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社参选区议会的初步总结

林致良

《先驱》第31期,199412

今年九月举行的区议会选举,是香港首次实行全面普选的议会选举,也是九七年前最后一届的区议会选举。在中英双方关于香港政制的谈判完全破裂,中方声言重组九七后香港的地方议会,恢复委任议席的情况下,本届区议会选举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受到各方面的普遍关注。我作为先驱社(原名新苗社)代表在在葵青区议会葵兴选区参选,对手是代表街坊工友服务处及职工会联盟的梁志成。投票结果,梁志成以一千多票当选。我虽然落选,但也获得387票支持,占总票数的23%

现在已经到了香港后过渡期的最后阶段。但九七未到,中共极力压制港人民主权利的狰狞面目已充份暴露。港英虽然口口声声说要推行「公平、公开、为港人接受」的政制,其实是口惠而实不至。本港社会上层份子加紧同中共结合,准备日后替中共管治港人,连那些「民主派」政团都纷纷「转轪」,寻求和中共「对话」、「沟通」。可以看到各大政党的立场都不符合大多数港人的利益和意愿,如果不是公然出卖的话。而占人口大多数又对社会发展作出重大贡献的工人阶级却并未广泛组织起来,争取本身的政治利益。我们今次参选,就是要团聚工人阶级和一切不甘心接受专制压迫的群众一起准备应付九七年的转变,找寻维护自由和争取民主的方法。正是其它候选人(包括我的竞选对手)都没有着重指出怎样应付九七年的转变,及提供一条真正的出路,更显得我们参选的意义和责任重大。纵然我们知道本社现有的规模和号召力都很小,我当选的机会也不大,我们也认为应该参选,因为能够集中宣传代表普罗大众利益的政纲比当选与否和得到更多选票都更重要,亦更有意义。

虽然最后落选,但通过这次选举,我们的收获也不少。首先,我们用鲜明争取彻底民主的参选政纲团聚了区内最有思想和最有远大眼光的街坊支持。其中一位蔡先生主动打电话说很赞赏我们提出的「争取主权归人民,担当先驱不畏惧」的竞选口号,觉得它很鲜明,很能讲出他的心声。投票当日他更鼓励他的亲戚朋友投我一票。另一位住在新葵兴花园的街坊很支持先驱社争取工人阶级利益的政治立场,在助选团「洗楼」时更询问我们工人阶级的利益要争取到那个程度之类的问题。更有一位老太太主动赞助我们竞选经费,她说自己对社会主义的前途本已没有多大信心,对前苏联、中国大陆的情况尤其失望,但自从看过《先驱双月刊》及知道我们参选后,觉得现今仍有年青人为理想奋斗,自己对工人阶级的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也增加了。另外,通过今次参选更有几位朋友成为先驱社的同情者或义工。初步认识和团聚这些支持坚决民主的朋友,多少也有助于在将来产生强大的坚决民主派,而这就是我们今次参选最大的收获。因为能够提高群众的觉悟。促进民主的力量,比得到选票更加重要。即使是基于各种原因不支持我们见解的街坊,我们能够向他们宣传九七转变的重要性,从而引发群众对此思考和讨论,也是十分有意义的。

其次,我们竞选前用了较多时间来起草政纲。每个社员都各自负责某一部份政纲的起草工作,每次政纲起草会议上每条政纲都经过认真和仔细的讨论才最后通过,社外的支持者也提出不少宝贵的建议,所以整个政纲起草过程无疑成了一次难得的政治学习的机会。

如果单从投票结果看,我们今次的成绩也很明显。九二年我社曾参加屯门大兴区区议员补缺竞选,虽然当时提出的竞选中心口号——争取九五年立法局全体直接普选——比今次我们提出的主要口号更清楚明确,而且投票前彭定康政改方案的提出更引起市民的政治兴趣,但最后我们只得几十票。两年后我们提出的竞选口号比较抽象,市民整体的政治兴趣亦不像中英政改争论期间那样高,但我们却得到两成多选民支持。这个事实本身表示港人在政治态度上已经有了两极分化,虽然还很微弱。我们以一个坚决争取民主的政纲参选,仍得到相当选民支持,便是很好的证明。

另外,我们竞选期间分别发起争取合理退休保障签名运动及出版《葵兴先驱报》,把我们看似抽象的政治诉求和群众的切身利益结合起来,引导群众了解到:如果不争取民主政制,那么各种符合大众利益的社会改革都不能顺利推行和继续。

有收获自然也有不足。我们虽然早在去年已经决定参选,但竞选政纲仍然需要完善,特别是在期刊内解释政纲的文章很不足够,有些我们特别的要求(例如大陆国营企业民主经营,反对将之私有化)没有相应的文章解释。其次,候选人和助选团向选民生动解释政纲的能力尚嫌不足,不能很好的运用当时的时事灵活宣传政纲内的要求。最后,竞选宣传的时间掌握不够紧密,常常为了解决一些技术性的问题拖慢更重要的宣传工作。我对候选人论坛的准备不足,发言稿迟迟未拟就,也是需要检讨的。

今次竞选基本上达到我们的预期目的:那就是把争取普罗大众自由和物质利益的呼声传扬开去,引起群众关注九七年的转变及一起寻找真正的出路。我们将继续努力,促进更多民众起来争取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