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天求人都无用只有靠大众自己

港人的苦恼和出路

先驱社

《先驱》第30期,19948

现在香港的普罗大众里面,如果有人对于生活前途充满信心和乐观,那一定是极少数的例外。越是注意社会和政治的情况,越是肯用心去想想未来环境转变的,就越多忧虑。按照现在的安排,再过三年,中共和它的代理人就要来接收香港的主权了。四十多年中共统治的表现,令人觉得它比港英殖民地政府还不如。最近,不论从大陆新闻看来,还是从中共对香港的具体政策看来,人们都不觉得中共有任何好的转变,而只能更加相信九七年以后香港普罗大众的处境要比今天坏:人权保障会降低,言论自由和一切政治活动的自由都大受限制,职业待遇逐渐降低到接近大陆水平……。人们极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前途,但又觉得没有甚么办法避免或者改变它。连不少「民主派」人士都在「转轪」,寻求与未来的统治者「沟通」、「对话」了。港英所推行的政制民主化,本来已经是很微小的改良,并不能使普罗大众掌握权力,甚至在议会中可能得到的代表议席都很少,而中共还早已宣布,连这也要在九七年后推翻。因此,许多市民都觉得:在这过渡期里,不必再白费气力,参与甚么民主政治活动。

香港普罗大众的命运真是这样不可改变吗?港人真是这样无能为力吗?我们认为并不是。如果我们大众拿出坚决奋斗的精神,尽力而为,而又并不期望一下子出现奇迹似的转变,只期望我们的努力产生合理的结果,那么,我们是大有可为的。

不论将来会变成怎样,至少今天在香港还有较多的自由,那么,我们就应该尽量利用现有的自由,利用仍有自由的时候,去争取我们需要争取的东西,去团聚普罗大众奋斗的力量,去弄清楚我们奋斗的目标和方法。我们今天做得越多,将来就越有力量抗拒专制的压力。我们香港的普罗大众做得越多,越勇敢,就越能够得到大陆人民的同情和支持,并且促使大陆人民早日起来做同样的反专制、反压迫、反剥削的奋斗。全中国(包括大陆和香港)的人民一同奋斗,总有一天能够成功。如果人民不起来奋斗,专制统治者决不会自动开放政治自由和民主。

尽管现有的区议会、市政局、立法局都没有多大权力,尽管市民直接选举的议席有限,我们还是应该积极参加投票和竞选,尽力去选出能够代表普罗大众利益的议员。这样奋斗所取得的一点一滴的成就,都能够帮助将来的自由、民主和反剥削的奋斗事业有盛大的发展。甚至,即使连一个真正代表普罗大众利益的议员都选不上,我们在竞选中为这种立场做过一番奋斗,也会对民主事业未来的发展有所帮助。

今年改选后的区议会,全体议员都由选举产生了,而且一律由分区直选的方法选出,这样,区议会就比立法局和市政局更有资格成为真正民意的代表。如果选民和候选人都不仅考虑地区性的问题,而且更重视全港性的问题,尤其是关于怎样在九七年以后维护自由和争取民主的问题,如果议员是根据这方面的标准选举出来,新的区议会就可以对一切重大的问题都集中反映真正的民意,享有很大的道义上的权威,加强大众的力量去抗拒任何专制的压迫。所以我们呼吁市民大众尽力去选出这样一个新的区议会。

大家都知道,一个穷人想改善本身和家人的生活,常常需要长期艰苦地奋斗。为了改善整个社会和政治的环境,自然更需要作长期艰苦的奋斗,需要付出不少的代价。社会上层份子和少数投机者可以同中共合作,乘机加速发财或升官,将来如有必要,也很容易移民海外,但是普罗大众没有这条路可走。如果普罗大众只顾个人生活的奋斗,而不作集体的奋斗,任由政治环境和社会环境恶化下去,结果大多数人难免得不偿失。只有大众团结起来,靠大众自己去集体奋斗,才能够阻止大众生活的恶化,和取得改善。

1994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