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爭取主權歸人民?

向青

《先驅》第30期,19948

今年九月改選後,區議會全體議員都是民選產生的了。再到明年立法局改選後,所有各級議會的議員就完全是選舉產生,再沒有委任的了。這表示港人的民主權利略有增加,各級議會比較能夠多反映一些民意。

中共統治集團對這一點微小的政治改良都不能容忍,更悍然宣佈,所有這些由港人選舉出來的代表機關,九七年六月底一律解散。

儘管英國政府方面不斷強調公平選舉的原則,它現在所推行議會選舉辦法仍是很不公平的。如果真正遵守公平的原則,起碼要全面採用直接普選的制度,取消那種特別照顧一小部份人的辦法,就是功能組別選舉和當然議席。

中英兩國政府都死硬拒絕上述的合理要求。為了使目前和往後的民主奮鬥都有更明確、更固定的目標,也更加理直氣壯,我們現在有必要提出一個更有根本意義的口號,那就是:爭取主權歸人民。

中共和其他一切反對民主進步的人們的根本立場,都是實際上反對國家主權屬於全體人民這個原則。中共一向宣稱香港的主權屬於中國,過去一百多年暫時讓英國搶奪過去,到一九九七就要交回了。但所謂交回給中國,就是交給實際掌握中國主權的中共,而不是交給中國人民。正因為中共的根本立場是這樣,它才認為英政府未取得中共同意就讓港人(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是中國人)享受較多的政治權利是損害中國主權,他們實際上把全中國人民都當作奴隸,把中國當作他們的私產。

共和國這種制度的基本原則,就是國家的主權屬於全體人民,而不是屬於任何一部份人。執政的黨派或個人必須由人民用選舉的方式授權,而且要定期地讓人民決定是否再繼續授權給他們。如果某一個黨或一個人取得永久不變的執政權(或稱領導權),他們就實際上篡奪了人民的主權,現在中國和所有實行一黨專政的國家的情形正是這樣。如果這種情況得到糾正,主權真正歸於人民掌有了,所有那些藉口主權原則來反對立即實行香港政制民主化的政策和意見都不攻自破。因為,既然中國(包括香港在內)的主權屬於全中國人民(包括香港的中國人),那麼,在香港地方來行使主權的,當然應該主要是香港的中國居民,沒理由要香港的中國人完全聽命於香港以外的中國人。香港的政制問題屬於香港內部的問題,香港的中國人更應該有充份的權力自行決定,這決定本身就是中國人民行使主權的行為。中共把這當作對中國主權的損害,中共這種態度是根本否定人民享有主權。

(摘錄自新苗28期《爭取主權歸人民,擔當先驅不畏懼》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