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天求人都無用只有靠大眾自己

港人的苦惱和出路

先驅社

《先驅》第30期,19948

現在香港的普羅大眾裡面,如果有人對於生活前途充滿信心和樂觀,那一定是極少數的例外。越是注意社會和政治的情況,越是肯用心去想想未來環境轉變的,就越多憂慮。按照現在的安排,再過三年,中共和它的代理人就要來接收香港的主權了。四十多年中共統治的表現,令人覺得它比港英殖民地政府還不如。最近,不論從大陸新聞看來,還是從中共對香港的具體政策看來,人們都不覺得中共有任何好的轉變,而只能更加相信九七年以後香港普羅大眾的處境要比今天壞:人權保障會降低,言論自由和一切政治活動的自由都大受限制,職業待遇逐漸降低到接近大陸水平……。人們極不願意接受這樣的前途,但又覺得沒有甚麼辦法避免或者改變它。連不少「民主派」人士都在「轉軑」,尋求與未來的統治者「溝通」、「對話」了。港英所推行的政制民主化,本來已經是很微小的改良,並不能使普羅大眾掌握權力,甚至在議會中可能得到的代表議席都很少,而中共還早已宣佈,連這也要在九七年後推翻。因此,許多市民都覺得:在這過渡期裡,不必再白費氣力,參與甚麼民主政治活動。

香港普羅大眾的命運真是這樣不可改變嗎?港人真是這樣無能為力嗎?我們認為並不是。如果我們大眾拿出堅決奮鬥的精神,盡力而為,而又並不期望一下子出現奇蹟似的轉變,只期望我們的努力產生合理的結果,那麼,我們是大有可為的。

不論將來會變成怎樣,至少今天在香港還有較多的自由,那麼,我們就應該盡量利用現有的自由,利用仍有自由的時候,去爭取我們需要爭取的東西,去團聚普羅大眾奮鬥的力量,去弄清楚我們奮鬥的目標和方法。我們今天做得越多,將來就越有力量抗拒專制的壓力。我們香港的普羅大眾做得越多,越勇敢,就越能夠得到大陸人民的同情和支持,並且促使大陸人民早日起來做同樣的反專制、反壓迫、反剝削的奮鬥。全中國(包括大陸和香港)的人民一同奮鬥,總有一天能夠成功。如果人民不起來奮鬥,專制統治者決不會自動開放政治自由和民主。

儘管現有的區議會、市政局、立法局都沒有多大權力,儘管市民直接選舉的議席有限,我們還是應該積極參加投票和競選,盡力去選出能夠代表普羅大眾利益的議員。這樣奮鬥所取得的一點一滴的成就,都能夠幫助將來的自由、民主和反剝削的奮鬥事業有盛大的發展。甚至,即使連一個真正代表普羅大眾利益的議員都選不上,我們在競選中為這種立場做過一番奮鬥,也會對民主事業未來的發展有所幫助。

今年改選後的區議會,全體議員都由選舉產生了,而且一律由分區直選的方法選出,這樣,區議會就比立法局和市政局更有資格成為真正民意的代表。如果選民和候選人都不僅考慮地區性的問題,而且更重視全港性的問題,尤其是關於怎樣在九七年以後維護自由和爭取民主的問題,如果議員是根據這方面的標準選舉出來,新的區議會就可以對一切重大的問題都集中反映真正的民意,享有很大的道義上的權威,加強大眾的力量去抗拒任何專制的壓迫。所以我們呼籲市民大眾盡力去選出這樣一個新的區議會。

大家都知道,一個窮人想改善本身和家人的生活,常常需要長期艱苦地奮鬥。為了改善整個社會和政治的環境,自然更需要作長期艱苦的奮鬥,需要付出不少的代價。社會上層份子和少數投機者可以同中共合作,乘機加速發財或升官,將來如有必要,也很容易移民海外,但是普羅大眾沒有這條路可走。如果普羅大眾只顧個人生活的奮鬥,而不作集體的奮鬥,任由政治環境和社會環境惡化下去,結果大多數人難免得不償失。只有大眾團結起來,靠大眾自己去集體奮鬥,才能夠阻止大眾生活的惡化,和取得改善。

1994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