问题都有解决方法的。臭氧层的洞是可以补救的,人类可停止制造产生温室效应的气体,无污染的交通运输系统和电力车早已发明了。这些新科技一旦投入服务,会实时产生良好的效果。另外,种植多些树木可吸收多余的二氧化碳。只要植物在空气中多吸收百分之一的碳酸气,便可抵销燃烧矿物燃料所发放出的二气化碳了。

地球上重要地区的环境遭到破坏并非如某些专家所说,是由于人口稀少或过剩所引致的。世界卫生组织在八七年估计,当时地球上食物足够支持两倍以上的世界人口。地球上多数地区的问题并非受到过度剥削而是投资不足。在非洲,只有百分之十的耕地得到充足的灌溉,而可耕地如果有足够的技术援助,是可以增加百分之五十的。谁对环境的破坏最大?

环保主义者时常宣称经济增长或人类社会本身是与大自然为敌的,有些意见甚至认为人类,特别是穷人,是其中一种污染。这种简单地将人与大自然对立起来的见解不但偏颇,而且掩盖了事实的真相。我们不否认一般人会对大自然造成一定的污染,但如果比较一下,一个集团为了追求利润,投资数十亿资金去开发(实质是摧毁)第三世界的天然资源,对环境所造成的破坏较大呢,还是一群贫穷落后,只为温饱的土著对环境所造成的破坏较大呢?答案是不言而喻的。试问谁会在海中倾倒祸害后世的核废料呢?谁会漏出数以千吨计的石油,造成可怕的污染,生物大量死亡呢?当然是那些掌握巨大生产力的资本家了。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如果说每个人对环境污染的责任都是相等的话,不是无知,就是不负责任。资本家为了企业的经济增长,随时可以牺牲环境,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除非废除这种竞逐利润的制度,否则地球只会继续遭到大规模的破坏。

其实,人类是大自然的一部份,人类不但能驾驭它,同时能与之共存。只要改变这个由少数人垄断全球资源的社会制度便行了。现代科技破坏环境?

有不少环保份子非常反对现代科技,认为科技破坏环境,污染大自然。他们甚至呼吁人们放弃舒适现代化的生活、重投原始生活的怀抱。但这种主张历史开倒车的见解,根本无助于解决人类正面临的危机。

现代科技本身并非一定会污染地球的,如那些新发明的微型电子工业就清洁得多了。过去十五年,日本是全球高科技增长最快速的国家,同时实际上也节省了不少能源的消耗。高科技的发展扩阔了千百万人的经验,使农民脱离狭隘单调的农活,大规模的生产几乎使任何一处都产生新的思想和文化。

假如没有现代科技,根本不可能养活现时的全球人口。早在六十年代,「绿色革命」,使印度和中东广泛地区增加十倍的谷物收成。在五十年代,日本引进农药,使稻米增产四倍,而当时正值是日本人口剧增的时期哩!从三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世界各国采取类似的方法,使全球每年的粮食生产比的人口增长高出百分之十六。

当然,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这种种的新科技都不免会产生不必要的「副作用」,譬如,「绿色革命」使数以千计的农民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新植物品种的遣传基因的多样性遭到忽略等。但这些问题都不是无法解决的。反而最大的问题是出在这个经济制度本身,资本家为利润而生产,有利可图就拼命投资,无利可图就撤资或干脆不投资。因此,上述各种改良都没有根本扫除饥饿贫穷,相反,第三世界的饥荒更严重了。另外新的能源的投资亦延缓了,符合环保原则的公共交通系统的发展停滞不前。

对于交通的问题,住在屯门或更偏远地区的香港人应有深刻感受。屯门公路几乎天天塞车,但港府一直不肯兴建屯门至荃湾的铁路,舒缓路面的挤塞情况,使居民饱受塞车之苦,据说港府迟迟不肯兴建铁路的目的是为了保障九巴的利润,恐怕铁路会抢去大部份九巴的乘客!可见政府是如何厚爱资本家,为了保障他们的利益,不惜牺牲普罗大众的利益。谁最受害呢?

不少人以为环境污染是无分阶级的,富人穷人同样受害。不错,表面上看污染祸及全人类,例如海水污染,人人都没法在海上畅泳;空气污染,任何人都容易感到呼吸困难。但如果我们再想深一层,就会发觉最受害的不是富人而是一般的普罗大众。因为有钱人会有许多办法舒缓环境污染所带来的不适,例如他们有清洁的私人泳池、空气净化器等。试想想,谁会居住在恶臭难闻的工业区附近呢?谁会住在挤迫的住宅呢?谁会开着空调,悠闲地驾车上班,把废气喷到要坐巴士上班的打工仔脸上呢?另外,工人在厂内接触到有毒化学物质的机会比管理阶层大得多,而且很多时是近距离的接触。例如核电厂的工人要处理有毒的化学物质,感染到核幅射的机会比老板大得多。核废料的处理亦如是,富裕国会把核废料当垃圾般运到穷国去弃置,由穷人去承受恶果。不要说工人根本无权选择环境,甚至连厂内的安全设施也极不足,要工人不断争取才有所改善。

大家应该记得不久前地盘的升降机因超载折断而压死多人的意外吧!业内人士早已指出其危险性,但资本家总是置之不理,直至意外发生,引起公愤,才稍加改善。本港的硅肺病工人的惨况也是一个极明显的例子。

问题是,种种对环境及大多数人利益产生重要影响的决策都由一小撮大资本家操纵,而他们首要考虑的并非全人类的幸福而是一己的私利。这种短视的投资必然与大多数人希望拥有一个安全健康的居住环境的愿望相违背的。

环保的真正出路

资本主义市场是一匹疯狂而又不受约束的野马,倚靠它来发展人与大自然的和谐关系,简直是与虎谋皮。因为资本主义建基于剥削大多数人之上,其原动力是利润而非人类福祉,结果显然是盲目破坏地球,毁灭人类了。要有效地制止这场灾难,争取一个安全、舒适、清洁的世界,就必须首先废除这个由少数人垄断地球资源的资本主义制度,建立一种由普罗大众掌握一切资源的新的经济制度,这种新制度不但能在保护环境的前提下善用资源,而且能真正满足到人民生活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