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得失,谈「不想别人比我优胜」

杨老师

《新苗》第28期,19943

杨老师:

本星期,我有点不开心,更哭了出来。为的只是一件小事情。我学习上遇到一个小问题。以前,我是一个对得失不在乎的人。比赛输了,考试失败了,都不当是一回事。但现在,我为了学习上的一个小问题而烦恼,不想别人比我优胜。我想,我实在改变了。

以前我不在乎得失,因为我未努力过。但今天我付出了努力,失败虽小,却依然是一个打击。其实,我给了自己不少的压力,因为我想做得比别人好。

我有时想,为什么我要与别人比较呢?只要做好自己的本份,自然会有别人赏识。但偏偏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和想法。

小慧

二月三日

小慧同学:

我不知道你所谓「学习上的小问题」和「失败」指的是什么,所以很难作具体分析。不过,我想,一般谈谈也是多少有用的。你升上中四,自然会感到压力增加。每个老师都「言必会考」,小测考试接踵而至,当然够你们受的了。所以,如果「学习上」一时的挫败(成绩不理想?),而引致情绪低落,那是人之常情。大概你的情况不算太严重,不必太介怀。听听歌,跑跑沙滩,登一下高山,再不,就拿刚教过的李白《将进酒》背一下,大抵就可以为你平静心情了。

这些方法其实用不着我来教你,你一定早懂了。所以你也大抵知道,这些方法可以暂时使你心情平服,却还不曾为你带来真正的了悟。很明显,你很矛盾。从前你是「对得失不在乎的人」,而现在你好像改变了。你不喜欢自己变成太在乎得失的人,但你却「控制不了」。这种苦恼,如果不是彻底把它想通,将来恐怕还是要受它折磨的。

怎样看待成败得失?

我认为,成败得失,既要在乎,又要不在乎。这话怎说?问题在于是怎样的成败得失。一个人的终极得失,是非计较不可的。什么是一个人的终极得失?那就是他的一生是否过得有意义,有价值。如果一个人半辈子胡里胡涂的渡过,到老的时候才感到虚渡一生,那就是枉为人了。这样一种终极得失,是一定要在乎的。古人说:君子有终生之忧。这个忧,主要不是忧柴米油盐,不是忧宠辱进退,而是忧在有生之年,能否找到真理。

有谓:君子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从现代角度看,这句话多少要修正了。食是要谋,而贫呢,也多少是要忧。但这两句话的主要精神还是值得我们学习的,那就是既生而为人,就要追求人间的道理。如果人只懂忧食忧贫,那只是一种动物的生存。人是动物,但又不仅是动物,而且远远超过一般的动物。人如果没有一点精神生活,没有超越个人肉体生命的东西,反而只像酒囊饭袋般混噩一生,那又何异于猫狗?如果一个人对于自己,应当作猫狗还是作真正的人都不去计较、不去在乎,那这个人还有什么价值?这种随波逐流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我认为,这样一种终极得失,只要你是人,就应当计较,应当重视。

终极得失与暂时得失

自然,你一生努力追求种种真理,或至少追求有意义的生活,不表示你一定成功。即使是天才,往往穷其一生,也只能在无涯学海中觅得一二真理;即使是睿智哲人,一生将尽,也未必就能感到自己生命果然很丰盛。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可能奔波一生,结果都不一定如愿。然而,即使如此,相对于那些酒囊饭袋、行尸走肉,相对于那些把脑袋钻进钱眼的人而言,毕竟还是有意义得多。只要我们曾经为有意义的人生而作过努力,这本身已经是一种得,而非有失。「钓胜于鱼」,这篇课文你也念过。这句话实在好。人生就像钓鱼。真正懂钓鱼的人,钓的乐趣往往比得鱼的乐趣更大。

在这个意义上,另一种得失,的确是不值得太计较的。是什么一种得失呢?那就是一时的得失。失败乃成功之母,这句话虽然是套语,却依然是至理名言。小孩子学走路,也要不断跌倒了又爬起,才能学会。这个原则适用于一切事物。考试不合格,恋爱失败,生意失败,莫不可以从中汲取教训,再接再厉,何必重则自寻短见,轻则意志消沉?从来得与失都不是绝对的,而是可以互相转化的。失可以变为得,得也可以变为失。小小成功便趾高气扬,早晚得也会变成失;反之,一点挫败之后,能汲取教训,使自己更成熟、更干练,那么,失也可以变为得。人生如能不断化失为得,化小得为大得,即使最后干不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也算此生不枉。是真正看透问题,才是真洒脱而不是假洒脱。你从前不计较得失,那种洒脱恐怕也不是很真实的吧?

此外,还要谈谈另一种态度。有些人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主张什么「是非成败转头空」,貌似洒脱,貌似看得很透彻,其实也不见得。因为得失皆空这句话的背后,其实是一种消极逃避的人生态度,是告诉大家:「瞧!什么为国家为社会,有个屁用!倒不如独善其身更好!」这句话,适合于那些隐士、高人、和尚。且不说,我们生于现代,即使想做隐士、高人,客观上也不可能。(做和尚不难,但做真正六根清静的和尚,依然很难。)退一步讲,即使一切做得到,也不见得就很有境界。这不过是个逃兵罢了。逃兵有啥难得?它反倒在主观上是一件挺容易的事呢。要去积极奋斗才是难事。有些人明明是自己不去积极奋斗却借口什么得失皆空,其实是舍难取易。然而,如果人人都舍难取易,人类还有什么前途?我们主张的,相反却是一种积极奋斗的人生态度。其实,得和失都不是空的,而是很实在的东西。因一点成功而喜,一点挫败而忧,这一切都是正常而且正当的,问题只在于不致让喜延伸为骄,让忧延伸为悲观颓废就行。「不计较一时得失」,不是说不管得失,而是对于一时得失始终抱着虽认真而非执着的态度。能做到恰到好处并不容易,但是努力于此才称得上积极人生。

良性竞争与恶性竞争

你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竞争的问题。你有时问:「为什么我要与别人比较呢?」,但有时又「不想别人比我优胜」。的确很矛盾啊。

我觉得,竞争,在一定限度下是一件好事,可以促进人类进步。你追我赶,这样才能令人们拼发出生命力,不断创造,不断发明。但是,我再说一遍,只有在一定程度下,竞争才是良性的。是什么限度呢?那就是将别人的成绩只看成为一种自己努力的参考,而不是把别人看成为敌人。前者是文明进步的必需,否则便会如西谚所云:「再发明轮子。」——轮子早就发明了,还用得着你去「发明」吗?不知道别人已达到的成绩,不参考别人的努力,结果就只能干出夜郎自大的傻事。反之,在参考过别人的成绩之后,当然就要自己有所发明,或希望自己比别人做得更好,这些都没有什么不正当。

但是,希望自己比别人优胜是一回事,「不想别人比我优胜」却完全是另一回事,前者是一种良性竞争,而后者却是一种恶性竞争。因为「希望自己比人优胜」这句话,不一定包括非压倒别人、战胜别人不可的意思,并没有要把别人看成敌人。我希望成绩比别人好,但倘若做不到,我没有妒忌别人,我没有恨别人,只会督促自己更努力——这,不就是良性竞争了吗?反之,「不想别人比我优胜」这句话,却大不相同。它意谓:只许我胜,不许你胜,甚至求神拜佛希望你「大热倒灶」,严重的更像最近一位溜冰舞蹈家那样,把对手打伤来求胜。(你当然不是这样的人,也不会这样想。你只是用语不当吧了。)总之,这种态度只会促成恶性竞争。这种恶性竞争,今天社会实在太多太多了。它已经造成无数的人类互相倾轧,尔虞我诈,造成无数的仇杀、战争。这样下去,人类是非灭亡不可的。

我的朋友,你有这些烦恼,都是很正常的,而且不能都怪你们。你们不过是香港那种填鸭教育、精英而又奴才教育的恶性竞争的牺牲品罢了。现代教育学极力反对设立甚么精英班,排什甚名次,搞什甚提早甄别优劣。这种做法对学生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既不会真正让学生按兴趣而求学,而且造成不必的恶性竞争和压力。所以,你的烦恼,不是你个人的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

问题提得正确,就等于解决了一半。就你自己来说,改革社会这种工程,或许暂时还毫无头绪吧,但是,至少第一步你可以改革自己:努力读书,但不是读死书;努力同别人竞赛,但最好是友谊赛而非生死战;一时的得失,要认真而又不执着和不太计较。而最要紧的还是:不论读什甚书、思考什甚问题,都要同这样一个问题相联系:自己想做一个什甚样的人?想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自己活着,究竟为的是什甚?

信已经写得太长了。就此搁笔。

杨老师

二月十日