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主义为卢旺达种下的苦果

陈东

《先驱》第30期,19948

卢旺达已经有五十万人被杀。自从一九九四年四月总统在一次事故中死亡而引发的流血以来,已有一半人口(五百万)做了难民。边境的难民营仿如人间地狱。

殖民地主义的痛史

胡图族占人口多数,而图西族占少数。两族之间的冲突,可以追溯到四百年前。那时候,畜牧部落的图西族从北方侵占卢旺达,打败了那儿的农业部落胡图族。胡图族被迫臣服于图西族以换取「保护」。

不过,两族之间的矛盾,由于帝国主义入侵,以及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才使这种矛盾再尖锐化。差不多整个非洲在十九世纪都沦为列强的殖民地。卢旺达也不例外。先是一八九七年德国征服了卢旺达及布隆迪。第一次大战德国战败,比利时取而代之。一九四六年它又成为联合国的托管区,直到一九五九年才独立。

帝国主义的统治长期对两族采取分而治之的政策。例如,比利时实行的身份证制度,规定身份证上写上种族,企图使种族划分永久化。他们又专门收买图西族,加强其优越地位,包括训练图西族人当军官,开办专门教育图西族人的学校等。在二次大战后,在普遍要求独立的民族解放的压力下,比利时人开始交出权力,但只是交给图西族的精英集团。这种种族歧视政策迫使胡图族人在一九五九年爆发叛乱,赶走图西族国王,同时十多万图西族人亦随之逃亡。

他们多数逃亡到邻邦布隆迪,那儿统治的是图西人国王。从此布隆迪由图西人统治,而卢旺达由胡图人统治。逃亡的图西人组成了「卢旺达爱国阵线」。他们现在已经夺得了全国的控制权。

法国对独裁政府的支持

除了种族原因之外,经济因素也是很重要的。大部分卢旺达人都非常贫困,而人口密度很高。这使得土地的争夺成为异常尖锐的问题。卢旺达的主要出口是咖啡。海拔四千五百尺所出产的是用于制造速溶咖啡。不过,真正获利的是跨国公司,而不是卢旺达农民。政府所规定的最低工资,每天不过是一英镑(港币十一元多),可见卢旺达人民的穷困情况。

此外,国际货币基金会和世界银行迫使卢旺达接受「结构调整计划」,也使到卢旺达的经济更为贫困化。但是,一直得到帝国主义支持的统治精英,不论是胡图族人还是图西族人,都不管人民死活。第三世界许多统治者都是这个模样的,就像中国的蒋介石一样。

一九七三年,祖温奴成为军事独裁者。法国大力支持他,并逐渐取代了比利时的势力。法国政府为他训练军队,卖给他武器——正是这支法国训练的军队,最近几个月都在使用法制武器来屠杀图西人。

自一九九○年以来,卢旺达爱国阵线就一直同祖温奴政府打仗。但爱国阵线也吸收了一些胡图族的反政府力量,并不纯粹是图西人。爱国阵线得到乌干达政府支持。由于自八十年代以来,乌干达政府都是亲美的,所以爱国阵线也间接得到美国支持。所以,有人说卢旺达的种族斗争背后,也有美法两国的影响。

一九九○年,法国决定派军支持祖温奴的独裁政府。接着在九二和九三年法国又再增派军队,支持政府屠杀图西人。政府还特别成立了反图西人的暗杀队。

一九九三年布隆迪举行大选,第一次选出了一个胡图族人的总统。十月,总统被图西人暗杀,由此引发起两族仇杀。到了今年四月,祖温奴与布隆迪总统(二人都是胡图族)在一次空难中死亡,引发起胡图人为主的军队大举屠杀图西人。临时政府也乘机对付同属胡图人的反对派,包括总理及一些高级军官。爱国阵线则开始同政府军发生战争。

不单纯是种族之战

正如有个国际援助人员指出:「这不是种族战争。胡图人杀胡图人,图西人也杀图西人。杀人的理由可以是政治的,可以是社会的,也可以是其它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殖民地主义和其它社会因素。将战争仅看成为种族之战,方便了那些背弃了卢旺达,任由他们自相残杀的人。」

在六月,法国又增派部队支持那摇摇欲坠的政府,但现在已不得不承认失败。但是,他们对于自己有份造成的惨况都撒手不管。其它帝国主义国家在极大压力下,才勉强空运一些物资及食水去救济难民。正如一位援助人员指出:这儿没有石油,战略地位也不重要,自然不会有人会管卢旺达人的死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