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前夕的台湾政治情势与
台湾左派的当前任务

郑谷雨

《先驱》第31期,199412

﹝一﹞年底大选的意义

今年年底省市长及省市议员的选举至少具有几重的意义。在第一重意义上,就此次的选举本身而言,省市长选举是台湾政治史上的头一次,也是到目前为止最大规模的一次选举。第二重意义在于:一方面此次选举是台湾主要三党的第一次全面性的对决(注一),选举的结果将是三党实力的总体现;一方面此次选举更是明年总统大选的前哨战,选举的结果和选战中各政治派别力量的重整将深深地影响明年的总统大选。最后,两岸关系已越来越成为当前台湾最重要的政治课题,从国防,外交,经贸(如GATT/亚太营运中心/产业结构的调整……)以至劳工问题都和两岸关系有关,甚至以两岸关系为核心问题。而各党派的政策也以两岸关系差异最大。从此刻起到1997年前后将会是影响台湾政局最关键的几年,台海是和是战,台湾政治是否出现大幅动荡都和这几年台湾各政治力量的起伏消长密切相关,我们也唯有从这样的角度才能更好地理解年底选举的重要意义。

﹝二﹞国民党和〞李登辉体制〞

无庸置疑的,台湾人民对国民党的支持度是越来越低。去年年底的县市长选举,国民党在李登辉本人强力辅选又控制主要媒体的情形下,虽然在席次上略有增加,但得票率却跌破50%,国民两党得票率也逼近到47%41%。这是一方面。而相当重要的则是国民党性质的变化,总括来说就是〞李登辉体制〞的确立。李政权就本质上来说仍是一个道地道地,赤裸裸的资产阶级政权,绝对没有因〞民主改革〞和台湾人总统上台而有所改变(注二)。相反的,这几年在李登辉主导下,国民党以重整公营事业(即所谓〞民营化〞),扩张党营事业,结合私人财团的方式,不但攫取了庞大政经资源,确保其统治地位,更造成层出不穷的贪渎弊案和日益恶化的贫富不均。这使得不少原本保守的中下层公教人员,小市民等部份〞中产阶级〞甚为不满,激化了它们的政治态度。

此外,和蒋家政权相比,李政权对美日帝国主义有更强烈的依附性。这具体表现在李登辉的〞台湾问题国际化〞的〞独台〞政策。李登辉本人是个包着〞民主.民意.台湾人〞外衣的独裁者。在政权合法性上,李登辉本人并非民选产生,而是老国代选出;在思想上,李登辉〞生命共同体〞的主张刻意掩盖压制〞台湾人〞内部性别阶级等的差异和不平等,强调所谓的集体意志,这样的思想若发展到顶点就极有可能是法西斯主义!在具体政策实行上,受人诟病的〞一人修宪〞和扩大总统职权等更是具体的例证。

接下来几年,作为台湾资本主义上层建筑的〞李登辉体制〞其发展有几点是值得注意的。一,〞李登辉情结〞的消长。李登辉的施政虽然引起许多不满,但具〞李登辉情结〞的民众仍不在少数,它们或因李的台湾人身份或因其推动民主化的形象,甚至因为李的〞台独〞倾向,而对李寄予厚望。在李登辉几乎成为国民党唯一王牌的情形下,〞李登辉情结〞的消长直接关系到国民党政权的寿命。

二,李登辉体制的内部矛盾。最重要的矛盾在于李登辉政权内部对大陆政策的歧见。大陆委员会对两岸关系采保守态度,倾向限制两岸各层次的交流;而经贸部门基于台湾经济现实,对两岸经贸往来采取相对积极的立场。而李登辉政权基础的大资本家,如长荣集团等也力主两岸直航以利交流。这种矛盾在未来几年两岸课题越加重要时会有怎样的发展和影响是值得注意的。三,李登辉独台政策对台独运动的影响,尤其是台独运动中带法西斯倾向的力量。最近两岸关系中一连串不愉快的事件如千岛湖事件,广岛亚运事件,台湾加入联合国受挫等,激起台湾内部一阵阵反中国的浪潮。主导台湾大陆政策又主控媒体的国民党在其中起了相当的作用。作为最高情治机关的国家安全局亦不时〞指出〞台湾内部有〞中共代言人〞,一时间〞卖台集团〞/〞吴三桂〞/〞台奸〞的帽子纷飞,主张统一或加强两岸交流的人士彷佛成了人民公敌。可预料的,如此的情绪在九七前必定更为高涨,台独运动法西斯化的迹象已露,这将是台湾左翼运动无法回避的重要课题。

﹝三﹞新党的进步性和局限性

新党的崛起和以往一些〞第三势力〞政党,如工党/劳动党/社民党有着不同的背景和基础。首先,新党的领导人长期以来即具有高知名度,自然比较能吸引台湾一般群众的目光和信任,这和劳动党从无到有及社民党一人独撑(朱高正)是远远不同的。其次,新党是在国民党内部矛盾/统独矛盾/社会矛盾(金权政治,贫富不均等)三方面激化的背景下建立的,在成立的时机上是优于上述三党的。我们也看到新党的口号与诉求在力图涵盖这三方面的问题,像〞新党才是真正的国民党〞/反台独反独台,以统一为目标而维持现状/反对金权政治的小市民阶级政党等。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新党中不同力量对这三大问题的不同强度的诉求。新党内有昔日国民党内外省籍非主流大老(如许历农),有当年国民党内保守的中生代政治菁英(如郁慕明,李胜峰),有反金权形象的〞正义化身〞(如王建瑄),也有具社会民主主义理念的朱高正。新党这样复杂甚至隐含矛盾的形象自然引起相当的争议,尤其是敌对势力的攻击。不过重要的问题是:究竟是何种社会力量在支持新党?新党的主张有没有进步的地方,其局限何在?新党的主张能带给其支持力量正确的出路吗?由两次选举(县市长和县市议员)结果和最近一些事件来看,新党已初步扎下了一定的基础。一部份对台独声浪高涨充满危机感的〞外省人〞,对李登辉主政下官商勾结/贫富不均不满的中产阶级(像一些公教人员),反台独的老国民党员都是新党的支持者。在几年前,这群人很可能是国民党的支持者,对民进党充满了疑虑,强调社会安定的它们对社会运动不理解也未必认同。经过几年来社会的变化,它们成为新党集会上热情的群众,其中最激进的部份甚至对台独运动起而反击。我们可以说,这群人政治态度的激化是这些年台湾资本主义恶质发展的直接结果。当然这股社会力量会走向何处还是未定之数。它们的政治态度是素朴的反金权意识和以〞捍卫中华民国〞为表现的保守安定意识的结合体。它们对工人运动是疏离而隐含疑虑的。它们目前选择的政治代言人大部份是传统的保守政客:排斥草根民主,片面迷信所谓〞公权力〞。左翼运动必须严肃的思考如何争取转化这股力量。新党及其群众在反对李登辉独裁和反对金权政治上有相当的进步性,而它们对社运的排拒和对社会安定的片面强调则隐含了法西斯的种子。所以左翼运动切忌对新党作出简化的分析及判断,对这样一股正在发展中的力量,应一方面肯定其反李反金权的进步并指出不足之处,一方面争取它们理解同情工人运动,转化其保守思想。片面地指责新党及其群众为〞台奸〞〞共匪〞绝不是左翼运动应该采取的做法!

﹝四﹞民进党还值得左翼支持吗?

相较于国民党政治行情的连连下跌及新党的夹缝中求生存,民进党的气势可说攀升到近年来的最高点;一方面是台独声浪或〞本土意识〞的高涨,另方面在许多公共政策上,民进党也掌握了相当的主导权(从当年的国会全面改选到现在的老人年金)。而在社运和学运中,民进党也获得了相当的同情。

然而,就在民进党离执政越来越近的时候,民进党政治路线和政治文化中恶质的倾向也日渐的显露:

一,法西斯的倾向。民进党不仅在近来的两岸冲突中扮演〞反中国〞的角色,在面对台湾内部统独争议时也越来越成为另一种压迫者。主张统一或加强两岸交流的人士被说成是〞吴三桂〞/〞卖台集团〞。今年九月二十五日,新党在高雄举办合法的问政说明会;部份民进党人士(包括国会党团领袖)带领群众至现场攻击,引发了流血冲突。在会场,民进党群众喊出了〞中国猪滚回去〞的口号民进党群众攻击新党集会已不是第一次了。九月二十七日,新党副省长候选人亦遭人殴打成伤。民进党当年坚持的言论自由几已荡然无存。在一些激进台独团体口中〞消灭共匪〞成了最新而流行的口号。一种炽热的台湾民族主义情绪不断扩散,原本是关爱乡土的本土意识在政客操控和部份媒体(注三)推波助澜下转变为〞台湾人是最优秀的民族〞这种极端情绪。

二,金权政治的共犯。民进党虽一再标榜清廉的形象,然而民进党涉及金权丑闻的事例仍接连不断。从早年的荣星案到这两三年的不分区立委贿选案,县议员贿选案以至刚发生的华隆案,都是明显的例证。民进党一些中央级的政治人物和国泰/长荣/华隆等大财团的关系已不是秘密;而许多地方级的政治人物根本就是地方派系中人,其利益分赃,买票贿选的行径和国民党如出一辙,顶多是程度大小之分。

三,和工人运动等社运的脱离(注四).从党外运动到民进党,工人阶级一直是民主运动的重要力量。然而民进党的领导阶层一直代表台湾中小企业的利益,以致于民进党面对工运的态度一直是十分暧昧的。民进党的财经政策也极少顾及工人阶级的利益(如公营事业民营化问题)。当民进党政治实力越加稳固而渐抛弃群众运动时,它和工人运动等社运的疏离已是必然的趋势。

综上所述,目前民进党已渐渐失去往昔争取民主的进步色彩,其资产阶级的本质则逐渐的显露。如果说台湾的民主运动是工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联合阵线,在今日这个联合阵线已然濒临瓦解。那么在此时此刻自许为左翼的团体仍强调留在民进党内,要让民进党和台独运动〞左倾化〞,这样的策略还有多少的可能性和正确性,实在值得商榷!

﹝五﹞台湾左翼运动的现状与当前的任务

台湾左翼运动和工人运动还是处在最初期的阶段,这首先是因为早年台湾左翼运动接连遭受日本帝国主义的镇压和国民党的白色恐怖清洗,这使得台湾缺乏长久的左翼传统。目前的基础是从解严前后才开始建立的。台湾左翼运动的幼稚性和萌芽性表现在几个方面:

一,工人运动整体还停留在经济斗争的阶段。目前的工运仍以经济层面的斗争为主,修改劳动法令和反对官方全民健保的斗争也以经济面诉求为主。长期的民主运动中,工人阶级虽然是主力军,但是运动的主导权不在工人阶级手中,代表工人阶级特殊利益的要求也极少突显。

二,左翼运动整体的思想水平不高,对台湾社会性质和阶级结构还没作出科学性的分析,对于左翼理论也缺少清楚的认识。台湾各左翼运动团体很少能提出清楚的纲领,大多数运动者对于自己是何种〞左派〞还无法确定;对理论探讨实际上采取轻视的态度,有经验主义的倾向。由于对自己和别人都不够清楚,左翼阵营中连争论都很少发生,或是停留在极低的层次。

三,一个相对较健全的左翼政治组织还没有产生。目前台湾左翼运动团体包括唯一的政党主张〞左统〞的劳动党;两个工运组织主张台湾独立,倾向福利国家的台湾劳工阵线,和〞不统不独〞的工人立法行动委员会(注五);主张为〞左独〞的民进党内小派系〞群众〞;此外还有一些左倾的,以学运干部为主的小团体。这些团体共同特性就是组织不够健全(除了历史最久,具〞准政党〞雏型的劳工阵线工会实力较强)(注六),没有清楚的纲领(除了劳动党有一个清楚标举〞左统一体〞的纲领,当然劳动党的纲领由于种种原因,还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大多数团体仍停留在小团体或工运组织的层次,还没有上升到政治组织的层次。到目前为止,这些团体都还无法为台湾社会变革提出令人信服的一套看法。

当前台湾左派面临的是一个复杂的客观局势:各阶层群众政治热情上升,但群众目光却集中在大选和三党政治明星身上;社会矛盾更加深化,更多的群众不满金权政治/贫富不均/生活质量恶化,但是群众的不满情绪又极容易被统治者和政客转化为统独问题或省籍问题(注七)。在复杂的客观情势下,基础薄弱的台湾左派该如何面对挑战,突破困局呢?

我以为,至少有下列几点重要任务:

一,建立一个坚强的核心组织。这是最紧要的任务,唯有一个坚强的核心组织,我们才有可能抵挡统独狂潮的冲击,也才有可能在统独争议逐渐退潮,客观形势相对有利的时候更好的开展工作。一个坚强的核心组织至少具备几个条件:干部成员要重质不重量,宁肯少些但要好些;在总结过去经验和强化理论讨论的基础上统一成员的认识;透过实践与艰苦的学习逐渐提出一套清晰而科学的纲领,拟定明确的路线和制定过渡性的要求。以下的工作都是服从于这个中心任务的。

二,展开扎实的学习工作。这至少包括几部份: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国际社会主义及工人运动的经验,尤其是对前工人国家的反省;透过实践与调查研究深化对台湾社会性质和阶级结构的认识,掌握台湾工人阶级在结构上和意识上的特殊性;展开对中国大陆社会性质及中共政权性质的严肃分析与讨论。最后一点将是其极其重要(首先由于中国大陆对台湾的密切影响)而且是台湾左派在思想理论上最大盲点之一。对这个问题必须作出最科学的分析,而不是像部份朋友一样轻率地做出如〞中华帝国主义〞般的结论或不加分析的赞扬歌颂1949年以后中国的社会制度(不管是毛泽东式的或邓小平式的)。在从事这些工作时应注意要尽可能的同国际左翼运动交流,了解并批评地吸收它们的想法。国际托洛茨基主义运动数十年来在这些问题上的贡献尤其应该受到重视。

三,反省以往运动路线/策略和运动观。不但要总结过去经验,更要对目前运动中一些错误的现象,做法甚至路线提出严肃的批评。如现在工运中一些嘻笑怒骂且仪式化的抗争模式,对群众一些错误意识让步的做法等都应该加以检讨。十分重要的是展开对台湾各种具法西斯主义倾向的政治派别的批判,检讨左翼份子对民进党的态度,这两点尤其是左派台独团体所不应回避的!

四,扩大同工人阶级和其它各阶层群众的联系。加强对工人和青年学生进行社会主义的宣传教育。办好分别针对工人阶级和知识分子及学生的社会主义刊物。

五,各团体间的对话与论辩。在现阶段强求左翼的整合无疑是不现实的,但是必须为未来真正的社会主义政党准备条件。在这个前提下,各团体应在各层次的问题上以各种方式对话讨论,包括左翼理论/台湾社会阶级结构的特性/工运的策略等。如此工运才能更好的成长;而只有各团体更清楚自己和别人,未来某种层面的合作或整合才更有可能。

对台湾左派来说,目前的时刻可说是黎明前的黑暗,只要我们在最近的三四年内能够有计划有步骤的进行上述工作,累积实力,摸索出正确的道路,我们的前途将是乐观的。

附注:

(注一)新党在去年底的县市长选举及今年初的乡镇市长/县市议员选举中并没有全面性的推派候选人。故这两次选举不具有三党对决的意义。

(注二)关于国民党政权的阶级性质有不同的看法。在蒋家统治时期,有论者以为是〞超阶级〞的政权,台独派称为〞外来政权〞。到李登辉时期仍有学者强调国民党与私人财团间〞威权侍从〞的关系。我个人以为,就算在蒋家统治时期也没有一个超阶级的国民党,而是官僚资产阶级的政权。到李登辉时期国民党则转化为官僚资产阶级和大资产阶级的政权,但本质上并无根本的变化。

(注三)在媒体中,一些所谓〞本土派〞的报纸,如民众日报/自由时报/台湾时报和黑白新闻周刊都扮演这种推波助澜的角色。民众日报连续以头版(甚至头条)〞报导〞中共代言人的活动,影射台湾统派。部份独派知识分子主办的黑白新闻周刊不断攻击新党,称之为〞新党.竹联帮.中共〞的〞三合一敌人〞;这和戒严时期国民党攻击党外人士是〞党外.台独.中共三合一敌人〞的手法并无不同。

(注四)耐人寻味的是:虽然许多自许左翼的进步学生及社运工作者对民进党有不少批判,然而在许多关键性的时刻往往还是跟随着民进党的步伐前进。这或许可称为一种〞民进党情结〞吧!?

(注五)工人立法行动委员会本为台湾各主要工运团体为修改劳动恶法而组成的联合阵线,后几经演变,目前为由劳工教育信息发展中心女工团结生产线主导的一支工运力量。劳工教育信息发展中心女工团结生产线的主要领导人为郑村棋,吴永毅,陈素香。

(注六)台湾劳工阵线原名台湾劳工法律支持会,成立于1984年,为台湾战后历史最久的工运团体。1988年改名为台湾劳工运动支持会,1991年改为现名。台湾劳工阵线长期以来和民进党关系良好,被视为新潮流系的外围组织,其在工运界有较强的实力与它的长期历史及和民进党关系密切有绝对的关连。近年来该组织渐有组党的意图,未来会如何发展是很值得观察的。

(注七)最明显的例子是1992年关于土地改革的争议,当时推动二次土改的财政部长王建瑄被部份媒体说成是〞外省人抢本省人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