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葵興候選人林致良

本刊記者

你們和港同盟等民主派有甚麼不同?

我們的主張與其他民主派有許多不同。例如我們從87年起就主張立即實行立法局全部議席由直接普選產生,作為爭取本港政制民主化的第一步,而港同盟到今天還維持著第一步先實行一半議席直選的主張。關於中港民主運動攜手並進的問題,我們也有特別鮮明而積極的主張。

你們是否不想和中國政府溝通?

事實上簡直沒有港人不想和中國政府溝通,所有港人公開發表的意見,都帶有向中國政府表示意見的作用。許多人特地走去新華社請願或抗議,那更是直接向中國政府的代表機關表達意見,但中共政府不理不睬。所以如果說有人不想溝通,那就是中共政府不想與許多港人溝通,而只想與那些順從它或討好它的人溝通。現在有些所謂民主派人士藉口溝通而實行轉軑。我們反對這種犧牲大眾利益去討好統治者的態度。共和國的人民應該有權提出任何反對意見,不用跪著對政府說話。

你們提出爭取主權的口號,是不是主張香港獨立?

「爭取主權歸人民」這口號的意思,是說中國的主權應該歸全中國人民掌握,而不是歸任何一黨或任何少數人的集團。共和國的原則就是主權屬於全體公民。中國現行憲法也說「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但實際上,中國一切權力都抓在中共手裡,尤其是在中共幾個最高層領導人手裡。這種專制制度是中國一切弊病的總根源。我們呼籲大眾起來爭取主權歸人民,不過是要求中國成為名副其實的共和國罷了。香港的中國居民也是中國公民,自然應該和大陸居民一樣,也是國家主人翁的一部份。香港地區內部的制度、政策和執政人選等問題,統統由港人自己決定,這也是民主自治的應有之義。這一切都並不表示香港獨立。我們的政綱最大的特點,就是特別注重九七年的轉變,指出港人必須與大陸人民攜手奮鬥,爭取全中國的進步,這正是和香港獨立相反的道路。還可以說,這才是真正愛國的立場,這是愛中國,愛全中國人民,而不是愛那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惡的專制統治集團。

你們這麼激烈反對中共,不怕九七後中共算賬嗎?你是否打算移民?

為了維護人民的利益,即使受到專制統治者迫害,我們也要堅決奮鬥。我們相信這些符合人民利益的要求遲早會得到大多數人民支持,最後一定會實現。我不打算移民,也沒有條件移民。

小小一個香港,想真正實現港人治港,避免中國政府過份干預,都很不容易,有甚麼力量過問大陸的問題呢?你們提出那許多大陸奮鬥目標,豈不是空話嗎?甚至白白招來中共更多的壓迫呢!

這種懷疑和顧慮,在今天的港人中是很普遍的。我參選的第一個目標,正是促使大眾進一步探討這個問題,合理地想清楚這個問題。

那種「河水不犯井水」的想法,根本的錯誤在於始終把香港當作中國之外的地方,沒有認真考慮到九七以後香港重新成為中國的一部份了。請問,廣州或上海的居民能否不理會全中國情況的好壞,而單獨把本地區變成一片樂土呢?你想不理中央,中央卻要來管你,用上級的權威來壓你。你自己那個地區能夠成為世外桃源嗎?其次,如果大陸上工資極低,毫無人權和福利的保障,又不能組織真正代表大眾的工會等團體來爭取改善,長久這樣,香港的資本家怎會不大批轉去大陸投資,香港的普羅大眾怎能不大批失業,生活水平下降?全世界的普羅大眾都是禍福相關的;任何一國的民眾境遇好壞,都會影響到別國的民眾,何況一國之內的不同地區?如果各地區,各部份的民眾都只顧自己,不理會全面性的問題,那正方便了統治者分而治之,讓那專制腐敗的統治永遠維持下去。

把香港單獨劃分出來,同全國其餘部份對立起來,它的力量自然很小。同樣的話也可以用來說中國任何一個城市或地區。但我們的政綱並不是主張香港孤軍奮鬥,更不是主張香港同大陸對抗,而是主張港人和大陸人民攜手奮鬥,全國人民一起同不合理的制度和專制的統治者抗爭。也許港人會成為整個奮鬥的先驅,在一段時期內暫時承受先驅者難免的特別沉重的壓力,但不會永遠是孤軍奮鬥。任何偉大的改革事業都需要有人敢於擔任先驅。如果人人都只肯做後援,那就永遠不會開始了。

你現在是競選區議員,提出那許多全港以及全國性的要求,豈不是太出位了?

區議會和區議員並不是只關注本區問題的。法律規定的區議會的職責,很清楚地說,凡是影響到本區居民(以及在本區工作者)利害的問題,區議會都有責任反映民眾的意見,都可以提出意見。既然全港和全國性的問題都對各區居民有重大影響,各區議會和議員自然應該關注。過去歷屆的區議會選舉中,候選人都對許多不僅是本區特有的問題提出意見。現在九七迫近了,要更多關注全港和全國的重大問題,是很自然,很合理的。避免不談反倒是失職。

蘇聯、東歐的社會主義都破產了,為什麼你們還提出一套社會主義的政綱呢?

我們的政綱裡根本沒有「社會主義」這個字眼。人們如果要批評這政綱,我們希望他們針對這政綱的具體內容來批評,而不要抽象地談論社會主義的成敗或好壞。

我們所主張的制度與蘇聯東歐各國原先的制度根本不同。蘇聯和東歐各國共產黨政府倒台,並不是由於實行社會主義,而是由於實行違反社會主義的路線。社會主義國家必須把國家主權和社會經濟的最高管理權都交給普羅大眾,不但讓大眾享有比資本主義民主國裡面更多的自由,而且讓大眾實際參與管理國家和經濟事務。但蘇聯等國的做法與此完全相反,一切都在官僚集團的絕對操縱中。所以蘇聯等國舊制度的破產並不證明社會主義破產。這些國家恢復資本主義以後,人民生活並沒有真正變好,反而在許多方面更壞了。整個資本主義世界的經濟情況也不好,政治危機也很普遍。這一切都反証:只有社會主義才是出路。

你們是托派嗎?你們是否有國際聯系?

我們先驅社從頭起就以探討政治問題和發表政治意見為主要活動,而且從頭起社員們都在各自不同的程度上接受托洛茨基派的基本立場,沒有人是根本反對的。所以,可以說,先驅社事實上從來都是一個托派的政治團體。不過,根據我們的章程,我們並不要求每個新參加的社員首先明確地表示接受托派政治立場。

我們一直都和一些海外的政治團體和社會團體互相交流經驗,但彼此之間不存在任何組織關係。我們認為法律禁止本港社團與外地社團有組織關系是侵犯正當的自由,應該取消。

1994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