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的教育,就是要把人变成机器。」(注一)

Sir

《新苗》第28期,19943

身为一校之监,一校之长,仁义道德满咀,言必天主耶稣,却干尽诬蔑诋毁,公报私仇,党同伐异、无理开除学生等坏事,实在是香港教育界的一大讽刺。然而,作为一位教了八年书的教师,笔者却丝毫不以为奇。香港的中小学校长校监,花的虽然是公众的金钱,然而却一贯地可以在校内为所欲为——对教师如是,对学生更如是。

一九九一年政府的教育及人力统筹科出版了一份报告,其中不得不承认:

「(学校)决策通常由一人(通常是校长,有时是校监)说了算。并无甚么法定指引,规定他们作决策时须包括教师或其它有关人仕,也没有把学校决策与执行决定这两个范畴分开。……有些学校的校长,俨如专制土皇帝。在制定学校目标时,很少学校想过要更多地让资深教师参与其间。……在一些学校,士气低落。很多校长缺乏足够准备和训练,来应付其职责。」(注二)

根据现行的条例,校规是由各学校自行规定,所以实际上赋予校长很大权力去统治学生,而同时在校内没有任何监察权力足以多少制衡校长权力。一般教师即使不念及升职,也要顾及在转校时由校长所写的推荐信这个问题,所以有时即使不值校长所为,也往往哑忍。

正因为这样,所以即使发生过金禧事件,即使多年来有关校长独裁、任人唯亲,对学生种种不合理压迫等时有所闻,那些土皇帝却雷打不动,依然故我。且看今次圣贞德前任校长校监那种无法无天的行径,就已经不难想象其它土皇帝的气焰了。

现在,除了部份小学仍可能存在隐蔽的体罚之外,大抵中学是很少了。然而,这丝毫不表示学生的人权已经得到尊重。恰恰相反。种种形式的侵犯学生人权的事,在全港中学恐怕是无日无之的。这里略举一二:

(一)侵犯私隐——动辄搜学生书包;学生在放学后仍受干涉;或明或暗地禁止学生谈恋爱。(有时在校外「拖手仔」也要记过);不准学生的朋友在校门外等放学;

(二)剥夺受教育权利——轻者如罚学生站到课室外,重者如用软硬兼施手段迫其离校;

(三)滥罚学生——实行宁枉勿纵,集体处罚学生;机械抄写(如罚抄校规几十次);

(四)过份妨碍人身自由——对于学生校服、发式的约束过份苛刻,有时简直吹毛求疵。有时仅仅因为女生束发稍为松懈,或者校服欠了一颗钮扣,都可被记缺点;

(五)人格侮辱——对于被指犯规学生,在集会上指名或不指名地加以宣布罪名,很有点「公开批斗」的味儿;

(六)歧视成绩稍差学生——这种情况有时已发展到高度制度化。对于精英班则百般呵护;对于成绩较差者则不准其享有某些权利;

(七)禁止学生组织学生会。

上述种种不合理现象,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于大多数中学。我们完全同意,大部份中学生由于年少,不可能享有如成年人一样的权利。但是,更要承认,那为数不很少的中五以上的学生,尤其是预科生,却大抵要算是成年人吧?中四学生多未臻成年,但也很接近了。怎么能对于这大批成年或准成年人,施以同中一学生一样的校规?享有同等的无权利状态?这难道不是太荒谬吗?

其实,对于高中生,由于接近或已臻成年,就应当享有更多权利,可以有一定的自治能力来自行组织学生会或从事其它活动。可是,从教署到校长,都一致敌视学生的自治要求,从不加以考虑,而所根据的,不外是古今中外独裁者都爱用的理由:给人民「太多」自由,就会天下大乱。

这种论调其实不值一驳。无数证据表明,大部份学生喜欢一所管理严格(不是严厉)而又公正的学校,不喜欢管理散漫松懈的学校;学生所真正爱戴尊重的教师,往往是严格而有爱心,有学问而又公正的教师,而非一切「无为而治」的教师。没有理由假定,连那些高中学生,只要他们享有某些言论、集会、结社权,便会使学校大乱。如果这种担心还有点根据,那与其归咎于学生的先天反叛,不如归咎于现时这种非人道的教育制度——这种非人道的教育制度不仅不能把青年人的反叛性诱导成创造力,反而将之压抑,不是把大多数变成盲从附和的驯民,便是把少数变成一触即跳的准暴民。而更可恶的是,那些既得利益者总是把结果当成原因,反过来为自己那种不断制造准暴民的制度辩护,把责任归咎于学生。

即就初中学生而论,也不能说:他们既然并非成人,就可以无视他们的人权。我们认为,必须在建立有效的学校管理的同时,顾及学生的人权。二者本质上并非对立,而是可以并存。如果现在看似对立,那只是因为在现有的制度下,一定要保住教署的权力,一定要保住校长校监的权力。一句话,一定要首先维护既得利益者的权力。在这个前提下,自然谈不上甚么学生人权了。

人们爱谈:现在的学生真难教。那当然啰。因为你们要把学生「教」成机器人,「教」成驯民,「教」成为资本主义的螺丝钉,「教」成填鸭,「教」成奴才,而青年学生以自己那还没完全死亡的童真,不能不怀疑甚至反抗这种「教育」,所以他们自然是难「教」啰。

青年学生是亟需教育的,而且也很想受教育。但我们应当提供的,是优质的(而不是像现在那么廉价),而且是人道主义的、以学生为本的教育,是能够引导学生成为独立思想的人的教育,是能够把青年人的天生反叛诱导为创造力的教育。现在的学校所提供的则相反。虽然孩子有天生的好奇心和向学心,但经过十几年「教育」后却变成对学问毫无兴趣的青年。对于这种「教育」,青年学生实在是大有道理去反抗的!

注一:共产主义宣言第二节

注二:"The School Management Initiative: Setting the Framework for Quality in Hong Kong Schools." Education & Manpower Branch & Education Department, March 1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